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1061、胜利的机会
    吕树身后的武卫军一拥而上,一千人对上五千人,看起来实力确实挺悬殊,可是真的打起来就不一样了。

    一方面武卫军这边本身就是紧绷的状态,等着随时败露了就要杀人的,而黑羽军那边根本就没想到武卫军会距离他们这么近。

    另一方面,现在黑羽军的士兵打武卫军,就算武卫军没有穿法器盔甲那也是不破防的状态,还逮不到人。

    武卫军在黑羽军营地里面上蹿下跳的根本不用讲究什么战术,完全就是平推的架势。

    而那位让吕树自裁的统领则站在原地,吕树平静的看着他,他真的一动都不敢动,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谁了。

    对方能连杀十二个花衣蟒服的客卿,真的不差他这一个,这位黑羽军统领虽然自问实力不错,可那也没法跟蟒服客卿比啊。

    就算能比,数量上也完全不够……

    这是一种很绝望的感受,就仿佛遇到了大宗师一样,充满了无力感。

    原来这就是大宗师之下第一人的压迫力!

    吕树的面具逐渐显化成自己的模样,他忽然痛心疾首的说道:“你们怎么回事?正临大敌当前的时候怎么能临阵换将,竟然还让一名堂堂的指挥使自裁,我都替他感到痛心!”

    黑羽军统领听的一愣一愣的,他还是头一次在战场上听到有敌人替他们感到痛心来着……

    然而吕树是真的很痛心啊!

    吕树从早上就出门了,顶着吕小鱼冷笑的目光然后在山里晃悠了一整天才回到军营里,就连你这个统领都没认出我来,结果你竟然直接让我自裁……

    这特么能忍你吗?肯定不能够啊!

    吕树和这位统领相视而立,统领背后是哭喊的声音,他的士兵在一个个死去,毫无还手之力。

    统领也快哭了,您要杀要剐先说句话啊。

    就在此时武卫军的大部队赶了过来,在吕树说弄死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有鼠潮里的老鼠回去通风报信了。

    吕树之所以一直都没动手是等着吕小鱼过来拒了这货的魂魄,知道了具体的信息才好计划下一步干什么。

    吕小鱼慢慢悠悠的来到军营门口好奇打量着里面的景象:“又失败了?”

    吕树当时就急了:“怎么叫又失败了?你为什么要用又字?”

    “我为什么用又字,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吕小鱼没好气的说道。

    现在吕小鱼对吕树所说的什么计划之类的东西,完全不感冒,而且能够非常笃定吕树会失败。

    这种东西科学已经无法解释了,属于玄学的科目。

    吕树看了一眼那位黑羽军统领,对小鱼说道:“好歹也算是个一品先凑合着用吧,而且他作为统领肯定知道一些机密的事情。”

    黑羽军统领懵了一下,什么叫一品凑合着用,你们的眼光都这么高了?还有这是要怎么用啊?

    吕小鱼看了黑羽军统领一眼貌似还有点嫌弃:“行吧。”

    黑羽军统领,卒。

    在吕树看来,能够碾压的战斗那就绝对不需要你来我往的,干脆了当。

    现在虽然吕小鱼的其他三个魂魄虽然也只是一品,可都已经被她用魂珠养到一品巅峰了,之前吕树在王城血战的那十二个花衣蟒服客卿的魂魄之力她也一个都没放过,全都分别喂给了主教、安东尼、贾桑伊。

    所以现在这三个魂魄的实力其实远要比寻常一品强大,就算单对单遇见花衣蟒服的客卿也是稳胜的局面。

    只是再强大,哪怕将安东尼的力量已经堆积到超过了蟒服客卿,可问题是仍旧无法晋升大宗师。

    这时候吕树和吕小鱼明白,想让魂魄晋升大宗师那就必须掠夺大宗师的法则之力为己用,别无他选。

    一枚大宗师的法则之力,就像是一个魂魄的入门证,没有投机取巧的可能。

    这个时候吕树已经开始惦记怎么给吕小鱼搞来大宗师的魂魄了,也不知道六十多个一品穿上黑色盔甲能不能打过大宗师?

    吕树想到这里,心中似乎还有这会着一种期待。

    他看向吕小鱼:“有没有什么有效的信息?”

    吕小鱼平静道:“这货竟然有三十多房小妾……”

    吕树无语了:“你老关注这个干嘛,说点有用的。”

    “那条空间通道就在两百多里外,已经得到具体地点了,”吕小鱼说道:“不过那里才是真正的重兵把守,端木皇启可能已经抵达那里,包括他身边剩下的两个大宗师。”

    吕树觉得这就有点棘手了,如果是一两个大宗师,他还敢去直接拼命刚一波正面,毕竟黑色盔甲在手,又有了御龙班直,凭什么不能试试弄死一两个大宗师?

    要知道当初三品的海族都能依靠黑色盔甲跟傀儡师刚正面了!

    可是如果端木皇启也在,那就要犹豫一下了,不是吕树不敢拼命,而是他觉得这种情况下若是空间通道联通之后,武卫军能与聂廷联手不是更好吗。

    不知道为何吕树总会对聂廷有更大的信心,即便端木皇启是天帝,吕树也并不觉得聂廷打不过端木皇启。

    那可是六十亿中才出一个的天才,虽说端木皇启进入大宗师境界已经很久,可大宗师以上的境界不是呆的久了就更厉害,有些人活的怕是比端木皇启更久,可是仍旧只有一品的实力。

    吕树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希望等空间通道再次打开的时候能与聂廷联手,才是最完美的局面,一旦武卫军能够联手聂廷除掉西州的大宗师,那剩下的黑羽军只是土鸡瓦狗而已。

    可是端木皇启会给他这个机会么,吕树不知道,也没人能够知道。

    “有没有具体的空间通道开放时间?”吕树忽然问道。

    “似乎他们也摸不着开放的规律,只知道频率在越来越快,一个月内必开,但具体时间他们也无法确定,”吕小鱼说道:“你有什么打算么?”

    吕树面色如常的说道:“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正好有一个计划……”

    ……

    黑羽军的营地里,泥土被安东尼翻新了一遍,连同着血迹与尸体一起埋葬了下去。

    整个黑羽军顿时如同没有战斗过似的,而里面的黑羽军士兵则完全替换成了武卫军士兵。

    吕树的计划就是,既然他打算一千人一千人这样将黑羽军替换掉行不通,那就干脆一口气全换了。

    他觉得这个计划应该没有毛病了吧,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是一品的统领了啊,这你总不至于让一品都自裁吧,那简直就是自毁长城啊!

    如果说全吕宙二品茫茫多你黑羽军不爱惜还说的过去,毕竟死一个随便就找人顶上来了,可问题是一品并不是那么泛滥啊!

    吕树惆怅的站在军营门口,其实吕小鱼嘲讽他,他是完全可以忍受的,他只是想到自己跟李黑炭夸下的海口有些悲伤,连李黑炭都能如此头铁的质疑他的计划了啊。

    就在此时,军营外面忽然一队骑兵奔腾而来,吕树看到对方举着一面黑色的巨蟒旗帜,那是黑羽军的传令兵!

    吕树站直了身子,那传令兵并未靠近便吼道:“统帅有令,即刻前往万蛇原,不得延误!”

    说着,传令兵手中扔出一根黑色的卷轴掉在吕树面前然后就策马去了其他地方,估计是要通知其他的黑羽军。

    吕树捡起来一看,这卷轴其实就是压了统帅印信的调兵文书,一天之内必须抵达万蛇原。

    他喊住那个传令兵:“你等会儿!”

    那个传令兵还没走开两步呢就愣住拐了回来:“何事?”

    传令兵,卒。

    这时候吕树才好整以暇的思考该如何应对,之前还大肆搜捕武卫军呢,结果这就忽然要去万蛇原汇合。

    “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吧,难道空间通道要开了?”吕树转身对全体武卫军说道:“出发!”

    他身后的武卫军迅速汇合上马,跟随着吕树迅速向万蛇原的方向挺进。

    吕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

    如果有人问他现在最渴望的事情是什么,那他一定会回答,回家!

    那个地球上,有他的朋友,有他的战友,而现在,他就是要为这些人而战。

    说实话吕树从未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一种人,因为他以前考虑事情总是更多的考虑自己,甚至还觉得那些无私奉献的人有点傻。

    当他第一次站在国旗下面宣誓的时候还觉得那一刻的热血有些可笑,可是现在,他明白其实有些事情不能按值得与不值得来计算。

    别说,现在这种感觉,还挺带感的!

    吕树身后的李黑炭好奇道:“大王,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咱们这是去哪?”

    “我问你们,我的故乡那里有好吃的好玩的,你们愿不愿意随我回去?”吕树转身问道,他平静的望向身后的武卫军士兵,这是他最后一次给武卫军自己选择的机会。

    “大王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刘宜钊笑道。

    “好,”吕树点点头:“跟我回家,但是回家之前要先杀点人!”

    ……

    今天让人偷偷买了花,下午5点放在后备箱里,准备给老婆一个惊喜。

    然后我说我睡会儿,让老婆5点喊我起来,结果一觉睡醒到现在。

    我问老婆咋不喊我呢,我老婆说我难得睡这么踏实就想让我多睡会儿,情人节过不过都无所谓。

    有点感动,谢谢她。

    今天就一更吧,我陪陪老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