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勤又道:“其实巡守林场对弟兄们来讲是件相对轻松的事,真正需要弟兄们卖命厮杀的是寻找、争夺新林场。”

    “譬如虎口岭这片山林,再有半年里面成材的树木应该就基本伐完了,那时便要开辟新的林场。或是寻找尚无势力占据的山林圈地,或是直接抢夺其他势力霸占的林场。”

    “否则,少了一个林场,不论是堂主的提成还是弟兄们的赏钱,都会大大减少。下面的木把班子不做事便拿不到工钱,更难以维持,时间一长便散了。”

    听李勤这么说,张素素才意识到,神木帮的事要比她预想的更难做。

    但这也让她拿钱拿得更心安理得。

    来到虎口岭这片林场东堂弟兄日常驻守处,欧阳野便发现这地方的选址颇为讲究。

    往上去是进出山的小路,而在不远处却还有一条小河,应当是天子河支流之一,大大方便了木材的运送。

    若在两个月前,这条小河上应该能看到顺流排的排工在扎排、放排,但现在合上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而神木帮的木材,则全积压在路口边,由东堂的弟兄以及下面的木把看守着。

    虽然民间砍伐树木讲究个季节,多以四月、八月为佳,但神木帮属于盗伐,霸占一片山林后都是尽快将其中成材且好伐的树木伐尽,然后再换片山林,所以木把们几乎常年吃住在林场。

    监督木把们上工也是帮众工作之一,因此,负责夜里值守的帮众与木把们一样,都是在路口出搭窝棚而居。

    欧阳野等人到来时,木把们大多已经进山了,棚区只留下他们的家小以及一队临时代替帮众看守木材的青壮。

    棚区简陋,窝棚里又光线不好,所以妇人们基本都在外面做活,有的在修补用具,有的在洗衣服,还有的在准备中午的饭食。

    神木帮待木把们并不苛刻,所以这些妇人虽然衣着简陋,却也都面色不错,干活时也有心情彼此闲聊。

    还有些个小孩子在窝棚间奔跑、吵闹,更是给这简陋的棚区添了一些欢声笑语。

    瞧见欧阳野等人来了,这些孩子也不怕,甚至有胆大的边往里面跑边叫喊:“老李头来了,老李头来了···”

    欧阳野听了不禁一笑,对李勤道:“看来你平时与这些木把相处得不错,这很好。”

    李勤则道:“属下当年也曾干过一段时间的木把,深知木把的辛苦,因此平时下面的木把有什么困难找过来,能解决的属下都会尽力解决。”

    欧阳野闻言又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对后面扛着油粮肉菜的东堂弟兄道:“将东西挨家挨户分了。”

    “是!”

    东堂弟兄们应了声,便按规矩一家家的给木把们分发油粮米面。

    以往欧阳虎、陈延来巡查时,虽然也会对木把们有所赏赐,但都是赏钱。如欧阳野这般直接分发油粮肉菜的,木把家属们倒是头一回碰上。

    木把们居住在这山林之间,距离集镇很有些路程,补给不方便。而欧阳野让分发的这些东西虽然用钱未必比用钱欧阳虎、陈延巡视时下发的赏钱多,但却让木把家属们感觉更加的贴心。

    一时间,对欧阳野的感谢之声不绝于耳。

    “谢谢欧阳帮主赏赐!”

    “谢谢欧阳帮主···”

    欧阳野知道笑起来更吓人,所以面对木把家属们的感谢,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微微点头,并不多说什么。

    等在棚区逛了一圈,往山里去时,欧阳野才道:“就算是只住几个月,这些窝棚也太简陋了。回头让木把们停两天工,工钱照发,让伐木场的管事组织他们将窝棚改建一番。”

    “棚区的窝棚简陋还在其次,关键是太乱,一旦起火后果不堪设想。另外,就说是我的命令,建立几个大茅厕,男女区分开来,所有人回到棚区后拉撒都到茅厕去。棚区也要日日打扫——若是太脏,便有可能引起疫病。明白吗?”

    “明白!”李勤马上应了声。

    其实他还没反应过来,过一会儿反应过来了,也并不是完全理解。

    他们也知道防火,但只是尽量将棚区建立在离水源近些的地方,并多备水桶;妇人们也知道打扫棚区,但多是按自己习惯来;至于拉撒,多半就是在稍远些的野地里解决。

    欧阳野似乎是要让将这些事当成规矩定下,好好地做起来。

    虽然不全明白,但李勤却觉得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再去棚区周围逛着逛着就踩到一泡屎,天气温热时棚区气味也不会再那么臭不可闻。

    进山之后,没过多久是,欧阳野等人便瞧见了一个木把班子。

    一个木把班子一般由十来人组成。

    “扫窝”的一人,负责选树和砍扫周围的藤蔓杂草;“起头麻过号”的一人,负责播下树皮写下班子的字号,好方便神木帮记工,同时也负责记录这一班子今日伐木的数量。

    “碓子”四五人,每人一把斧头负责砍树;“带钩”一人,负责用在树要倒时用钩子钩住树梢往山上拉倒,好方便日后将树弄下去。

    此外便是“起麻、踩麻”四五人,负责给树剥皮,让树木能尽快干,却又不至于枯裂。

    总之,木把伐木不比排工放排讲究少,其中许多活儿更是需要技术、经验,并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干好的。

    “要钱不是我要钱,小姐要钱买花线,小姐要钱扯鞋面(西南话?)···”

    随着一阵声长调高的山歌,一名汉子用绳钩将一颗约莫三人合抱粗的大树给拉倒向山上。

    欧阳野、张素素都是第一次如此细致的观察着专业的木把班子伐木,因此静静看了好一会儿。

    见大树安全的倒了,这伙儿木把才放松下来,也终于注意到了欧阳野等人的存在。

    其中为首的一名五十出头的老汉立马迎了过来,十几步外就冲李勤拱手打招呼:“李堂主···”

    李勤赶紧摆手道:“老秦,我说多少次了,我只是副堂主。咱们正式的堂主已经到任了,今天随帮主来巡视。就是这位张女侠,快来拜见!”

    似乎因为这番话中信息太多,头发花白、满脸沟壑的老秦愣了愣,才慌张地跑到近前,向欧阳野与张素素拱手拜道:“小的秦树根参见欧阳帮主,参见张堂主!”

    欧阳野并没有故意作秀表示对这老木把的亲近,只是淡淡道:“起来,不必多礼。”

    老秦放下手,却依旧弓着背,有些忐忑,更不敢多看欧阳野与张素素。

    他虽然只是神木帮下面一个把头,却也听过欧阳野杀出来的威名。

    至于旁边的张素素,虽是女人,手中却握着剑。老秦可曾听说书的讲过,江湖上的女人、老人、小孩以及出家人是最不好招惹的,因此丝毫不敢小觑张素素。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