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无双庶子 > 第十六章 交托性命
    姓姬……

    李信抬头,打量了一眼这位七公子,他自然知道大晋的国姓就是姬姓,这个姬七公子既然姓姬,那么最起码也是一个宗室,甚至有可能是个皇子。

    可是李信现在心里想的并不是这位七公子的身份,而是在想好在这位是七公子,而不是八公子……

    想到这里,李信微微咳嗽了一声,把脑子里不正经的念头丢在一边,抬头看向这位七公子,轻声道:“七公子……是皇族?”

    一身白衣的七公子微笑不语。

    李信略做思索之后,从袖子里取出那份京兆府的文书,递了过去,开口道:“七公子,在下的身家性命,就托付给七公子了。”

    这份文书,是李信唯一可以威胁到京兆府的东西,没了这个文书,京兆府想怎么弄死李信就怎么弄死李信,他把这份文书交出去,跟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去,没有什么区别。

    七公子洒然一笑,伸手接过这份文书,然后收进了袖子里,伸手拍了拍李信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本来还说你心思缜密,可你我才认识半个时辰,你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在了我的手上,你便不怕我反手将你卖了?”

    李信低头道:“若无外力,这东西即便在我手里,也未必能到得了陛下面前,既然本来就机会渺茫,不如信一回七公子。”

    在古时候,民与官之间的距离如同鸿沟一般,比如说像李信这种屁民,一辈子甚至都见不到县尊一次,更不可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去府衙敲一敲鼓,就能见到开封府尹包大人。

    事实上,像京兆府这种衙门,是一个很庞大的衙门,就算老百姓去京兆府告官,也会有专门的人负责处理,基本不太可能见得到京兆尹大人。

    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门路的话,京兆府就是普通百姓所能触及到的天花板,像李信这种人,连够到这层天花板都还没有资格,更不用说触及到更高级别的大人物了。

    所以,这份京兆府的“罪证”,掌握在他手里其实并没有多大作用,因为他根本没有机会把这份文书,递到更高级别人的手里,这个七公子,谈吐气质都颇为不凡,而且能够在秦淮河边开起得意楼那样的大买卖,他必然有一股惊人的能量。

    所以,李信选择赌一赌。

    七公子再次打量了一眼李信,微笑道:“不仅有谋而且有勇,很不简单,你与平南侯李慎,倒有三四分相像。”

    李信微微低头,没有说话。

    其实他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害怕的,毕竟哪怕是在前世,他也只是一个高级白领而已,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权力圈子,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李信心中所想,也是好好的活下去,但是短短大半个月时间,他已经接触到了平南侯府,京兆府,还有面前的这个七公子。

    这个世界上,最甘美的东西,就是权力了,可是权力这个东西也最危险,只要你距离他稍近一些,就跟有可能莫名其妙丢了性命。

    到现在,他已经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刚刚认识的七公子头上了。

    七公子见李信没有说话,他也不生气,只是淡然的笑了笑:“难得你看得起本公子,你放心,就算是为了你这份信任,本公子也会尽力把这件事给你办好了。”

    李信低头道:“多谢公子。”

    七公子背负双手,就要走出这个小院子,他刚迈动脚步,李信突然开口唤住了他。

    “七公子,留步……”

    七公子愕然回头。

    李信伸手指了指旁边被吃的一串不剩的羊肉串,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七公子,这些肉串是在下打算明天拿去卖的,在下与两个家人的生计,全靠这个肉串,现在你把它们全部吃完了,…怎么也该适当的表示表示?”

    七公子回头,看向李信的目光就像看神经病一样。

    自己是来搭救他的,这厮反倒跟自己要钱?

    不过碍于脸面,七公子还是把自己腰间挂着的一串挂玉摘了下来,作为这顿“羊肉串”的饭资,这玉坠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货色,但是既然能给七公子待在手上,自然不是什么便宜货色。

    李信满脸笑容的把这块玉坠,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七公子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离开了这间小院子。

    七公子离开之后,李信沉默了下来,他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这块从七公子身上敲诈的玉佩,按照七公子的说法。这块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朱红玉佩,最起码能换一百贯钱。

    李信把这块玉佩握在手里,低声喃喃自语。

    “希望你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值钱……”

    李信之所以厚着脸皮跟七公子要钱,自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幽默,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开始准备跑路了,现在事情的发展轨迹,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他的预计,他不知道下一刻的京城会是什么样子。

    所以,他有点想要逃离京城的念头了,毕竟以他的本事,只要找个有人的地方,就不至于会饿死,没必要死皮赖脸的留在京城里。

    有了这个念头,自然要准备一些盘缠,这块从七公子身上敲诈来的玉佩,就是李信跑路的盘缠。

    想到这里,李信把目光看向院子里留下来的半只羊腿。

    经过他跟七公子的谈话,出去卖羊肉串的生意显然是不能做了,说不定这会儿那个什么天目监的人还在到处索拿自己,自己再出去“做生意”,就是自投罗网。

    他重新做回了炭火旁边,用刀子在羊腿上切下来一块块肉,串在竹签上面。

    然后他对着房间里招了招手。

    “丫头,出来吃羊肉串了。”

    穿着一身棉衣的卖炭妞兴冲冲的跑了出来,乖乖的坐在李信对面,眼巴巴的看着李信手里的羊肉串。

    刚才她虽然拿进去了一串,但是那一串她只吃了一口,剩下的都喂给爷爷吃了。

    李信串了两串之后,放在炭火上灼烤,不一会儿香气四溢。

    小丫头咽了咽口水,抬头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李信。

    李信伸手摸了摸这丫头的脑袋,笑呵呵的说道:“小馋鬼,还没有烤好呢,放心,这些肉今天晚上都烤给你吃了。”

    既然不能出去做生意,那么这根羊腿留下了也没有丝毫意义,还不如全部烤了,打打牙祭。

    小丫头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伸手拿了一串生的羊肉,学着李信的样子,放在木炭上翻烤,不一会儿,肉串香气四溢。

    小丫头瞪大了眼睛,紧紧的看着炭火上的肉串,一刻也不舍得移开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