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朝败家子 > 第十八章 此地无银三百两
    “旺财,走!”石小凡一挥手,大摇大摆的就要往外走。

    石元孙哪里肯答应,这小畜生天不怕地不怕,别真去揍那几个御史。那样可真是天都塌下来了,官家也罩不住他。

    “你殴打朝廷命官,这是要抄家的!”情急之下,石元孙两只手把住门口。

    “爹,你儿子傻吗?”石小凡突然问。

    石元孙有些蒙圈:“什么意思?”

    “我就这么扛着棍子去揍张茂那几个王八蛋?那不是找死么。”

    “那你这是?”石元孙有些没底,这小畜生虽然嚣张,还不至于做事没脑子。

    “孩儿顶多就是吓唬吓唬他们,真要动手,这罪过可就大了去了。就算老爹你把咱家的丹书铁券搬出去也不管用,孩儿发誓,绝不动手!”

    石元孙哪里肯放心:“那也不行,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

    “老东西,我说了不动手。你要是再拦着我,我可真去揍张茂那个王八蛋了!”石小凡这个混蛋,一把把他老爹拽到一边去:“我去找包拯行吧,谢他仗义执言。”

    “逆子,畜生!”石元孙气的七窍生烟。

    石小凡对于这种打击已经完全免疫,败家子就是败家子,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爹,气大伤身。外面冷,早些回屋歇着去吧。”

    原本气炸了的石元孙一怔,这小畜生何曾这么关心过自己了。一时间五味杂陈,原本愤怒的心又化了。

    旺财和来福几个狗腿子贼忒兮兮,又小心翼翼挨个从门口挤了出去。这几个狗腿子唯石小凡命是从的主儿,对这个老公爷也只能是哀叹一声。

    石元孙还沉浸在刚才的暖心中,他擦了擦眼泪心道:算了,这孩子终究是长进了,如今竟然也惦记起老爹来了。就冲他岁币减半这件大功,真去揍了张茂,死罪应该能免了吧。

    再说,他不会这么无脑吧?想想有有些吃不准,万一这厮脑子一热,仗着立了些功劳真去张茂府上揍人,也不无可能。

    “德旺,德旺!”

    想到这里,石元孙又心慌起来,管事刘德旺闻得声音,慌忙跑了过来,叫了声:“国公爷。”

    石元孙指着远去的石小凡等人:“快,快带几个人去跟着凡儿,切记不可让他闹事。他若真要打人,你就是豁出性命也得给我拦着!”

    刘德旺大惊,慌忙召集了几个家丁:“快跟我走!”

    刘德旺不敢怠慢,这是要捅破大天啊。

    石元孙更是五内俱焚:“要有大事,速速派人回府告知我。”

    刘德旺应了一声,带着几个家丁瞧瞧的跟在了后面。

    “小公爷,咱们真去揍监察御史他们啊?”旺财有点孱,打闷棍可以,如此光明正大的去叫板,这可是找死。

    石小凡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殴打朝廷命官,你几颗脑袋够砍的?”

    旺财缩了缩脖子,这才放下心来。旁边来福又道:“小公爷,刘管事跟在后面。”

    石小凡回头看了一眼,刘德旺吓得赶紧带几个家丁躲了起来。

    石小凡鼻孔‘哼’了一声:“哼,他们乐意跟就让他们跟着。”

    监察御史张茂,下朝以后在家品茗起来。

    宋代的茶与我们今天所喝的茶不同,那时都是蒸青茶。形状分为饼茶和散茶两大类。饼茶又分为两类,一种经过“研膏”后再在棬模中压制成饼,主要在建州和南剑州(都位于武夷山东南面)两地制造;

    一种直接以叶形茶压制成饼,散茶即叶形茶。在饼茶和散茶中各有名品,特别以北苑贡茶龙团凤饼最负盛名,成为迄今为止上品茶无可超越的典范。

    “家主,家主,不好啦!”一小厮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张茂是个文化人,喜欢茶道,他正修身养性的在制茶呢。被小厮跑进来这么一打断,登时大为气恼:“慌什么,慌什么!”

    小厮结结巴巴的道:“卫国公,卫国公家的那个煞星来了。”

    一听石小凡,张茂本能的打了个寒颤:“那个孽畜要作甚?”

    “不晓得,家主,他只是在府门外看着小人们笑。那笑容阴恻恻的甚、甚是吓人。”

    张茂有些肝颤,这个混蛋,还真找上门来了。

    “哼!老夫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敢动手不成!”说着张茂迈步就要往外走,虽然话说的漂亮,走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有些发虚。

    张府大门打开,张茂带着家丁拿着木棍走了出来。

    石小凡好整以暇,带着旺财来福几个狗腿子抱着臂膀看着热闹,似乎一切与他无关。

    “石管勾,你在我府门前徘徊不走,又带着家丁滋事,是何道理?信不信我这便入宫找官家辩个明白!”

    谁晓得石小凡双手作揖,唱了一个大喏:“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张监察,晚生这厢有礼了。”

    张茂一怔,自己带着家丁拿着木棍。人家却是唱了个大喏,毕恭毕敬。

    这败家子肚子里的花花肠子谁弄得明白了,张茂吃过亏,可不是好糊弄:“石管勾,你尚未回老夫的话呢。”

    石小凡微微一笑:“张监察,这是你府邸不假。可我站这地方可是大街,我见此地风景秀美,不觉停步观赏。你张监察带着家丁拿着木棍气势汹汹,是何道理?信不信我这便入宫找官家辩个明白!”

    这这个混蛋斗嘴,张茂怎是对手,他气的直跺脚:“你,欺人太甚!”

    石小凡抬头看天,直接把对方当成空气:“旺财,旺财!”

    狗腿子旺财早就跪舔过去:“小公爷有何吩咐?”

    石小凡从怀里一掏,居然掏出一条鸡腿来:“听说这附近刘三娘家丢了两只鸡,可有此事?”

    旺财点了点头:“好像是,昨儿个刘三娘还在骂街,哪个天杀的偷了她家下蛋的老母鸡。”

    石小凡啃着鸡腿点了点头:“嗯,来福,你去把刘三娘给我叫来。”

    嚣张,猖狂!

    刘三娘昨天家里丢了两只鸡,然后石小凡居然带了只鸡腿在这啃,此地无银三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