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1315、信任(第一更)
    水中一战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为何吕树要将这里变成一片汪洋,为何吕树完全无惧水鬼摧毁外城。

    因为他不仅是剑道大宗师,而且还身俱大宗师级别的控水之术,这世上的大宗师本就稀少,擅长控水之术的大宗师更是一个都没有。

    别说吕宙没有,就算吕宙加上地球两个世界都没有!

    所以吕树已经提前将整个王城方圆百里都变成了他自己的主场,寻常大宗师想要在这里战胜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尤其是这种大规模的战争,水系主场之威能让所有人都无法靠近王城,就算进去了也很难再出来,就凭吕树一手水闸合门的关门打狗之法,简直是普通士兵的噩梦,一点退路都没有!

    吕宙里没人知道吕树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底牌,事实上吕树在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真正的战争时就在刻意隐藏这个底牌,论实力现在吕树可能还真排不进前三,但他能苟!

    从灵气复苏到现在,吕树最擅长的从来都不是杀人,而是苟啊!

    一开始的隐瞒资质,后来的隐瞒实力境界,再后来隐藏一系列底牌。

    吕树看许多影视作品的时候,就深刻的明白了这世上最简单的一个道理:能打的敌人出其不意,就千万别在打架的时候大喊自己的招式……

    不仅很尴尬,还很容易死。

    所以即便地球上也很少有人知道吕树身上有控水异能,而且知道的都还是天罗地网里面跟他比较亲近的人了。

    这个时候忽然拿出来,果然打了对方一个猝不及防。

    在大家印象里都把吕树当做吕神来对待,只是吕神前世不会剑道啊,而且也不会控水之术啊,这怎么还进化了呢?!

    这也是水鬼们被白白葬送的原因!

    陈祖安小声嘀咕道:“这个道理我懂,我玩游戏的时候角色完成一转、二转、觉醒之后也会更厉害一点……”

    其实很早之前就有人设想过,如果要攻破王城最好的策略是什么,好像就是从上游引来龙隐河,水漫王城!

    结果这次吕树自己把龙隐河引来了,而且里面真的隐藏了神龙!这一切,就连名字都好像是宿命里的映照!而那与天下为敌的少年本身就是宿命的主宰!

    龙隐河这名字是吕神起的,这时候所有人沉思起来,难道吕神早就算到了今天,而且那时候这头龙就隐藏在里面?

    当水鬼们的奴隶印记在孙修文的脑海里彻底消失之后,所有人都看到原本站在浪尖上的吕树竟然被黑色神龙顶起,那黑色神龙竟然主动让吕树站在了它的头顶!

    吕树现在不再隐藏,而是直面全世界的杀机,成为这世界上最闪耀的星辰!

    可他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当什么王或者救世主,他只为自己在意的一切燃烧自己意志!

    水闸开始慢慢放下,就像是吕树为他的敌人们敞开了家门,却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

    要知道这次敌人损失的不仅仅是水鬼而已,还有他们的士气。

    到了现在所有围攻王城的人都该思考一个问题,怎么才能将王城这里的河水给抽走?孙修文已经派人去断龙隐河的上游了,这样就不会再有新的水源注入那片汪洋。

    可问题是就算截断了上游,那些已经灌注进王城附近的水却一时半会儿没法抽走。

    若是他们有吕树这样的水系大宗师当然很简单了,但他们没有。

    王城是禁空的,就算城墙倾塌了禁空领域却不会消失,那是吕神设下的规则,所以只要没人超越前世吕神的境界,就必须老老实实的在地面上战斗。

    可下面又是水……

    到时候真打起来,一个个一品高手和大宗师必须游过去,这场面能看么?那不是送死是什么……

    想到这个画面陈祖安就乐的不行,而李黑炭在旁边急的直扣脚丫子:“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打过来?”

    第一场战斗完全是混沌和吕树的事情,跟别人都没啥关系。

    身为十殿阎罗的秦广王李黑炭,急着为大王分忧呢,结果敌人打不进来!急死个人!你们还能不能行了!

    吕树落在城墙上笑道:“这才是开胃小菜而已,接下来他们应该会先考虑怎么把这里的水弄走才对,不然大宗师也只能游过来跟我们打仗了。”

    “大王,要不要我们过去守着龙隐河上游?”张卫雨问道。

    已经恢复了实力境界的明月晔说道:“我一人即可。”

    李凉说道:“不可,我们现在不能分散实力,这片汪洋已经足够他们头疼了,就算他们截断了龙隐河的上游也无济于事,现在就看他们想从哪里放水!”

    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泳池,只要能截断上游,再在附近开一个泄洪的口子,那汪洋便不复存在。

    “你们觉得他们会从哪里泄洪?”吕树好奇道。

    “北方地势最低,按道理应该会从北边,但问题在于北方是青空的地盘,他们会伤及友军,所以更有可能是朝南边泄洪阻挡文在否的南州大军,到时候南州大军想要过来就得跨过一个湖泊,”李凉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这两天也没彻底闲着,早就把王城周围地势的沙盘给做出来了。

    别人都可以闲,唯独他不行,这就是主帅的职责。

    “大王,咱们不能让他们把水放去南州啊,”张卫雨说道:“这全世界,咱们就剩下这一家友军了……”

    李凉也说道:“确实如此,如果南州大军过不来,我们就彻底孤立无援了。”

    然而大家看到吕树好像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李凉急了:“大王您不担心吗?”

    吕树好奇道:“我担心什么,这不应该是文在否担心的事情吗?”

    李凉:“……”

    张卫雨:“……”

    明月晔:“……”

    自家大王这心可真大啊!

    吕树笑道:“他不是说就他最靠谱吗,那就看看他有多靠谱。”

    李凉忽然懂了,其实到现在吕树也没完全信任文在否,既然文在否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友军,那就得先证明给吕树看。

    不怪吕树谨慎,而是吕树身上担着数千人的身家性命,不能把命运交给没有基石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