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网址小说 > 一剑动神州 > 第九十一章 祸起萧墙(6000字,含前一章修改的后半段)
    大周朝自建立以来,历经三世六十余载,这其中,太祖皇帝皇甫元就执政四十余年。

    太祖驾崩后,大周又经历了一个只有五六年的短命年号“天文”,当今圣上皇甫安民登基之后,遂将国号改为天武。

    天武六年时,皇甫安民迁都玉安城,如今,已是天武十九年。

    其实,在天武帝登基之前,对于玉安城的建设,天文帝在位时便已开始,这是太祖在位时便有的想法,只是那个时候天下初定,百废待兴,老皇帝虽有想法,却无法着手去做。天武帝当初一力主张迁都于此,天子守国门,也算是秉承父兄遗志。

    高耸厚实的城墙,宽阔整齐的街道,茶楼里,酒肆间,随处可见那些执掌天下中枢之人的身影,是以坊间有个充满趣味的说法:玉安有三大,官大、风大、女子屁股大。

    这是一座充满诱惑的大都城,无数十年寒窗无人问的落魄书生,可能因为几篇文章而一朝成名,从而拥有在此指点天下的资格。

    当然,名落孙山者更多,而那些一朝功成名就之人,也不一定全部能在此地风生水起,只有陷入权利漩涡之后,方知庙堂之高,面对盘根错节的林立山头,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深渊。

    皇甫烨自幼便生活在这样的氛围当中,对此也早已习惯。

    初冬的风吹过湖面,涟漪阵阵,皇甫烨站在王府后花园的湖心亭中,看着湖中锦里翻腾的景象,一站就是一个时辰。

    旁人只道他是个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他有时候也会以为自己就是个书呆子,然则,在他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可以争一争。

    原本他是不想争的,做个有钱有势的逍遥王爷其实挺好,但自从上次微服游历之后,他便改变了这个想法。内心的那个呼唤似乎越来越强,而他也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游历途中遇到的几次刺杀,让他明白了自己注定无法像普通人那样,就算他不争,也会有人在背后推着他去争夺那张龙椅。

    况且,他也并不是不想争。

    纷乱的思绪被一阵呼喊声打断,皇甫烨微转过身,就看见管家刘能在岸上向自己招手,他知道,若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刘总管是绝不会打扰他的。

    皇甫烨顺着浮桥走到岸边,刘能用尖锐而恭敬的嗓音禀报道:“王爷,春风楼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人要见王爷,那人报的是叶公子的名号。”

    皇甫烨淡淡一笑,起初自己以“叶非凡”这个名字在外游历了一年多的时间,结识了不少朋友,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各式各样,五花八门。

    这其中有满腹经纶的书生,有桀骜不驯的纨绔,有家境殷实的富商,有持刀佩剑的武人,也有姿色绝美的青楼名妓……每当临别之际,他都会告诉那些人自己在京城有一处春风楼的生意。

    因此,在他回到玉安城以后,有许多游历时结交的朋友来找过自己,不过基本都是商人或者进京赶考的书生,而皇甫烨也都是以叶非凡的身份一一招待,对于那些颇有才学的仕子,他总会赠些钱财,或者在不伤对方颜面的情况下是给与各种帮助。

    向管家问清了来人姓名之后,皇甫烨所有所思,口中呢喃道:“秦轩……秦轩……”继而问道:“刘管家,除了秦轩之外,还有其他人么?”

    “有,据说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女。”

    皇甫烨想了想,“嗯,知道了,马车安排好了吗?”

    刘总管点了点头,对于这些来到春风楼蹭吃蹭喝的人,他其实打心眼里看不起,但自家主子每次都会亲自去见,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习惯。

    生在玉安城的人,少有不知道春风楼的,这是一家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销金窟,其中包括酒楼、茶道楼、棋艺楼、胭脂楼等等,占据了京城十里街的半边铺面,因此又有“十里春风楼”的说法。

    秦轩和蓝诗怀抵达玉安城后,自然很容易就找到了十里街,秦轩立时就被春风楼的宏大规模吓了一跳,视野所及,是一栋栋风格一致却形态各异的飞檐古楼,廊下红灯高挂,连成一线,一眼望不到尽头。

    迎来送往的客人,不是身份显赫的达官显贵,就是腰缠万贯的富商巨贾,一般人,想必连进入的底气都没有。

    强自镇定的走进春风楼旗下的酒楼,酒楼的伙计倒是彬彬有礼极为客气。这一路上,两人几乎没做多少停留,纵然骑着能日行三千里的大黄鹰,也是足足用了五天的时间。两人这些天都没能好好吃上一顿饭,是以秦轩点了一大桌子酒菜,然而酒足饭饱之后,一问价格却顿时傻了眼。

    一桌酒菜竟要八十六两银子,秦轩现在浑身上下也就五十两不到,根本付不起饭钱。

    酒楼伙计一看秦轩的表情和窘态,哪里还不知道这是遇上吃霸王餐的了,正欲翻脸,秦轩却在此时报出了叶非凡的名字。

    其实,皇甫烨开办春风楼,却从未参与经营,京城里也是鲜有人知,就连在这里混饭吃的掌柜伙计也不知道。春风楼明面上的掌舵人,是一个名叫风若云的女子。

    风若云在几个月前就招呼了楼中所有的伙计和掌柜,只要有客人报出叶非凡这个名字,那就是她的朋友,务必小心招待,及时通报。

    是以伙计一听秦轩的话,立马没了脾气,赶忙赔上一个笑脸,又将二人客客气气带到一旁的茶楼包厢等候,还叫了一个年轻的煮茶少女,为二人斟茶。

    如此这般等候了半个时辰,秦轩终于见到了曾在龙尾江相识的富家公子叶非凡。

    临来之际,木临春就说过,叶非凡身份非同一般,但秦轩却并未把这个儒雅书生和皇子联系在一起。

    在秦轩看来,这叶非凡顶多就是某位京城高官家的子弟,但是对方既未言明,他也就装作不知。

    一身锦衣华服的皇甫烨一见秦轩,立刻眉开眼笑,上前热络地打了招呼,秦轩也是一阵客套,寒暄过后,皇甫烨问道:“秦老弟,你那兄弟木临春怎么没与你一同前来?”

    相比于秦轩,皇甫烨对那个身体孱弱青年木临春更加记忆犹新,回到玉安城后也曾私下里查过他的背景,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皇甫烨更是经常想起那个裹在貂裘里的病书生。

    记得当日,木临春曾对天下局势做过一番推论,断言大周皇帝心存一统天下之志,和天奉王朝之间必有一战,而今确实应验,虽然这个消息尚未透露,但皇甫烨却已通过一些渠道得知,这一次,父皇可能要御驾亲征,意欲踏平西北。

    只听秦轩说道:“实不相瞒,叶兄,小弟正是为此事而来……”迎上了皇甫烨询问的目光,秦轩当下将木临春下狱的事情说了一遍。

    “叶兄,我兄弟说,这件事恐怕只有你能帮他,虽然我们交情不算太深,但木头说了,只要您愿意帮忙,日后他一定会涌泉相报。”

    皇甫烨静静地听着,期间并未多言。

    秦轩犹豫了一下,“我兄弟还说……他知道你想要什么,我这里有一封他写给你的信。”

    说完,秦轩从怀中掏出一封火漆封口的信封。

    皇甫烨在听了那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就生出了好奇之心,笑着接过信件,当即顺手拆开,初看之时,有些错愕,继而是若有所思,片刻后,似想通了什么,脸色大变。

    秦轩并没有看过这封信,那天他在龙爪卫的昭狱与木头喝酒喝到最后,对方便将这封信递给了他,显然是早已准备好的。

    此刻看到叶非凡的神色,不禁对信上内容有些好奇,他探了探脑袋,“叶兄?”

    皇甫烨赶忙将信收了起来,像是有些害怕被人看到一样,实际上这个茶楼包厢里此时只有三人,除了和他相对而坐的秦轩,就只有后者身旁那个紫衣少女了,而看秦轩的反应,必然是没有看过这封信的。

    定了定心神,皇甫烨笑着敷衍了几句,对于信上的内容,却只字不提,又和秦轩聊了许多无关紧要的话题,但总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

    到得最后,秦轩再次将话题转到了救人一事上,而皇甫烨这时像是已经做好了什么决定,他说道:“秦老弟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尽力而为,相信一定可以将木公子救出来的。”

    在得到了这个回复之后,秦轩连忙表示谢意,不过却没有多问什么,他做的一切,都是按照木头当初的吩咐,自兄弟二人认识以来,木头似乎对任何事情都能看的清晰无比,在自己看来非常复杂的问题,一到了木头手里,就变得不再是问题。是以,他虽然猜不透叶非凡的身份,但他却十分相信木头。

    在皇甫烨的安排下,秦轩陪着蓝诗怀在玉安城里玩了两天,住的是春风楼的客栈,吃的是春风楼的酒楼。

    当然,这一切自然都不需要秦轩和蓝诗怀花钱,而直到两人离开,也没有再见到叶非凡。

    蓝诗怀当然是希望能在京城多呆些时日,但秦轩却在第三日便带着她离开了,本来就是求人帮忙的,现在还白吃白住,他脸皮再厚,也觉得不好意思。

    就在秦轩和蓝诗怀在玉安城里闲逛的这两日间,皇甫烨则亲自去了龙爪卫都指挥使温流胜的府邸。而促使他做这件事的,正是秦轩带给他的那封信。

    其实,那信上连一个字都没有,那只不过是一幅简单的画,画功似乎也不太好,但却能轻而易举看出内容:一根树枝撑着一顶白色的帽子。

    皇甫烨初看时无法理解,不过他终究是个极其聪明的人,随即便明白了那副画的含义:他自己是大周的王爷,木临春却给他送了一顶白帽子,王爷戴白帽,合起来就是一个“皇”字。

    皇甫烨从一开始是十分震惊,但这两日却冷静了下来,救木临春出狱,于他来说,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如今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赶紧见到那个给他写信的年轻人,当面问他一些问题。

    只是皇甫烨知道,这些事情,急不来。

    傍晚时分,天色渐暗。大周国都玉安城,却正是华灯初上。

    城中有一条笔直宽阔的御道,道路尽头,便是大内皇宫,此刻的宫廷之中,各处殿宇屋檐下的一盏盏大红灯笼依次被点亮,渐渐连成一片片的红,照亮无数个探出的斗拱飞檐,气势恢宏。

    宫内一条御道上,四个身材壮硕的太监抬着一架抬舆,前后左右各有两名打着灯笼的小太监,一行人由东向西缓缓而行。

    坐在抬舆上的那人,也是一名太监,与众不同的是,他身穿一袭大红蟒袍,黑色的帽子下面,是一张年轻冷峻的面容和满头如雪的白发。

    此人名叫宋道夫,是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向东流的义子,也是除向东流外权利最大的一个。

    大周朝自太祖爷在位期间,便废除了丞相制度,这也就意味着天下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皇帝一个人的身上,老皇帝皇甫元是身具雄才大略的江湖武夫,一心想治理好天下,是以即便殚精竭虑也能应付的游刃有余。但是他的子孙们就不一定能做到了,到后来天文帝皇甫城继位,因为身体不好,精力有限,朝廷的诸多事物,有大半都交给了内阁中枢的大臣们。

    慢慢的,以首辅张进临为首的内阁中枢,权利越来越大,直至天武帝皇甫安民登基,为了制衡内阁,便重新启用了被太祖废除的龙爪卫,而且还任用身边的宦官,因此如今的朝廷之中,便形成了内阁、龙爪卫和司礼监三大势力相互制衡、鼎足而立的趋势。

    作为宦官之首的向东流,文武兼备,手中有了权利之后,便大肆提拔亲信,与龙爪卫和内阁不同,他身边的得力干将,都必须要拜他为父。尽管如此,身在皇宫里的太监们,莫不是以此为人生目标,但向东流到现在,也只收了九名义子,而这宋道夫,便是九大义子之首。

    宋道夫坐在抬舆上,以手撑住额头,双眼微闭,迎面而来的几拨宫女和太监,一见宋道夫的队伍,二话不说立刻在道边跪成一片,就算是一些不怎么得宠的后宫妃子们,也会乖乖给他让路,即便是一些得宠的,也不会轻易去招惹这个人。

    以宋道夫为首的一行人来到司礼监外,迎面遇上了一个同样身着大红蟒袍的太监,这人看起来比宋道夫年轻一些,面目清秀,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他看见宋道夫的阵势,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和讥讽。

    如果秦轩此刻在这里,那就一定可以认出,这个年轻的大太监,便是曾经跟在叶非凡身后的那个书童安小六。其实这个名字也不算是假的,在向东流的九大义子中,他确实排行第六,真名叫安德顺。

    待宋道夫的队伍行至近前,安德顺笑着向他打了声招呼,宋道夫这时也睁开了眼睛,轻轻一台右手臂,几个抬舆的太监便即停住,将抬舆轻轻放下,随后一群人便都跪了下去,而在他们跪倒的同时,宋道夫也从抬舆上起身,缓缓走到了安德顺的身前。

    “是义父叫你来的?”

    安德顺笑着点头,“是的。”

    宋道夫没再说话,当先转身走向司礼监大门走去。安德顺则跟在他的身后,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二人进入司礼监后,在一间厅堂里等候,厅堂并不算大,左右两边放了各五把椅子,正上方有一把更大的椅子,宋道夫和安德顺则是乖乖坐到了下方左边的椅子上等候。

    不一会儿,有小太监给两人端来茶水,但二人却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去动那茶水。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一个身着白色蟒袍的中年太监,从侧门走进了厅堂,宋道夫和安德顺一见这人,便同时起身跪倒,额头触地,异口同声道:“孩儿拜见义父。”

    能让宋道夫和安德顺这两位握有实权的大太监同称义父的,自然就是大内宦官之首向东流了。

    向东流自然而然走到上方的那张椅子坐下,才示意两个义子起身,等两人从新坐回位置以后,向东流方才说道:“小六,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在龙尾江我们遇到的那几个江湖中人?”

    安德顺想了想,“义父说的可是秦轩和木临春那帮人?”

    “不错,为父今天叫你们过来,正是为了此事,那个名叫秦轩的年轻人,最近进了玉安城,我已派人盯住了此人,等他出城以后,你们两个就去杀了他。”

    向东流淡淡地说着,就像是在吩咐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一样。

    安德顺和宋道夫同时拱手称是,对于其他的事情,也没再多问,但两人却都明白,这件事,绝不会如此简单。安德顺是见过秦轩的,一般情况下,去杀一个人,只要不是天元境的高手,安德顺一个人也就够了,但向东流却让他们两人一起去做这件事,那这件事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待宋道夫和安德顺领命而去之后,向东流仍然是坐在那里,在回意着昨夜他和郭贵妃在承乾宫的那一番对话。

    郭贵妃是皇甫烨的母妃,是向东流暗地里一手扶植起来的皇贵妃,平日为了避嫌,两人几乎很少见面,是以只在夜深人静之时偶有会面。

    郭贵妃尽管十分漂亮,却早已过了韶华之年,在这佳丽如云的后宫之中,她虽有地位,但能得到的圣宠也越来越少,她也从不去和那些年轻的嫔妃们去争,于她而言,只要自己的儿子以后有出息,那就比什么都强。

    时间退回到昨天夜里,郭贵妃刚刚洗漱完毕,正欲就寝,就听见一阵轻微的响声,寝宫的窗户开了又关,一个黑色的男子身影就出现在她的床边。但郭贵妃并不惊慌,因为这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虽然他只是个太监,但不管怎么说也还算半个男人。

    那人没有说话,退去了身上的衣服上了她的床,双手和舌头在她浑身上下肆意游走,弄了好一阵直到郭贵妃心满意足,那人才停了下来。

    郭贵妃趴在那人的胸膛上,过了一阵才轻声说道:“东流,听王府那边的人说,烨儿今天去了温流胜的府邸,从他的手里保下了一个江湖人,叫木临春,这件事情你怎么看,会不会对烨儿有什么影响?”

    这个胆敢夜入承乾宫,与皇贵妃私通的太监,正是向东流。

    “木临春,我想起来了,此人是王爷在游历途中结识的,颇有头脑,王爷救他,这说明王爷有心招贤纳士,以为己用,我看,这不是什么坏事。”

    “烨儿若真有争储之心,也确实是好事,不过,倘若他真的迈出了这一步,你可要不遗余力的帮他。”

    向东流笑了笑,“这个还用你说嘛,只不过,我现在深得皇上信任,不能堂而皇之摄入党争,只能在暗地里帮他。”

    郭贵妃似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听说,来求助烨儿的那个年轻人,和他长得很像,叫秦什么来着,你可见过这个人么?”

    “叫秦轩,在龙尾江的时候见过,是个年轻人,确实和三皇子有四五分相似,也是个混江湖的。”

    郭贵妃一听这话,立刻从床上坐起身来,她此刻浑身赤裸,饱满的双峰微微抖动,“秦轩?轩……除了长得和烨儿相似,脸上还有其他特征么?”

    向东流有些愕然,他想了想,“嗯,倒是有个明星的特征,那秦轩的额头上,有个青色的印记,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朵小小的青莲。”

    他这话说完,郭贵妃的脸色已然大变,只不过在昏暗的帷幔里,向东流看不清她的面色。

    过了好一阵,郭贵妃才道:“东流,你一定要杀了这个秦轩。”

    向东流一再问其原因,但郭贵妃却并没有说,只是一再强调,一定要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