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谍海尖刀 > 第四十五章 午后枪响
    才一天时间不到,汉中门到安全区的这片梯形区域里,已经面目全非。

    马路沿线的房子均遭到了大规模的破坏。很多房子被焚烧,大门残破,屋顶被掀,砖墙倒塌。

    街边的店铺已没有一家完好,更谈不上营业。

    小鬼子最擅长的破坏手段就是放火。这是一种最廉价、最便利的手段,无需太多人力、物力和财力,最主要的,还不会占用太多时间,一个人就可以做到,且可以做得很好。当事者只要一根火柴,唯一的要求就是火柴要能够被点燃,至于火烧成势,日本人比任何一国的人都更有经验,老百姓家中有的是易燃品,如衣服、被子这些棉织品,实在不行,聪明的日本人还会倒点汽油助燃。

    很多店铺的招牌已被烧焦发黑,千姿百态地挂在店铺上方。

    映入林雨涛眼帘的,是一片破败之象。

    街上少有行人,偶尔有人从林雨涛身边擦身而过,都是面色惊惶,行色匆匆。

    林雨涛知道,日本人已开始对无辜的中国老百姓下手了!

    他还知道,不少善良的老百姓被蒙在鼓里。

    上午的经历让他对这帮小鬼子已不抱任何幻想!

    他要唤醒民众,把自己的亲历告知天下,揭露日本人在占领南京后的滔天罪行!

    林雨涛正一边走一边想,突然,迎面走来了六名日本士兵。

    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街两边除了残破的房子没有出路。

    林雨涛暗暗责怪自己的大意,这种低级错误按照林雨涛的军事素养,是不大可能发生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旷古未有的经历让他悲痛不已,从而分散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导致他和日本人的这次面对面接触。

    既然逃跑不可能,林雨涛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林雨涛这时已把一切看得很淡,他的第一念头就是杀一个够本,杀俩则赚,如能把眼前的这六个鬼子全杀掉,则赚大发了。

    可是他的那支勃朗宁手枪里,只有五发子弹。

    必须夺一支枪!

    念头快速闪过后,林雨涛反而出奇地冷静。

    他面无表情继续前进,没有丝毫彷徨。

    一切自然得看不出痕迹,身穿黑色长衫的他俨然一个地地道道的当地市民。

    离鬼子越来越近。

    本来,按照这六名鬼子从踏上南京这片土地后所积累的经验,他们认为最可能出现的景象便是眼前的这名中国男人在抬眼发现他们的一刹那,拔腿就跑,然后他们毫不犹豫举枪射击,直到他被击倒毙命!如果没有当场毙命对方逃跑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展开猎杀!

    然而,剧情并不按他们的想象发展,他们看到对方依旧我行我素,竟当他们荷枪实弹的六名大日本帝国的皇军不存在!

    一开始这几名士兵极不习惯,很快几人同时有被羞辱的感觉。

    自打这几天以来,他们枪下的中国人所有的表现千篇一律,那就是惊慌失措!唯有眼前的这个平民打扮的中国年轻人,眼光和他们相遇时,却不躲闪。

    从他眼里射出的目光,阴冷而摄人心魄。

    为首的军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但很快,一种固有的优越感又很快占据上风。

    六比一,优势显而易见,绝不会有什么意外。

    他决定要戏弄他一番,像猫捉老鼠一样,唯有如此方能抚慰他已受伤的心灵。

    其他几名士兵不但和他心灵相通,而且行动出奇的统一。

    他们几乎同时举起手枪,要求林雨涛举手投降。

    林雨涛装作一愣,把手慢慢举过头顶。

    这名军曹率先上前,用手捋开林雨涛的头发。

    他要看看林雨涛的头上有没有戴军帽的痕迹。

    身后五支步枪对着眼前的这名假想敌,他自信地以为,他们已经给对方足够的震慑,况且,对方还举着手。

    所以,他神态轻松,动作夸张而肆无忌惮。

    这样的场景对林雨涛而言,让他的内心一阵兴奋,这是他认为的最佳反击机会了!

    首先,这名日本士兵用他的身体替林雨涛挡住了枪口;其次,日本士兵伸手的方向是他的脑袋,这离林雨涛举起的手距离最近。

    电光火石间,林雨涛双手极速下坠,右手精准的拿住对方的虎口,一抖手腕,使出十分力气,只听到“咔嚓”一声,对方的腕关节已被林雨涛生生掰断;他的左手几乎同时勒住了对方的脖子,使劲一拉,将对方拉到自己的胸前,他的右手在第一时间完成使命后,就从腰带里掏出手枪。

    子弹早已上膛,保险也早已打开。

    林雨涛利用捕获的日本士兵的身体作掩护,已把枪口对准了几名士兵,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这几个动作前后高度连贯,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

    “砰!”

    第一发子弹击中了离他最近的日本士兵的眉心。

    “砰!”

    第二发子弹击中了日本士兵的脑袋。

    “砰!”

    第三发子弹击中了对方的胸部。

    “砰!”

    第四发子弹击中了对方的脑袋。

    ……

    然而……

    第五发子弹怎么也击发不出,林雨涛连扣几下扳机,均无济于事,他知道子弹卡壳了。

    特么见鬼了!

    留给第五名日本士兵的反应时间最长,手枪的卡壳给他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名日本士兵的枪口再次调整,子弹出膛了!

    短兵相接的时候,考验的就是反应速度。

    当林雨涛手枪的第五颗子弹没有预期出膛时,他就本能地把脑袋缩进了对方的身后。

    日本士兵发射的第一颗子弹,没有击中林雨涛,而是打中了自己的战友,也就是林雨涛左手挟持的人质。

    子弹击中了胸前日本士兵的脑袋,鲜血喷溅而出,一瞬间模糊了林雨涛的双眼。

    与此同时,人质身体一沉,已从他的臂弯滑落,轰然倒地。

    双眼沾满鲜血的林雨涛,什么也看不到。

    他来不及擦拭眼睛。

    林雨涛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

    这时,他听到对面鬼子拉动枪栓的声音。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林雨涛有些绝望,情急之下,他纵身一跃,在地上打了个滚,紧接着就想用衣袖去擦眼睛。

    就在这时,枪响了。

    电光火石间,林雨涛僵住了,他沮丧的想,我命休矣!

    脑中开始浮现一帧帧画面,思绪接踵而至,他想起葬身玄武湖畔一百多名弟兄,想起了父母,想起了妹妹,还想起了被他救起的莫瑶……

    好在与他一起而去的还有五名日本小鬼子,倒也不亏!

    想到这里,林雨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

    这声枪响,刺破了冬日午后浓浓的氤氲之气,在紫金山东麓的山林间豕突狼奔。

    几乎是枪声响起的同时,雷远左手撑着床板,身子已经一跃而起!

    从手术到现在,不到两天时间,雷远的身体已得到很大程度改善。

    他的胸部已没有了压迫感,呼吸自然流畅;腿部的伤口也已收合,只是还有隐隐的疼痛。

    这得益于雷远强硕的体质,以及每天三次饮下的白茅花熬煎汤剂。

    此外,与林家无微不至的照顾也有极大关系。梅茹把大哥家捕猎晒干的飞禽肉连同一些补血的药材炖成浓汤,保证雷远每天可以吃两顿。

    雷远不善言辞,只是把这份感激之情深埋心底。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让雷远孤寂的内心十分温暖。

    此刻这间位于紫金山东麓的石屋里,只有梅茹一人。

    她戴着一副度数很浅的老花镜,在大门口摆放了一张小板凳,一边享受着午后的阳光,一边给雷远缝补残破的军服。

    突然传来的枪声进入梅茹的耳里,把她吓了一跳,她差不多是从板凳上弹跳起来,刚要探头张望,一个声音在她身后突然说道:“梅阿姨,我的枪呢?”

    转头间,梅茹诧异地发现,雷远已经拐着腿悄悄站在了她的身后。

    梅茹惊呼:“孩子,你怎么能下床呢,快回去休息!”

    雷远面色凝重,重复又问:“梅姨,我的枪呢?”

    “孩子,你要枪干什么?”

    “日本人来了!”

    雷远的语气并不慌张,慌张的倒是梅茹,脸色已经大变,语无伦次说道:“刚才是日本人放的枪?”边说边跑回屋内,从床底下抱来一支步枪。

    是一支中正式步枪。

    原先他的那支毛瑟98K,在撤退命令下达后,本是由副连长邵飞舟替他保管,雷远受伤昏死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至于邵飞舟是死是活他更无从知晓。

    “你怎么知道?”把枪递给雷远,梅茹忙不迭又问。

    雷远没有回答,拎着枪一步跨出门向。

    “砰”!又是一声枪响!

    “梅姨,呆在屋里别出来!”

    话一说完,雷远向前走去。

    枪声从东南方向传来,雷远判断,枪声来自正东南500米左右的地方。

    再一次的枪响,让他更加坚信对方就是日本人。

    是步枪子弹,来自日本士兵装备的三八式步枪。

    三八式步枪,子弹配置是6·5×50mm弹药,这种步枪子弹比中国军队装备的中正式以及后来引进的德械毛瑟式步枪的口径都小,威力也小,三八式的子弹通常造成的是贯通伤,只要不击中要害,一般都死不了。所以这种子弹击发的声音比其它的要尖锐,这也是三八式固有的枪声,雷远一听便知。

    检查弹匣,只剩下四颗子弹。

    中正式步枪为德国1924年式毛瑟步枪的中国版本,使用7.92毫米尖头型毛瑟步枪弹,整枪重4公斤左右,子弹可与当时广泛使用的机枪如捷克ZB26、“二四式正式”马克沁的子弹通用,名称为中正式步骑枪,最早在1935年由巩县兵工厂组织生产,以取代军队所装备的汉阳八八式步枪,因蒋中正而得名,从生产的角度而言,中正式步骑枪是中国近代第一种制式步枪。

    雷远强忍着伤口的扯痛感,快步离开石屋,靠在一棵大树旁,急切地向东南方向看去……

    恰在此时,有两个人影出现在雷远的视线中。

    竟是林玉高、林玉忠弟兄俩。

    二人显然看到了雷远,一边跑一边挥手向雷远示意什么。

    渐行渐近,老二林玉高神色慌张,声音急促,老远呼喊着:“鬼子来了!鬼子来了!”

    老弟兄俩中午吃完饭就出去了,原本准备在附近捕些野兔之类的新鲜活物给雷远补补身体,没想到遇到了在附近扫荡的日本士兵。

    日本士兵追踪而来。

    “多少人?”雷远表情平静。

    林玉忠抢先答道:“人不多,就四五个人。”

    雷远抬起枪,拉了拉枪栓,头也不回说道:“你们进屋吧,关上门,别出来!”

    林玉高欲言又止,只得说道:“孩子,你要千万小心!”

    雷远一瘸一拐的沿着那条不显眼的林间小道迎了上去。

    他的脚步不急不徐,未见他有丝毫的慌乱。

    他不时低头躲避小径两侧低垂的枝条,来到一棵粗大的柏树后面,站定。他并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自己,由于出来得匆忙,他连外衣也没有穿,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衬衫,在大树后面露出了衣角,分外显眼。

    没多久,雷远的视线中出现了几名穿着土黄色军服的士兵。

    只有四名鬼子!

    雷远松了一口气,前来的路上,他最担心的就是子弹不够!

    敌人已近,只有一百米的样子。

    雷远仰着头靠在柏树后面。他的身体依旧羸弱,依靠着树身让他轻松不少。

    八十米、六十米……

    几名鬼子已发现藏在树后的他,一边开枪一边疾跑,从他们的气势来看,他们并不畏惧,而是信心满满,志在必得。

    五十米!雷远从枪声做出了判断。

    是时候了!

    转身与举枪同时进行!

    他似乎并未瞄准,第一颗子弹转瞬击出。

    是一种比三八式明显要厚重的声音,子弹出膛,在寒冷的空气中极速的旋转,劈开了一切障碍,正中跑在最前面的日本士兵的脑袋,鲜血飞溅,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仰面倒下。

    以最快的速度拉枪栓,第二颗、第三颗子弹接踵而至……

    都是直击脑袋!转眼间,三个活物已成死尸。

    至此,第四名士兵已被严严实实的恐惧笼罩,哪里还敢前进半步?

    他借势扑倒在地,同时把枪里所有剩下的子弹一股脑全部射出。

    子弹在雷远周围呼啸,雷远调整站姿,可角度明显不佳,他毫不犹豫坡着腿向前靠近几步,调整到最优射击位置。

    “砰!”

    最后一颗子弹怒射而出。

    所有的动作完成后,雷远没有去检查尸体,他拖着伤腿返回屋子。才走到半路,林氏兄弟匆匆而来,林玉高上前扶住雷远,雷远挣脱开来,忍住胸部一阵阵剧痛,强颜笑道:“麻烦二位,去把尸体埋了,记住,别忘了把他们的枪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