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97土豪大佬不差钱


    果然,在西门金说了复兴社的事情后,苗松林很感兴趣。

    “你见过柳英,你觉得她是真的年纪小,还是伪装了的老怪物?”

    苗松林问道。

    到了武王、丹王这种境界,可以调整相貌。

    有一些大佬不喜欢苍老的模样,会把自己变年轻。

    比如国医馆总馆长,赵霸天。

    他已经是百岁老人,却把自己容貌调年轻了几十岁,看上去六十出头,看着比他的弟子官理都要显年轻。

    再比如苗松林的老师也是丹王,他就喜欢装成二十多岁的风流公子去调戏小姑娘。

    柳英既然能炼制出七品地丹,说不定她也很可能是个老怪物伪装的。

    “这个——”

    西门金仔细回想了一下和月流萤打交道的画面,最后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

    实在是柳英冒起的太过突然。

    她一露面就搞了几件大事,之后一直扎在国医馆里。

    西门金手里对她的资料少之又少,判断不出来。

    “没事儿,我去复兴社看看就知道了。”

    苗松林擦了擦手,换了一身衣服。

    “苗大师,您一定要小心啊!这次的事情,说不定就是官理他们的阴谋。”

    西门金直接给人上眼药。

    要是苗松林能发难,最好不过。

    到时候他们可以联手来对付柳英,西门金也就多了个帮手来承担谋杀丹圣的风险。

    毕竟官理和成渝两人不好对付,更别提官理还有一个丹王的师父。

    西门金迫切地想把苗松林拉到自己的贼船上来。

    “阴谋?哼,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果然,在听到西门金的“提醒”后,苗松林脸色一沉。

    他回头拿了几个小瓶子塞在衣兜里。

    “这几年我在毒物方面的研究大有收获,他们要是玩阴的,老子就毒死他们!”

    “您有准备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西门金恭送苗松林出门。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角,西门金不断在心里祈祷着。

    快打起来吧!

    最好把事情闹大!

    要是苗松林真的一把毒药撒过去把柳英毒死,豪气商会就不用出面了!那将是最完美的借刀杀人!

    此时,复兴社拍卖会现场,西门金派去的人把盒子交给月流萤。

    “礼物?”

    月流萤轻嗤了一声。

    在被打脸后,豪气商会还会送什么礼物给自己?

    她没动手,肖玉宝剑出鞘,挑开盖子。

    等看到里面西门策血肉模糊的胖脸上快要瞪出来的眼睛后,月流萤站了起来。

    这是死不瞑目啊!

    月流萤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西门策就在她重生的第一天。

    他白胖乐呵,一副弥勒佛的模样,可是追起债来毫不留情。

    那时候的西门策,恐怕怎么都想不到会死在自己人手里。

    不过,月流萤的目的也达到了。她早就想弄死西门策,现在他也算是求死得死了。

    “西门长老有心了!”

    月流萤唇角上扬。

    “这份礼物我收下了。”

    等人走后,月流萤仔细检查了一下西门策的头颅。

    脖子上有中毒的迹象,似乎是蛇毒。

    看来他遭到了突袭,这个让西门策毫无防备的人,应该就是西门金吧!

    那老头不愧是豪气商会的长老,该舍弃时毫不手软,真是个有魄力狠心肠的人!

    “就这么死了……”

    熊豹看着西门策的头,声音中有种淡淡的惆怅。

    从大小姐回归开始,和她作对的人或直接被她弄死,或间接因她而死。

    不知怎的,熊豹心中忽然有种独孤求败的寂寞感。

    “真是个人物。”

    成渝也被西门金的手段给惊着了。

    都是一个姓的族人,西门金就这么把西门策给宰了,这事儿一般人做不出来。

    “他该不是知道你的本事,想缓和一下关系,以后和你联手做生意吧?”

    “三弟,你会跟豪气商会合作吗?”

    成渝的想法比较正常,不过屋里偏偏有一个不太正常的人。

    “她不会。”

    赤烈云煌靠在椅子上,凤眼微微眯着,声音中散发着一丝寒意。

    “西门金也许是想修复关系,也许只是想麻痹你,让你以为这事儿已经翻篇过去了,然后再出其不意地动手。”

    赤烈云煌素来以最大的恶意揣摩人心。

    他在这方面吃过亏上过当,付出过惨痛的教训,自然不希望月流萤栽跟头。

    “没你说的这么恐怖吧!他有这么心思阴沉么?”

    成渝有些不相信。

    “我觉得西海王说的不无道理。”

    这一回,官理站在赤烈云煌这边。

    “总之,三弟你还是要小心些。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可大意!”

    “我知道了。”月流萤点点头。

    她压根儿没打算和豪气商会合作!

    这次同城擂台,豪气商会里子面子都丢了,难道他们真的大肚能容,能把之前的事情放下?

    月流萤表示怀疑。

    至于化干戈为玉帛什么的,还是算了。

    若今天她是弱势的一方,掉脑袋的就不是西门策,而是她月流萤了。

    不过,赤烈云煌和官理的提醒,她还是记了下来。

    防人之心不可无,月流萤打算最近要小心为妙。

    此时楼下,最后一颗七品地丹正在拍卖。

    这是最激烈,竞价最高的一次。

    从豪气商会赶来的大佬们一个比一个喊价更高,这些土豪们丝毫不在意金钱。

    柳媚儿乐得嘴都合不上。

    虽然她猜到会有人从豪气商会转场过来,却没想到来的人这么多,拍卖场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一百八十万金,还有没有人竞价更高的?!”

    柳媚儿的声音激动得带着一些颤音。

    “一百九十万金!”

    “我出两百万!”

    听到楼下的喊价,月流萤笑眯了眼。

    唯美食和金钱不可辜负!

    她心里盘算着,等拿到钱她要买买买,要把重生的憋屈和郁闷全部用花钱的方式发泄出去!

    和月流萤的心情相反的,是武义伯一家人。

    林天宇完美地错过前四颗洗髓元丹。

    他本来寄希望于最后这颗丹药,谁知不知道哪儿来的傻逼们,把丹药炒到了天价。

    “祖父,我们林家能不能崛起,能不能得到战王府,就看这颗药了。”

    林天宇咬牙恳求道,眼中野心勃勃。

    “您不是常说林家的希望在我身上吗?我这次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我会成为武圣,会为林家争脸,会让林家成为霓羽国最顶尖的豪门!”

------题外话------

    明天中午12点本文上架,呼呼,想站在楼顶,唱一曲《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