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支探险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长辈的架势(求订阅!)
    司徒伯山老眼紧盯着韩渡,生怕韩渡突然又反悔。

    韩渡微笑看着他,继续说:“但是也要注意自身安全,能进去就进去,万一太危险就暂时退出,以后再想办法,还有,您老就不要去了,我一个人进去就行。”

    韩渡这样说,其实跟没答应是一样的,还把司徒伯山排除在外,让他暗暗惊讶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城府,说起话来滴水不漏。

    “韩渡小友,您可不能在我面前耍滑头。”司徒伯山掏出身上的雪茄盒打开,自己含在嘴里一根,然后把雪茄盒递到韩渡面前,“来一根,我知道你抽烟。”

    当着司徒玉凤的面,韩渡不自觉看了眼她,因为在一个女人面前抽烟好像有些不妥。

    司徒玉凤也果然是略有不悦地瞥了一眼韩渡。

    韩渡讪讪一笑,手掌还是伸向了雪茄盒,长这么大,还没有抽过雪茄。

    韩渡咬住雪茄,刚想掏出自己的打火机点烟,对面司徒伯山立即用一款1941复刻版的Zippo打火机给他点着了。

    这是一款售价三千多元的奢侈打火机,是司徒玉凤的父亲特地孝敬给司徒伯山的。

    “司徒爷爷,您不用这样对我,我又没有说不接受您的聘请。”韩渡吸了一口雪茄,吐出大团烟雾,口感还不错。

    司徒伯山老脸笑开了花:“我就知道韩渡小友一定会替我进去找回我三名属下的遗骨,那明天就动身如何?我所有设备都准备齐全了。”

    “可以吧,我明天刚好有空。”

    韩渡吸着雪茄,忽然有一种中计的感觉,老辣的司徒伯山一根雪茄奉上,还亲自点烟,让韩渡有一种吃人嘴短的感觉。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有些看似难办的事情,有时候只需轻轻拨弄一下就能促成。

    “那行,明天一早我让玉凤开车来接您。”

    司徒伯山欣喜不已,这么多年,他找过不少探险队,连韩渡爸妈他曾经也找过,但当时蓝天探险队里的其他队员不同意,韩渡爸妈也就没答应此事。

    本来韩渡爸妈有意向,因为可以赚到一笔酬劳,当时司徒伯山提出的酬金只有十万。

    司徒伯山见谈定此事,喜不自胜,一边的司徒玉凤则是一脸鄙视地看着韩渡,心里何尝不明白韩渡是被一根雪茄打败,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早就能预见这样的结果,她爷爷是谁,论纵横捭阖的手腕,韩渡怎么可能是她爷爷的对手。

    毕竟还是太年轻啊。

    “来来来,韩渡小友,我敬您一杯,不提今晚商议的事,单就我第一眼见您的感觉,您很对我的脾气,是我喜欢的那种年轻人。”

    司徒伯山端起自己的空酒杯,连连催促司徒玉凤给自己满上。

    司徒玉凤拿起茅台,给自己爷爷的酒杯里倒满酒,又去给韩渡满上,转身离开的时候,她悄悄伸出两根白净的手指,狠狠在韩渡背上掐了一下,痛得韩渡猛地叫了一声。

    听见动静的司徒伯山惊讶道:“韩渡小友,您怎么了?”

    韩渡看向不动声色回到自己座位的司徒玉凤,尬笑说道:“没,没事,我突然抽筋了一下,现在好了。”

    司徒伯山的眼睛何等厉害,当即察觉到事情与自己的孙女有关,他本来还以为自己的宝贝孙女只是为了给自己介绍一个探险人,此刻看来,她还有自己的私心。

    这鬼丫头,藏得够深的,几次在我面前推荐这个韩渡,还以为她是真有孝心替我完成心中遗愿,原来是想顺道把心上人介绍给我认识。

    司徒伯山心中已经了然,但其实司徒玉凤也的确希望韩渡能完成爷爷的遗愿,关键是此前她并不知道需要韩渡深入七河平原湿地里的迷雾之地。

    “呵呵,韩渡小友,我这孙女辣得很,你多担待点,回头我好好批评她。”

    司徒伯山语态一变,早知道韩渡和自己孙女有暧昧关系,他还用得着您来您去吗?

    其实他这个做爷爷的也在为孙女的终身大事操心,韩渡又是他看得上眼的年轻人,自然乐意撮合他们。

    可他也明白想要司徒玉凤的父母接受韩渡有点困难。

    不久前他就听说孙女因为对象问题和自己的父亲闹翻,当时是因为司徒玉凤向父亲介绍了一个自己中意的人,但她父亲了解完,当场发火,差点还打了她。

    连曾经见过韩渡的司徒玉凤的母亲,得知女儿心上人的身世与职业后也坚决反对。

    当时司徒伯山还不知道孙女中意的人是谁,如今看来,孙女中意的,引起父母坚决反对的,就是眼前的韩渡无疑。

    司徒伯山才知道自己孙女今晚的心思,是想先让自己这个爷爷认识并且接受韩渡,再一步步让母亲、父亲都接受,可谓是用心良苦。

    “司徒爷爷哪里的话,司徒警官人美心善,刚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韩渡和司徒伯山碰杯,一饮而尽,没有提及被掐之事。

    “呵呵,开玩笑就好,既然事情已经谈妥,我这把老骨头就先走了,太晚睡熬不住。”

    司徒伯山起身要走,再无之前的客气恭敬。

    在他心里,韩渡想要和自己孙女在一起,以后少不了过他这一关,早知道这件事,他一开始就不会那样央求恭维韩渡。

    小样的,刚才还在我面前耍滑头。司徒伯山要走了还心里暗暗不爽。

    韩渡自是已经察觉到司徒伯山对自己态度的转变,突然也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司徒玉凤这是在安排他见家里人啊,现在人家也是察觉,并已经摆出长辈的架势。

    作为司徒玉凤的爷爷,又是很有社会地位的退休高官,刚才在韩渡面前一直过分客气恭敬,韩渡知道他肯定不爽到了顶点,可是他并没有在司徒伯山面前摆谱,更没有刻意迫使司徒伯山在自己面前低他一头啊。

    这锅他不背。

    司徒伯山走后,包间里只剩下韩渡和司徒玉凤,两人枯坐,最后韩渡拿起筷子说:“司徒警官,吃菜吧,你刚才下去一趟,肯定还没有吃好。”

    司徒玉凤忽然就默默红了脸,刚才她爷爷的态度,显然已经清楚她今晚是在让心上人和家里的长辈接触,韩渡自然也已经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