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哥哥万万岁 > 223、多少岁月轻描淡写
    李想和周妮聊了一会儿后,两人一起离开,准备外出参加宣传活动。

    车里,李想拿出手机,在《乐府》音源网站上找到了周兴达的音乐专辑《到此为止》,这张专辑的主打歌就是同名歌曲《到此为止》,在暑假的时候和李想的《阳光总在风雨后》有过一段关于《乐府》top100榜首的争夺。

    “耳机要吗?”

    周妮送来一副黑色的耳机,李想接过,说了声谢谢,然后插在手机上,开始试听周兴达的这张筹备两年的全新音乐专辑。

    《到此为止》这张专辑的风格是摇滚,周兴达在12首歌中充分展现了自己高亢雄浑的嗓音、蓬勃的激情。不得不承认,周兴达的唱功,特别是在高音方面,是李想现在所不具备的。

    他听完第四首歌后,点击停止播放,继续在《乐府》音源网站上搜索董三碧的新专辑《三年之期》,可是没有。

    他想了想,打开一个叫“如新”的音乐app,在里面找到了《三年之期》,花了30元购买后,再次戴上耳机,点击播放。

    华夏的音源网站有好多,但是占据市场份额大头的有乐府,有如新。

    李想的《我的理想》是在《乐府》上发售,周兴达也一样,而董三碧选择的是《如新》。

    《乐府》是一个统称,旗下有音源网站,有榜单网站,有周边商店等等。

    它的榜单排名是全华夏最权威的,但是在音源发售上,它并没有做到一家独大,而是三足鼎立,之外再分布着一些小网站。

    蜜芽娱乐长期和《乐府》音源网站合作,所以自然而然,李想的专辑在其上发售。

    周兴达所在的吉美也长期与《乐府》合作,而董三碧所在的音皇则是长期和《如新》合作。

    汽车在城市里兜兜转转,李想戴着耳机,听着董三碧的歌声:“董三碧的音乐风格和我的真像啊。”

    李想情不自禁低语,董三碧的音乐风格和他实在是像。

    坐在旁边座位上的周妮闻言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在她看来,董三碧不仅和李想的音乐风格像,而且两人的出道经历也很像,甚至连唱功都很像。

    李想从《今日之星》出道,董三碧从《天籁之曲》出道;李想靠的原创成名,董三碧靠的也是原创成名;李想的唱功不算差,但绝不算好,董三碧的唱功不算好,但也不算差;李想18岁,董三碧21岁出道,今年24岁,都处在歌手的黄金年龄段,也是创作的灵感爆发期;李想长的很俊美,董三碧正好这种类型……

    从许多方面看,两人都很像。

    以前李想还在参加《今日之星》时,媒体歌迷喜欢把他和赵启然、郑与时比较。后来《今日之星》结束后,李想的名气没有随着节目的结束而回落,反而立刻来了一波强有力的提升,这时大家的注意力随之转变,开始把他和出道三年、如日中天的董三碧比较。

    大家把两人放一起比较,一方面是因为李想的名气直追董三碧,更大的原因是他俩太像了。

    太像的两人,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大家总喜欢比个高低强弱出来,而且喜欢捕风捉影。

    昨晚的“微博之夜”上,李想和董三碧都有参加,两人第一次同框出现,但是有心人发现,他们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有媒体仿佛抓到了爆点,立刻大张旗鼓地报道说两人相互看不顺眼,关系不佳,而且交恶。

    娱乐圈是名利场,涉及到名与利,是非恩怨就多。一般这种明星交恶的新闻,一出来就会被扑灭,经纪公司会第一时间澄清,但是奇怪的是,不管是蜜芽娱乐,还是音皇娱乐,两方都没有任何动静,任由大家猜来猜去,猜的越来越离谱,只在绯闻无厘头地扯到两人有过感情纠葛时,才出面小小地澄清,然后继续坐山观虎斗。

    ——

    《向往的生活》,蘑菇屋。

    今天来了6位客人,主厨的许加一个人负责了他们的午饭和晚饭,实在累坏了。

    一回到卧室,听到工作人员提示摄像头已经关闭的话后,他立刻不再强打精神,缓缓地倒在床上,深深地呼了口气,满脸的疲惫。

    稍稍放松精神后,忽然想到女儿,吓得立刻坐起身来,但是旋即又倒下,因为这个时间点女儿早睡了。

    竟然把女儿忙忘了。许加懊恼地低语,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起床蹑手蹑脚地出门,穿过二楼的走廊,喧闹了一天的蘑菇屋此刻无比的安静,屋外有顽强的小虫子在咿呀咿呀。他悄声来到二楼角落里的房间,轻轻敲了敲门,里面响起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谁?”

    “是我,小周,我许加。”

    门被打开,许加的生活助理小周出现在门口,睡眼惺忪地问:“许老师?”

    “对,是我,悠悠睡了吗?”

    “已经睡了好一会儿了,你要看看吗?”

    “方便吗?”

    “没关系的。”

    许加悄声走进屋里,看到小周要开房间里的灯,连忙说:“不要开灯,悠悠睡眠浅,会惊醒的。”

    许加来到女儿的小床边。为了尽量减小动静,他没有坐在床沿,就这么蹲在地上,屋里黑漆漆的,看不清女儿的样子。

    他起身来到窗边,拉开窗帘一条缝,只见窗外是一弯弦月,明亮高挂,清辉轻洒。他伸手想要拉开窗帘,但是只拉开了一点点,忽然停住,想了想,还是重新拉上,严严实实。

    他女儿胆子小,3岁的时候被窗外停飞的鸟惊吓过,后来杯弓蛇影,窗外的树枝、飘过的树叶……但凡有点动静,都会吓到她,以至于不得不一到晚上就拉上窗帘。

    他把窗帘拉严实后,重新轻轻来到床边,蹲在床头,黑暗中温柔地看向睡着的女儿,但是一团模糊,只能看到大概的影子。

    他在身上摸了摸,没有带手机,放床上了,但是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

    他不抽烟,打火机是白天做饭时用的。点燃打火机,微微举起来,借着火光看清了悠悠的样子。小家伙睡的正香呢,脸蛋红扑扑的。

    他安静地仔细打量,发现女儿的婴儿肥不那么明显了,脸蛋有些削瘦。

    他怜惜地用手给她笼了笼额前的刘海,往常没注意,悠悠的头发都这么长了,该给她剪头发了。

    女儿的头发是他亲自剪的,除了头发,还有很多很多都是他亲力亲为。为了给女儿完整的家的温暖,他几乎什么都学,把原本是母亲负责的那部分都承包了,并且竭尽全力做到更好,比如做饭。

    他看着女儿发呆,眼神如窗外的月光般柔软。直到手指头越来越烫,打火机点燃太久了,他才惊醒,侧头看了看小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这个小家伙还真有点可爱。

    他熄灭火光,起身和小周挥了挥手,悄声出门离开。

    回到卧室,他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刚过12点。他想到女儿的婴儿肥,想到那削瘦的脸颊,心中一阵酸痛,怎么也睡不着。

    找出耳机,插在手机上,点开李想的新专辑《我的理想》,从里面径自找到了《年华似水》。

    当初在他眼前第一次弹唱的歌曲,如今终于正式发行了。他特别喜欢这首歌,因为唱出了他的经历,唱到了他的心坎里。当初第一次在蘑菇屋里听李想弹唱,一遍他就记住了词曲,往后的日子里,他经常一个人自弹自唱。

    ??谁让瞬间像永远??

    ??谁让未来像从前??

    ??视而不见别的美??

    ??生命的画面停在你的脸??

    ??不曾迷得那么醉??

    ??不曾寻得那么累??

    ??如果这爱是误会??

    ??今生别的事我不想再了解??

    寂静的夜里,耳边响着淡淡的有些忧愁的歌声,许加听的思绪乱飞,想到第一次走进中央戏剧学院的意气风发,想到第一次登上话剧舞台的激动难言,想到第一次和前妻约会的羞涩甜蜜……

    这些美好的景象在脑海里如电影画面一般一闪而过,很快一副副刺痛心脏的画面浮现:她手机里那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她撒谎时那无辜的可爱模样,她周旋于两端令人赞叹的天才表演,她控诉时反客为主的声泪俱下,她摔门而出的狠辣决绝和一去不复返……

    她新买了长裙,她精心化了妆,她眼睛里泛着光,她哼着歌儿,她雀跃着出了门,她没有去出差,她没有去赴闺蜜约,她没有去工作,她没有去接女儿,她撒了谎,她的谎言越来越拙劣,她已无心应付,她沉迷另一段疑似爱情中无法自拔,她没注意身后笨拙跟踪的他,她根本没有回头,看三眼?两眼?哪怕一眼!她已经控制不住情感外露,她这副模样像极了当年校园里的她……

    他看着她松开了他的手,他看着她一点点偏移了方向,他看着她在十字路口决然地左转,他伸手想拉住她,她甩开了他的手,他看着她跨上台阶,他看着她头也不回,他看着她……噢,已经看不到她。

    他停留在原地,他以前牵着她的手的手,此刻握着一只小小的嫩嫩的小手,小手的那端是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小人儿。她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她温柔地喊了他一声爸爸。他捂着她的耳朵,他抱着她在怀里,他挡着她的视线,他隔绝了铺天盖地而来的恶意嘲笑……

    眼睛酸涩难忍,在歌声里,许加这一晚彻底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