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无双庶子 > 第四十章 态度
    这一个葬礼,办的十分俭朴,俭朴到了有些过分的地步,李信甚至不知道这个卖炭翁姓什么,就连小丫头也不知道自己的阿爷姓什么,无奈之下,李信只能臆测他姓钟,在墓碑上刻上了四个字。

    钟翁之墓。

    在古代,这个墓碑其实是极其不合规矩的,这个时代的墓碑,最起码要有先考,先妣然后才是姓氏名字,比如说钟公讳什么什么,如果是在朝中有官职有追封的,还要在墓碑前面写上官职之类,很长一大堆字才是正经,没有哪个墓碑会像这个墓碑一样简单甚至是简陋,但是李信对于卖炭翁的生平姓名一无所知,只能就这么简单写上几个字。

    就连这个钟姓,还是他根据卖炭妞的姓氏硬加上去的,在李信估算,老人家姓钟的可能性不大。

    在带着小丫头在墓碑前磕了几个头之后,李信舒展了一下身子,忙碌了一天的他此时疲惫不堪,他蹲下把跪在地上的卖炭妞扶了起来,轻声道:“丫头,咱们回去了,以后有空再来看望祖父。”

    卖炭妞眼睛都哭的肿了,她抱着李信的一个胳膊,泪眼婆娑。

    “哥哥,阿爷他是不是永远都出不来了?”

    李信摸了摸这个可怜小姑娘的脑袋,轻声道:“丫头别怕,阿爷不在了,还有哥哥保护你,阿爷只是去了天上,以后他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的。”

    小姑娘眼泪更多,她呜咽道:“哥哥,我害怕…”

    一个小姑娘,相依为伴的老人突然没了,产生不安全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种感觉李信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也经常会有,不过李信上辈子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人,心性早已经成熟,他不太可能像丫头这样说哭就哭就是了。

    李信伸手把这个丫头抱进怀里,轻声道:“别怕,阿爷会在天上保佑丫头的,以后哥哥也会保护丫头,没人能够害得了你。”

    卖炭妞被李信抱了起来,她脑袋钻进了李信肩膀里,仍旧流着眼泪。

    老实说,这个丫头跟着卖炭翁这几年,过得并不好,但是她没有怪罪老人家,反倒对卖炭翁感情很重,说明这是个心地很好的女孩。

    三岁看老,一个人的性格,虽然不能说从小就定型,但是从小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是真的。

    距离坟堆不远处的官道上,一辆紫色的马车等在那里,李信掀开车帘走了上去,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车里的一男一女缓缓点头。

    “殿下,崔姐姐,久等了。”

    这会儿天差不多快要黑了,等他们回到城里,天色绝对会黑下来,到时候城门闭合,没有七皇子的话,李信连城门也进不去,所以这位七皇子就一直静静的等在这里。

    魏王殿下对着李信点了点头,轻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太难过。”

    崔九娘也出言宽慰,声音轻柔:“李公子是个重感情的人,但是事情毕竟已经这样了,还是要节哀顺变。”

    李信看着怀里已经沉沉睡去的卖炭妞,轻轻吐了一口气。

    这一天下来,不止是他累,这个小丫头也累坏了,趴在自己怀里,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李信抬头看向七皇子还有崔九娘,声音平静:“当初李信进京的时候,被平南侯府赶出京城,流落到破庙里,若非这位老人家,恐怕李信已经冻死在了那座破庙里,老人家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却……连累他丢了性命。”

    李信自然不会跟这两个人说卖炭翁是自尽的,他必须要让这两个人认为自己与平南侯府势不两立,这样以后才有机会跟这魏王府借力,去应付平南侯府。

    魏王殿下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心里却暗暗叫苦。

    他之所以这么看中李信,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把李信送进平南侯府,让他认祖归宗,换句话说,他需要的是平南侯府的二公子,而不是李信这个人,现在李信挂机却有些与平南侯府不共戴天味道,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位魏王殿下的意思,崔九娘都是清楚的,她轻轻叹了口气,开口道:“李公子,这件事确实是玉夫人做错了,以后必须要让玉夫人给一个说法才是。”

    她说话很奇妙,并没有把这件事上升到平南侯府这个层面上,而是止步于玉夫人,潜台词是这件事与平南侯府无关,是玉夫人一个人的行为。

    七皇子眯了眯眼睛,轻声道:“等平南侯回京,本王亲自出面,替信哥儿向那位玉夫人要一个说法。”

    这两个人三言两语,就把矛盾全部转移到那位玉夫人头上。

    事实上,玉夫人的确是七皇子的的人。因为玉夫人的那个儿子李淳,与他的三皇兄姬桓走的很近,而七皇子找到李信的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把他送进平南侯府里,就算不能夺权,也要帮着他看住平南侯府,不能让平南侯府手里的兵权为他人所用。

    如果能扳倒玉夫人还有那位小侯爷,让李信继承平南侯府的爵位,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李信伸手缓缓的拍着怀里的小丫头,抬头看了七皇子一眼。

    “殿下的意思是,我不应该怪罪平南侯府?”

    魏王殿下叹了口气,声音诚恳:“本王这是为了你着想,一个人到最后,总是要归根的。”

    中国人都有落叶归根的想法,尤其是古人,对于自己的根,或者说自己的家族看的极重,有时候你把一个人踢出家族,从族谱里把他消了去,甚至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所以才有这么多人,为了自己的小家慨然赴死。

    李信抬头看向七皇子,目光平静:“殿下,你知不知道,我其实不是一个人进京的。”

    李信声音平缓,如同在讲一个故事。

    “我是跟着舅公一起进城的,然后我们俩被赶出了平南侯府,赶出了京城,狼狈的像是两条狗一样。”

    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人,语气虽然平静,但是颇有些骇人。

    “舅公被活活冻死了,方才坟堆旁边的那座新坟就是舅公的坟墓。”

    李信第一次直视这位七皇子,开口道:“在下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本事能够让殿下看的重,殿下之所以青眼有加,多半也就是为了我这个平南侯府私生子的身份了。”

    这个少年人看向七皇子,语气铿锵有声。

    “在这里,我要跟殿下再重复一遍,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跟平南侯府有半点关系,就算有,那也是互为仇敌!”

    说到这里,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

    “李信言尽于此,殿下以后无论对李信态度如何,李信都不会有任何怨怼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