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谍海尖刀 > 第五十六章 回形针
    雷远推门的一刹那,冬雨扑面而来,冰冷的雨水中夹带着雪花。

    这是雷远第一次感受南京的雪。

    晨曦依旧被黎明前的黑暗包裹,透不出一丝光亮,漫天的雪花看不见,摸不着,只能通过脸部末梢神经传导的凉意来感知它的存在。

    沿着崎岖的山道雷远一路急进,向着太平门方向而去。

    一路上,他的脑中不时浮现林雨涛带回的那张纸条,他知道,这一定是他的教官岳巍武上校的手笔,诚如他所承诺,他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唤醒雷远。

    因为,在他答应加入蓝衣社后,岳巍武给了他一个专属的代号——

    新年。

    而国华,则是岳巍武曾用过的化名,而他的真正代号叫黄蜂。

    只是茫茫人海,他生死未卜,这样的唤醒方式未免如同大海捞针,但是,除了这种方式,岳巍武还能想出更好的主意吗?

    南京沦陷后,种种乱象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无论是滞留的士兵还是普通百姓,在日本人的血腥屠杀中惶惶不可终日,一有风吹草动便风声鹤唳,一些既定的规则彻底被打破,发动所有的留守人员,在人流密集地到处张贴一份只有当事人能看懂的海报,此举看似愚钝,却是最有效最恰当的。

    雷远推断,经过这次惨烈的生死之战,他的教官或许对找寻他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不过,既然他抱着一丝希望费了这么大周折找寻自己,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任务需要他来完成。

    ……

    雷远跃上太平门城楼的时候,已发现了身后有人跟踪。

    从身影的形态,他判断跟踪他的人一定是林雨涛。

    当他从那棵桐树上跃向城楼,脚一着地后,他就越跑越快,他甚至忽略了腿上的枪伤。

    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月溪路二十一号。

    大门微掩,他轻轻一推,便进了院子。

    所有的房门都锁着。

    他看到了正屋的墙面上,挂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写着:“新年至,沐浴迎客。”

    雷远快速走到水井边,他看到井架上一根粗硕的绳子,他毫不犹豫提绳,绳子居然是固定的。他马上顺着绳子滑了下去。

    下滑两米多的样子,他看到一侧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洞口,他探身一跃,落地之际才发现洞里空间很大,竟能直起身子。

    洞口斜向下方,四周贴着墙砖,居然亮着电灯。一直走了十多米远,他看到了一扇门,门照例没关,似乎专为他而敞开。

    推门入室,一个宽敞而井井有条的空间跃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靠近门口,摆放着一张沙发,沙发上斜躺着一个人,身上裹着一件军大衣,一顶棉帽盖在他的脸上。

    雷远伸手推他。

    那人把棉帽向下拉了拉,盯着雷远。

    雷远道:“我来了,我的代号“新年”!”

    沙发里的人腾地站立起来,一把握住了雷远的手说:“新年同志,你可算出现了!”

    那人四十来岁,身材魁梧,四方脸,浓眉大眼,目光如隼。

    “你是?”

    “回形针!”

    那人微微一笑。

    回形针从军大衣口袋中摸出一包皱皱巴巴的香烟,取出一根叼在嘴上,刚要点上,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抽烟吗?”

    雷远长长吸了一口烟,开口了:“说吧,我的任务是什么?”

    回形针突然缄默,他把身子重新陷入了沙发里,头埋在手心中,很久没有抬头。

    “怎么啦?”雷远有些不知所措,“是不是出现了意外?”

    回形针抬起头,嘴唇动了一下,呐呐地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雷远看到了回形针沮丧地眼神。

    半晌,回形针抬起头道:“招募你归队,这是黄蜂通过2号电台发来的指令……可是,几天下来,2号电台再没有任何动静。”

    雷远想了想问道:“这个指令什么时候发出的?”

    “三天前,也就是日本人攻占南京第二天。”

    回形针接着道:“2号电台和我们约定的时间是每天凌晨五点收发,可是自从上次之后,2号电台一直保持静默,今天你来之前,我又呼叫过,可就是没有回音。”

    “你是怀疑2号电台出了问题?”

    回形针点了点头。

    雷远若有所思,话锋一转:“咱们的电台多大功率?”

    回形针答道:“8瓦。”

    “电源采用干电池?”

    回形针继续点头。

    雷远四周看了一眼,又问:“天线摆在什么位置?天线有多长?”

    “天线两米多长,架在屋子后面的一棵树上,都用树叶隐蔽好了。”

    雷远来回走了几步,在回形针面前站定。

    “8瓦的功率,覆盖的范围不会超过两百公里,从你们约定了收发时间这点来看,2号电台很有可能在敌占区,黄蜂同志我还是很熟悉的,当前他应该是我们奇幻城国际娱乐的核心人物之一,招募我进来也一定是他的主意,鉴于我们的电台功率太小,所以不得已通过2号电台发布指令,如此看来2号电台只是个中转台,你来分析一下,这部电台会不会隐藏在上海敌占区?”

    回形针不由得连连点头。

    雷远又慢慢向前走了几步,忽然转身对回形针说道:“我们一定要有思想准备,2号电台也许真的出现意外,我们不能再依赖它,必须尽快知道我们的任务!鉴于目前南京形势的紧迫性,我建议尽快建立与重庆的直接电讯联通!”

    回形针叹了口气,忙说道:“我又何尝不想,可我们目前有困难……”

    “你是指电台功率不够?”

    “这是硬伤!”

    雷远不慌不忙说道:“这倒不是问题,关键是需要我们和重庆方面独立的奇幻城国际娱乐密码本。”

    回形针旋即道:“咱们处撤退南京时,在南京留下了一套密码,我有办法找到!”

    “那就好,我来改装电台!你尽快找一台大功率的收音机,多准备一些2伏的干电池,此外,我还需要一支电焊笔。”

    “这些我来准备。”

    雷远问:“密码本又如何获得?”

    回形针毫无迟滞说道:“你去一趟国际安全区,在美国大使馆旁边有一家烟卷店,那是我们的一个联络站,店主五十来岁,是个男的,你去和他接上头。”

    “密码本在他手里?”

    回形针摇了摇头:“不,密码本在一个代号‘七叔’的人手里,他奉命蛰伏,你去唤醒他。”

    回形针从桌子上找来一张纸和一支笔,递给雷远,说道:“你记一下接头暗语。”

    “你直接说吧,不用记!”

    回形针诧异看了雷远一眼,半信半疑道:“你用脑子就可以记住?”

    雷远期待地看着回形针。

    回形针说:“到了烟卷店,你问,‘有多米尼加雪茄吗?’对方回答,‘本店本小,不卖高档货’;你说,‘我去年五月份还在你店里买过’;对方说,‘您一定是记错了,本小店去年六月份才开的张’;你说,‘那给我来三包哈德门吧’;对方说,‘先生您烟瘾真大’。”

    回形针说完看着雷远问:“要不你重复一下?”

    “不用,我记下了,你继续!”

    “一遍就记住了?”回形很是针怀疑。

    雷远不再吱声。

    “对上暗语后,联络站就被激活,他会在店前的商品信息栏里贴上一张告示,内容是,七叔病重,急需一剂拔疴处方。”回形针吸了一口烟,继续道,“这期间,你就在店里帮忙,直到七叔出现。”

    雷远问:“和七叔的接头暗语是?”

    回形针思考了一下,说道:“来人会说,‘我有一件上好的裘皮大衣,放在你店里可以代卖吗’;你说,‘代卖可以,不过我要先看货’;对方会说,‘我这件裘皮大衣可是祖传的,不是没饭吃了我可舍不得卖’;你说,‘饭都吃不饱了裘皮大衣有什么用’;他说,‘起码还可以御寒’……”

    “我记下了,我这就动身前去。”

    雷远又想起什么,说道:“再拜托你帮我弄些毛瑟98K的子弹,此外再弄些勃朗宁M1903的子弹。”

    “勃朗宁的子弹没问题,我这里就有,毛瑟步枪的子弹我去找,应该也没问题。”

    回形针说完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把枪,递给雷远。

    “这把枪你先拿着,也许会用得着。”

    走到洞口,雷远又转身回来,问道:“这里还有其它出口吗?有个人我不想见。”

    “有,我带你出去,它通到屋后的小山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