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1306、备战状态!(第一更)
    王城的内城城墙上,自打吕树离开后大家就没动弹过,所有人都站在原地等待着吕树回来。

    他们知道吕树一声不吭的通过那枚黑色宝珠离开,一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现在他们只需要等着吕树回来告诉他们结果就好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等到他们再次察觉到空间波动的时候,吕树已经提着奄奄一息的明月晔出现在城墙上。

    这时候没人认得出来明月晔到底是谁,张卫雨他们甚至在搞不清楚状况之下,还以为这血呼次啦的人是被吕树给打了……

    吕树看向张卫雨:“还有一口气在,带他去修养,他就是明月晔。”

    说着,吕树还有些放心不下的给明月晔喂了一颗洗髓果实,这才让人张卫雨把他带走。

    在吕树的感知里明月晔已经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了,好在有修行者的强大恢复能力在,明月晔只要吃下洗髓果实恢复他被折磨到破败的根基,就一定死不了。

    这御扶摇手下的奴隶也是手段狠辣,竟然连明月晔的根基都给毁了。

    不过御扶摇应该也很清楚,吕树手里有挽救根基的洗髓果实,所以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而张卫雨他们这些内殿直全愣住了:“明爷?您说这是明爷?”

    来不及思考了,张卫雨赶紧扛着明月晔就往内城里面跑去,他们都以为明月晔早就死了,却没想到今天吕树给了他们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旁边的姜束衣和顾凌绯也还没走,姜束衣直接道出三个字:“御扶摇?”

    吕树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姜束衣笑了笑:“我回来后就一直在查这件事情,只不过对方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吕树承认,如果不是这颗黑暗宝珠,恐怕他现在也以为傀儡师的大哥早就死了。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影响大局的事情,而御扶摇也并不是把吕树当成了仇敌一般的存在,在御扶摇眼里她只是要完成自己最终的目标让大家都别好过,至于前面的一些细节,她并不是特别在乎。

    吕树想到御扶摇行宫里的那些宫人,不知道御扶摇这么多年培养出来了多少大宗师才敢如此放手给吕树增加助力?

    还有青空,说实话吕树如今最担心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老实人了。

    如今北州仍旧是一片祥和,这非常不对劲。

    对方准备了那么久,现在终于要图穷匕见了。

    吕树身边的易潜忽然说道:“东州御扶摇那边终于开始集结军队,第一批恐怕很快就会抵达。”

    吕树点点头道:“孙修文到哪里了?”

    “他们已经在西州准备好了船只,顺着河流长驱直入就能进入龙隐河支流!”李凉分析道:“东州那边也有船只,虽说逆流而上对于修行者的体质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龙隐河下游已经断流改道,东州那边只能抵达两百里外的地方,孙修文的速度应该还是比他们快的。”

    吕宙河流奔腾向东,西州有雪山,河流从雪山一路流经西州各地,连贯了龙隐河在内的四十多条水系。

    孙修文征用了商队所用的船只,以及西州军队自己的船只,为的就是快速抵达王城。

    旁边留着听候差遣的豪门家主们内心苦涩,孙修文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西方天帝了啊,每次想到这里大家心中就会五味杂陈。

    李凉看向吕树:“大王,王城周围方圆几十里都变成了一片泽国,我担心东州有宗门会豢养水鬼,要不要防备一下?”

    “不用,”吕树冷笑着摇摇头,他也听张卫雨说过,这吕宙里面有些个家族是专门在水上讨生活的,甚至有人将凶兽都养了起来当做赚钱的利器,有些凶兽平日里可以拖曳船只,可背负货物,但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它们也会杀人,而且在水中速度极快堪比一品高手的飞行速度。

    李凉相信东州一定已经有很多这样的家族在摩拳擦掌了,只不过这种东西对吕树真是一点威胁都没有,等对方真的来了这里才会明白,谁才是水系的爸爸。

    而且,这水下的战斗甚至都不用吕树亲自出手,吕树敢让这王城周围变成一片汪洋,就有他的底气。

    当然,这计划是认真跟吕小鱼论证过的……

    有时候吕树觉得吕神留下一个装满了海族的遗迹,可能就是为今天准备的,然而吕神想不到的是海族已经被吕树他们杀了个干干净净,小白鱼也被直接吞掉了……

    只不过吕神更想不到的是,吕树如今在水系方面有了更强大的杀手锏。

    有位豪门家主忽然说道:“大王,这两天有家奴发现这龙隐河里有庞大的黑影一闪而过,他们怀疑这是敌人已经布下的先手,若是大王担心,我等可以去解决这水下的隐患!”

    吕树看向这位豪门家主笑道:“想做事是好事情,但那不是隐患,行了你们下去吧,山上采石不要停,河道也需要稳固。”

    虽然吕小鱼能够直接操控安东尼造一座城池,但城池的坚韧程度还得依靠材料本身。

    吕小鱼确实可以一直让安东尼加持着城墙,这样一来城墙可以更坚固,而且出现破损了也可以由安东尼立马修补。

    可大宗师加持的城墙当然固若金汤,但也不能因为城墙的坚固程度就牺牲掉一个大宗师的战力吧。

    至于豪门家奴们说在水下看到的庞大黑影……吕树觉得一定能给那些想要打水下主意的高手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他转头看向易潜:“一定要掌握北州的情况,不容有失。”

    易潜愣了一下便领命而去,李凉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忽然意识到,其实在吕树心里北州才是最需要忌惮的。

    ……

    一条条指令通过不同的传讯镜子向外扩散,易潜在内城里有独立的房间,里面按照顺序摆满了整面墙壁的传讯镜子,一块镜子有巴掌大小,而这屋里的镜子怕是要有数千枚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