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人仙武帝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血战玄黄【五】
    “什么就我不懂?”

    “没事。”

    “你给人家把话说明白啊!”

    “呃....”

    “夫君....”

    “真没事......嗯,我就随口一说。”

    面对紫萱特意拉长了声调的姿态,蓝礼只能报以微笑。

    话说,李莫愁跟着他师父满街跑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蓝礼?

    襄阳城就这么一说小不小,说大也不算大的一地儿。

    城里若是有了点风吹草动,位于城中有着耳目的人家,自然是会收到风声。

    更别说下午时,李莫愁和林倩的行动,根本就没有隐瞒。

    或者说,也隐瞒不住?

    毕竟是挨家挨户的走了十多家.....

    想道那些世家差遣府中下人来蓝家‘报信’时的表情。

    蓝礼也是笑出了声。

    “好了,下完这局,我们就早些睡吧,待到明日天明,还有事情要忙呢....”

    说话间,蓝礼摸了摸紫萱的脑袋。

    在小丫头气鼓鼓的表情中,又落下一枚白子。

    ‘啪。’

    .......

    .......

    次日清晨。

    一大早的,蓝礼就从下人口中,收到了李莫愁师徒出城的消息。

    这让蓝礼有些无奈。

    “送你八万石粮食,居然连声谢谢都不说。

    呵,女人!”

    嘴上吐槽着的蓝礼,重新把目光放在面前的信封上。

    这是一封来自东海郡的信。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

    只是陈述了去年腊月那艘来自逍遥岛的海船,如今已经再一次归来。

    一船一百一十二人,如今只回来了三十九个。

    嗯。

    剩下的人,也不知是留在了岛上,还是被那一碗传说中的腊八粥给毒死了。

    有些可惜的是,这次船上没有多出一个名叫石破天的大宗师。

    蓝礼当时让人适当招揽对方的话,自然也成为了泡影。

    “白首太玄经啊......”

    合上信封,蓝礼的心中有些感慨。

    白首太玄经这本金系奇书,他自然是非常想得到的。

    可他也不急。

    侠客岛就在海上飘着,蓝家又有航线,什么时候去取都成。

    咳咳,主要是奇幻城国际娱乐还没升级完毕....

    自打他入了宗师开始,一直到现在。

    一个月的时间都过去了,奇幻城国际娱乐的升级还没结束。

    弄得蓝礼做起事来,都显得缩手缩脚。

    主要是没了奇幻城国际娱乐,蓝礼就没了瞬间恢复真气和体力的方式,这让他感到些许的不适。

    也就暂时熄了带人找上侠客岛的想法。

    “缺少了续航能力,苍蓝武诀上两种新能力,都不敢放开手脚来用了。”

    随手吸过一旁桌上的热茶,喝过后,蓝礼添了下自己的嘴角。

    对于自己的宗师之路,蓝礼已经有了谱系。

    首先,他的金身方面不用急,只等着左忠帮他把玉琵琶给带回来。

    其次,内力方面,纯阳无极功还有着后续的路可走。

    反倒是神识,这一点无论是他自创的苍蓝武诀,还是纯阳无极功,都没有波及到。

    而蓝礼眼下,手中又没有神魂储备。

    所以,想要把神识点上去,他还要寻找几个鬼窟,刷一批神魂点。

    嗯。

    这件事得瞒着紫萱。

    悄悄咪咪得来。

    如若不如,被那丫头知道了,又不知该怎么埋怨他了。

    蓝礼的个人问题,似乎也就这样。

    等到了东海,把新家安顿下来后,他就准备出门,先去一趟侠客岛,回过头在寻找一下鬼窟升升级。

    可关键的是。

    这襄阳之围,似乎还没个完了!

    半个月过去了,那群蒙古人还是赖在城外。

    不说走也不说攻城。

    就是呆在你眼皮子底下膈应你!

    “也不知道岳鹏举那边,什么时候才能把活儿干完......”

    ......

    ......

    于襄阳城外的风平浪静不同。

    长江以北的大地上。

    此时狼烟四起。

    自大名府、潞州为前线的血腥战场上,金国于背嵬军战线已然陷入了血肉磨坊的局面,

    自金国版图上抽调而来的四十万大军,近乎以不顾一切的姿态投入到这场战争之中。

    以金国老将完颜宗粥为首的强硬派,没有选择之间强攻城市。

    反而是拎着屠刀,把目光放到城市周边的各个郡县。

    屠戮。

    屠杀。

    逼迫宋军野战的同时,也在消耗备郡在长江以北仅剩的底蕴。

    弯腰宗粥打算把这场战争定义为一场消耗战!

    以金国一国之力,和岳飞麾下的二十四万岳家军对垒!

    不得不说。

    作为一个史上留名的将领,完颜宗粥真的是手段毒辣。

    只是一次出手,就拿捏到了北伐军的七寸!

    眼下南宋内部权力交替,局势混乱之下,江北的地盘已然被人抛弃。

    一些人恨不得岳鹏举早早战死,自然不会给他运送什么支援。

    也就是说。

    只要完颜宗粥把这场战争拖成消耗战,不去给北伐军喘息的机会,不去给北岸居民耕种的机会,不去给长江以南向北伐运输粮秣的机会。

    要不了多久,北伐军的二十四万正规军,外加长江以北的五百万汉人,就会被持续不断的战事拖垮!

    没有盟友,没有粮秣。

    城池之外遍布金人的小股骑兵。

    城内的汉人别说种地,就是走出城池,都有生命危险!

    而城内北伐军选择出城?

    这正是完颜宗粥想要见到的!

    拼消耗。

    野战。

    小规模作战,消耗汉军的兵力。

    别说是一换一,就是打成二换一的局势,都是完颜宗粥乐见其成的!

    有整个大金在背后支持的完颜宗粥。

    完全可以用一种小火慢炖的姿态,一点点的把整个北伐军煮烂!

    当然。

    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北伐军得不到长江以南的支持才成。

    对于这一点。

    完颜宗粥更是有着十足的信心。

    他太了解南人了!

    几十年的征战,让这位老将看懂了世间的很多事。

    自辽东起兵,攻打契丹人开始算起。

    那时本还弱小的女真,面对强大的辽国。

    之所以会生出反抗的勇气,又能迅速的壮大起来。

    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被宋人一手扶持起来的。

    从宋人那里获得盐铁支援,粮秣支援,甚至是兵法、军事方面的教导。

    是这些,让金国度过了最初、也是艰难的时间。

    因为这些扶持,最初女真国内的很大一部分人,对南边那个‘大国’,内心中是有着好感的。

    甚至于,最初的他们,愿意为南宋而征战。

    哪怕是成为大宋对付大辽的一把刀,他们也愿意去接受。

    可之后呢?

    双方结盟,共谋辽国。

    一场场战争打下来,面对强大的契丹人,女真人如同虎狼一般的获得辉煌的胜利。

    可作为盟友的宋朝,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四十万对十万。

    失败!

    十万对八千。

    依旧失败!

    一次次的战争下来,扯掉了女真人心中对宋朝的神秘面纱。

    且把宋人定义为一种懦弱的部族!

    但实际上,对于女真来讲,宋朝的体量。还是让他们感到畏惧的。

    毕竟无论是兵器还是盔甲,他们都需要来自宋朝的支持。

    且宋朝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至少还有着郭药师于山东军这样能打硬仗的部队。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双方共谋燕云十六洲......

    一场战役。

    金国大胜,辽国大败。

    硬生生把大辽打成了西辽!

    这一场战役之中,宋人还是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作用。

    女真也愿意如约把燕云十六洲交给南宋。

    可是呢?

    辽国虽然大败,但其中的一些城市,依旧还有人在驻守。

    在这样的情况下。

    女真人已然把辽国主力打退,只留下城池要你随便攻打。

    结果....你特么的居然打败了???

    还是因为内部权力的争斗,临阵换将,导致整个山东军大溃败?

    已经要死的辽国,反倒是被你奶了一口?

    女真人无法接受!

    不能接受懦弱成这样的宋人!

    更不能接受在这样的情况下,宋人来使依旧对它们趾高气扬!

    居然还想用金钱雇佣他们,把燕云十六洲打下来,然后再送给宋朝!

    你既然这么弱。

    弱到我把肉放到你嘴边,你都嚼不动。

    你又那么有钱。

    我干嘛还要你施舍一般的给予,直接硬抢你不就好了?

    于是。

    又一场大战....屠杀开始了!

    从辽国到燕地,再到太原、河北、汴梁。

    到在那汴梁城下,看着一群大臣拱手把自家女眷交付出去。

    完颜宗粥已经清楚的看清了宋人的本质!

    士兵或许懦弱,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懦弱。

    能打的人也有。

    但头顶上做主的,却都是一群没有卵蛋,只懂得内斗的废物!

    在完颜宗粥眼中,宋人不是不能打,只不过相比起外部的威胁,他们更加喜欢内斗。

    争权夺利。

    只顾自己。

    不够团结。

    不懂牺牲。

    太聪明了!!!

    这就是完颜宗粥眼中的宋朝!

    北宋时是这样。

    南宋时也是!

    站在城墙的垛口,身旁色列队整齐的护卫。

    完颜宗粥。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望着城外一队队策马狂奔,向远处进行‘狩猎’的骑兵。

    眼中....闪过一抹追忆。

    “岳鹏举、郭药师。

    北宋、南宋。

    呵呵呵......

    几十年过去了,如今你面对的局面,又于当年的郭药师....有何区别?

    几十年前,郭药师为性命,选择了反叛。

    如今的你,又会如何?”

    ......

    ......

    郭药师。

    一个传奇一般的人物。

    在辽国未灭的北宋年间,他就是一个如岳鹏举于南宋一般重要的存在。

    细数当时的北宋边军,凡是于辽国接壤的军队,似乎就只有他手下的山东军能够打胜仗!

    巅峰时期的山东军,那是可以和相同数量的女真精锐对垒,而不会败退的精锐。

    要知道,那可是刚从白山黑水中杀出,完全没被花花世界所腐蚀过的女真人!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说的就是那一批打起仗来不要命的家伙。

    而郭药师手下的山东军,却能和巅峰时期的女真人对垒而不败。

    不得不说,其人在军事方面,是世间少有的奇才。

    而眼下,能从完颜宗粥口中,说出岳飞可以于郭药师列比。

    已然是一句非常高的赞誉了。

    而事实上。

    两人面对的局面,也是异常相似。

    同样都是手握重兵的百战将军。

    同样都是被背后的高层忌惮。

    同样都是面临敌人兵临城下的困境。

    同样都是在背叛后,自身孤立无援......

    在这一时空中。

    几十年前的郭药师,面对这一局面时,最终选择了于金人大战一场后,投靠了已然西进的西辽。

    之后,又在金人第一次南下时,带着手底下的山东、契丹联军,打了金国一个回马枪!

    导致汴梁被破的时间,足足向后推迟了十三年!

    那岳鹏举呢?

    他会做出如何的选择?

    要知道,现在可没有一个西辽能够给他提供庇护了啊......

    大名府!

    北伐军总部。

    我们的汴梁节度使,执掌北方军务的岳鹏举、岳帅。

    这会儿正皱褶眉头看着手头上的军报。

    军报上写的,是多日以来,大名府周边、乃至后方的汴梁路上,金人零散突入的骑兵所造成的损失。

    一个个以朱红墨笔圈起的损失,看的人触目惊心。

    “纵火焚烧荒原。

    焚烧村、镇房屋。

    驱赶平民向郡、县聚集。

    消耗城中驻军粮秣...咳咳....咳...”

    读到这里,岳鹏举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一旁侍卫连忙上前。

    却被岳鹏举挥手阻止。

    以绢帕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岳鹏举抬起头。

    本就苍白的面色凸显出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

    “金人这是想拖死我们!”

    岳鹏举开口,下方两名候在这里等候军令的将校单膝下跪。

    他们没有说话。

    只是等待着岳鹏举下达军令。

    “完颜宗粥....”

    没有轻易下达军令,岳鹏举嘴上念叨了一声金国主将的名字,随后进入了一种失神的状态。

    看的其身后,混在护卫队里的东方白撇了撇嘴。

    嗯。

    早已经探明北伐军情况的小白白,已经把面前这位白了头发的大帅,归化入老阴逼的行列了。

    这会儿见他吐血,也是在心里一通嘀咕。

    ‘老阴B一个,还拖死你?

    就金国那群傻蛋么?

    若不是早知晓了徐州那边,正有源源不断的军粮从海上送来。

    本姑娘还真就信了你的邪!

    蓝礼!赵逸!岳鹏举!

    你们三个大深坑!还是早点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