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至尊大帝 > 第1119章 轻响之声
    “都怪你,现在好了吧,被赶出了天宗,而且还是全宗通告,一点面子都没有。”

    “怪我?怎么怪我了,要不是你和我呛,会这样?”

    “我和你呛,放你的屁,要不是你先挑衅,老子会和你较劲?”

    “……”

    中域一个比较偏僻的方向,林行和孔雀两人一边走着路,一边打着嘴炮。

    两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的不爽。

    没办法,刚才直接被从天宗里面赶了出来,简直太狼狈太丢脸了。

    当然了,林行埋怨的是孔雀,而孔雀埋怨的是林行。

    他们都认为是对方让自己丢脸的。

    小舟安安静静的跟在他们二人的身后,看着他们两个人打着嘴炮。

    她的脸上,充满了无奈。

    自己这次,是被殃及池鱼了啊。

    这一切,明明是这两个人弄出来的,可是最终自己也被牵扯了进去。

    这也导致,自己也被赶出了天宗……

    原本还想要待在天宗看修炼界里面的种种的,现在看来,是半点希望都没有了。

    甚至很可能,以后再也去不了天宗那个地方了。

    而在小舟身后不远的地方,两个小家伙慢慢的跟着他们。

    此刻,两个小家伙都在说着悄悄话。

    他们的声音虽然小,但是说的什么,林行三人听得一清二楚。

    无非是你师父好凶哦,你师父好可怕啊,我们成为他们徒弟,以后会不会成为他们的出气筒什么的……

    而此刻已经吵翻天的林行和孔雀,根本没在乎两个小家伙的话,依旧在不停的打着嘴炮,甚至暗中拼道行。

    唯有小舟听到两个小家伙的话,忍不住心中直笑。

    这两个小家伙,估计现在还不明白,林行和孔雀二人的状态吧。

    等他们知道了,估计就知道林行和孔雀现在的状态,到底多么的……嗯,多么的难得和让人无奈。

    天快黑的时候,林行和孔雀皆是变得口干舌燥起来。

    二人非常有默契的暂时罢战,孔雀伸出手一挥,一栋空中阁楼直接出现。

    随即孔雀带着小丫头直接进入了那空中阁楼中。

    在他们进入那空中阁楼的瞬间,整个空中阁楼层层禁制出现。

    随即一个印记无声无息的出现,迅速的没入小舟的身体中。

    “哼!”

    林行冷哼了一声,眼中充满了不屑的神情。

    他一挥手,在地上一栋看上去平平凡凡的茅屋出现。

    随即他带着小家伙走进了茅屋中。

    同时,茅屋中也是层层禁制显露出来,随即同样一个印记没入了小舟里面。

    “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较劲。”

    感受到那两道印记,小舟的表情就是变得无比古怪起来。

    那印记,能够让自己畅通无阻的进入他们彼此的阁楼和茅屋中。

    否则的话,想要进入那阁楼或者茅屋中没有半点可能。

    除非,把那茅屋或者阁楼给摧毁了。

    而若是把那茅屋或者阁楼摧毁了,那么又有什么意义?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在魅力这一块,林行和孔雀二人还在暗中较劲。

    苦笑一声后,小舟并没有选择进入阁楼或者茅屋,而是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进入了修炼状态。

    她心里面也稍稍有些无奈啊。

    孔雀,明明就是一个女人。

    她和林行比什么魅力。

    就算要比魅力,也根本无法比啊。

    她是女人,林行是男人,在魅力这一块,他们二人完全没有竞争的可能。

    除非他们两人中,其中一个人改变性别,这才有可能。

    “还真是连续剧啊!”

    彻底进入修炼状态的那一瞬间,小舟彻底明悟了起来。

    林行和孔雀二人,还真是一套连续剧。

    跟着他们,除非到了大结局,否则这连续剧是播不完的。

    她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然后和他们两个人扯开所有的关系。

    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了,这连续剧,自己还是要看的。

    只是自己不能够成为这连续剧中的人物啊,自己只是一个追剧的人……

    “没进来?”

    阁楼中,小舟站在窗户面前,当看到小舟盘膝坐在地上修炼后,她的脸色隐隐变幻不定起来。

    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一样。

    不过很快,孔雀就渐渐的回过神来。

    小舟知道自己是个女人,这虽然算得上是一个弊端,但同样算得上是自己的一个优势。

    自己接下来若是操作得好,绝对有把握让小舟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到时候,在魅力之争上面,自己就能够稳稳的把林行给压制下去了。

    想到这里,孔雀心情顿时变得无比畅快起来。

    她看着有些坐立不安坐在桌子面前的小丫头,笑眯眯的招了招手说道:“徒弟过来,师父今晚上教你修炼。”

    茅屋中。

    林行坐在桌子面前,伸出手点燃桌子上面的油灯。

    朝着外面感受了一下,见小舟盘膝坐在地上后,林行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因为对他而言,小舟只要不去孔雀那阁楼里面,那么一切都还在掌控中。

    精神力缓缓的收了回来,林行随手一握,手中一本古朴的书籍就出现。

    靠在椅子上面,林行翻开手中的书籍看了起来。

    至于那个小家伙,林行则好似直接无视掉了一样。

    这也导致小家伙进入房间里面后,情绪就变得无比紧张了起来。

    虽然说之前苏醒过来后,他的自信心就变强了。

    但是那只是一时的错觉造成的而已。

    这两天渐渐的冷静下来后,他虽然信心有所增强,但是并没有增强多少。

    现在的他,独自面临林行的时候,总感觉自己是一只小白兔。

    而林行,则是张开着嘴巴,准备把自己一口吃掉的狮子。

    渐渐的,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小家伙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起来。

    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

    整个人看上去,就宛若才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啪!

    林行轻轻的把手中书籍放在桌子上面,弄出来的声音很是细小,但是在这寂静无比的房间里面却是无比的清晰。

    那因为紧张变得有些神志不清的小家伙打了一个激灵,瞬间就回过神来了。

    他看着林行的眼中,满是恐惧,就宛若看到了大恐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