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番外2、《太上皇》
    田地里的麦穗被一阵风吹过,饱实的颗粒被压低了许多,金黄色的海洋像是一阵波浪翻滚,而后里面响起了密集的沙沙声响。

    一颗一颗麦苗忽然被什么东西从根上给截断了,接着传来咀嚼的声音。

    这不是偶然,大片大片的麦田开始消失不见,露出里面庞大的鼠群。

    一个身穿黑色龙袍的年轻人从虚空中一步踏出,他把手掌横放在眼睛上面遮挡着天上的光线:“小凶许,找的地方对吗?你说大王现在在祖地过得好吗?我们干完这一票一起回去找他怎么样?你想他吗?你说他会不会想我……”

    田地里小凶许威风凛凛的骑在一只黑鼠身上,那如同猎狗般大小的黑鼠还被人专门配了鞍和盔甲,盔甲边角处镌刻着欧阳立尚的名字。

    它回头对文在否说道:“死心吧,他不会想你的,他不是不让你去祖地找他吗?”

    “凭什么不让我回祖地看他?现在两个世界连通了都,我想回就回!”文在否瞪大了眼睛:“而且我已经用事实证明谁才是最靠谱的!你没看他把神王位置都给我了吗,让我帮他管理整个吕宙!”

    “老铁,他让你在这里当王,就是希望你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而已……吕树和吕神还是不一样的,”小凶许慢条斯理的说道,它的小身子随着座下黑鼠移动而一颠一颠的:“你以前能把吕神的东西拿出去当了,那是吕神不贪财,你现在把吕树的东西当了,他能把你给当了……”

    “来自文在否的负面情绪值,+666!”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不能说话时的样子,”文在否想了想说道:“我不管,我肯定是要回祖地的。对了,你确定你找到的是孙修文吗?”

    小凶许得意洋洋的说道:“如今我小凶许想在吕宙里面找个人,还不是易如反掌?他虽然藏匿的很深,但还是小看了我的鼠潮。”

    文在否看向远处的一间孤零零的茅草屋叹息道:“一介大宗师,竟然心甘情愿躲在这里务农。”

    “不然呢?”小凶许不以为然:“他怕死。”

    文在否耸耸肩膀:“大王可没说让他死,受人所制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谁都像我一样对大王忠心耿耿,连奴隶印记都无所畏惧……”

    “你那是天生永不为奴的体质,跟你忠心不忠心可没什么关系,”小凶许乐呵呵说道。

    此时那间茅草屋里孙修文扛着锄头推门而出,当他看到身穿龙袍的文在否时便愣住了,他怔立良久之后笑了笑:“你们还是来了。”

    说着,孙修文把锄头靠着篱笆放在一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笑道:“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吧,那位没有来吗?”

    文在否仔细打量着孙修文:“你不反抗?”

    孙修文好整以暇的反问道:“反抗有用?那位一步就能到达这里,只要被找到,无非就是等死而已。他把你放在吕宙当了新王,自己却回了祖地优哉游哉的当太上皇,这倒是挺让我意外的。”

    “我家大王现在不屑于这点功名利益,”文在否傲然道:“那不过是凡夫俗子渴望的东西而已,就算是我也不愿意当这神王。”

    “这话说的不对,”孙修文摇摇头:“真要一点都不在乎,为何不完全放手呢,不还是让你代为看管吗?”

    “那是为了防止两界争端,”小凶许插话道:“在下小凶许不才,刚刚上任两界出入境管理委员会主任,这头衔怎么样。”

    孙修文愣了半晌:“……啥?”

    “算了,跟你说不明白,”小凶许挥了挥它的小爪爪。

    “你为什么觉得我家大王会杀你?”文在否乐了。

    结果这话倒是把孙修文给问的愣住了:“为何不杀?”

    文在否乐呵呵的转身就走:“还偏偏就没打算杀,大王有旨,命你在此务农23年后去任西方天帝之位,那是他答应你的,并没有改变。”

    孙修文站在篱笆院墙后面看着文在否大摇大摆的走了,鼠潮也纷纷退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忽然有点悲伤,却不知道这悲伤从何而来。

    此时跟着文在否离开的小凶许抬头问道:“咱家大王为何不杀孙修文?”

    “他说,那是时代的悲哀,”文在否摊了摊手:“孙修文也不过是这个混乱时代里的牺牲品而已,他也不想的。”

    “可他最后一战时确实背叛了,咱家大王还是心慈手软啊,”小凶许说道。

    “我当时也这么想的,换了我肯定把孙修文杀了,冤枉的也杀,可大王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变成自己的悲哀,”文在否想了想说道:“这句话有点深奥,我得再琢磨琢磨。”

    ……

    三个月后,行署路平房小院外面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身穿黑色龙袍站在门外使劲拍门:“大王,我来见你了!你想我了没有!”

    “大王,你开门啊!”

    “大王你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你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