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网址小说 > 我本大圣 > 第十七章处罚
    “师尊,这猴头顽劣不化,桀骜不驯,内心暴戾,根本没有人的样子。”一大早,李青风就在大殿里向菩提老祖进言。

    “他只是缺了人引导,本性不坏。”菩提老祖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有些气急败坏的二弟子。

    “昨晚上差点将那三个道徒打成残废,若是我再晚去一会儿,多半就出大事了。”李青风一脸凝重的汇报着工作。

    对于道观内的管理工作,李青风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不过眼前的师尊明显对这些事情兴致缺缺。

    “青风,你跟随为师多长时间了?”菩提老祖没有再纠结猴子的问题,反而问了一句和李青风有关的。

    “回师尊,已经三千余载,历时已有三劫。”

    “记性不差,你以规矩成道,却也被自己束缚了起来,现在可能破入养神四重天?”菩提老祖反问这个二弟子。

    “弟子不能!”李青风脸色一暗,对于自己的修为确实没有办法,算起来他李青风算是七个亲传弟子中资质最差的。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李青风不得不坦言,猴子的天赋是数一数二的好,跟其余的人比起来,猴子是菩提老祖入室弟子中天赋最好的。

    因此李青风也是最心忧,如此恐怖的天赋,若是心存青明,谦虚谦逊,对苍天心怀敬畏将会是天下苍生之福,偏生的桀骜不驯的心,天生没有信仰,实在让人心忧不已。

    “我等修道之人最终的目的是追寻大道。”

    “师尊,余以为小师弟,不适合追寻大道。”李青风说道。

    “哦?何以见得?”菩提老祖并不禁止弟子的言谈,对于二弟子所说的话也很感兴趣,难道。

    “小师弟心生桀骜,又是天生地养的生灵,对苍生没有概念,……。”将自己的见解说完,李青风不再言语。

    菩提老祖老神在在的听完了二弟子说完了所有的言论,对于二弟子的见解,菩提老祖不置可否,也没有出言打断。

    “因此为师才说他缺一个引导的人,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然需要引导。”

    “可是他如此心性,未来修道有成必定会给斜月三星洞带来灾祸,就像是现在的那个杨戬。”

    “若是因为人终有一死就什么也不做的等死,明知大道难寻就不去追寻,活在世上又是为了什么?”菩提老祖没有否定二弟子的话,但是对于未来,难道明知未来就什么也不做吗?

    一个上午过后,李青风面色如常的走出大殿,对于猴子的处罚也被传达到了柴房,思过崖面壁一月。

    而那四个被打伤的人却再也没有出现在道观中。

    相对于被打伤之人的处罚,对猴子的处罚就像是毛毛雨一样,跟挠痒痒没有区别。

    从这次事件,大家也都明白了,入室弟子就是入室弟子,跟他们是不一样的,流言蜚语虽然没有消减,不过却从明面上隐藏了起来。

    毕竟谁也不想恶了祖师,到头来别道法也没学成,什么都没学好,反而被逐出师门,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师叔,对你的处罚已经下来了,让你去后山的思过崖面壁一月。”悟明将李青风的处罚传达给猴子。

    “嗯。”猴子点了点头,无声的笑了笑却什么都没说。

    “师叔,我看那这件事对你根本不公平,分明是他们四个先抹黑来的,不过若不是我看着了,说不得也被误导了。”悟明没有要走的意思。

    “那天给我报信的人是你。”正才配药的猴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向这个最早入门的张树。

    “小事而已,我就是看不惯他们欺负人。”悟明笑着摸了摸后脑勺,似乎被发现了感觉很不好意思。

    “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还是谢谢你给我报信,以后不要再来后山柴房了,我身无长物没有什么能给你,而且与我走的近了,你不会被他们接纳。”猴子耷拉着眼皮,不再看坐在对面的张树,继续配着伤药。

    “这……,呵呵。”悟明笑了笑,看了看猴子,看猴子态度十分的果决,不再多说,点了点头转身出了房门。

    “哎,猴子,明天去后山思过崖思过一个月。”小道童从房门进来,正好将吃食带了过来。

    “知道了。”猴子点了点头,接过小道童的吃食,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那个道徒来你这干什么?我记得他好像是你来的第一天就进门的。”小道童看了看门口,刚才进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悟明。

    “谁知道呢。”猴子笑了笑没有回答“哎,今天的包子不错啊。”

    “那是,据说新来的厨子是曾经在皇族膳房做菜的。”小道童一脸神秘的说道,说完还一脸啧舌。

    “明天你青早去给祖师请安,然后就去思过崖就行了,你吃饭的问题我负责。”小道童拍着胸脯说道。

    十来岁的小孩,对于猴子的毅力,小道童十分的佩服,而且入室弟子的吃食本来就需要人负责,别人也都不来负责,就扔给了小道童。

    “多谢师兄了。”猴子作揖,一脸调笑的看着坐在对面拍着胸脯打着包票似乎义薄云天的小道童梧桐。

    “你可别整这一套,按辈分,我竟然要叫你师祖。”小道童撇了撇嘴,根本不买猴子的帐。

    “行了,你赶紧吃吧,我回去给祖师复命了。”小道童摆了摆手,从座椅上跳下来,小大人一般背着手哼着从猴子那里听来的曲往大殿走去。

    猴子无奈的笑了笑,若说最真的人是谁,这整个道观最真的人也许就是这个小道童了,毕竟身为菩提老祖身边的红人,道徒们谁也不敢惹,对于猴子那是从心底佩服。

    见识了许多求道的人,能跪三天的都是少见,何况不吃不喝跪到晕死,当真是真性情。

    看不惯的人他就说,觉得对口的人就一起玩,尽管没心没肺,也无忧无虑。

    最后一天将水缸挑满,将柴房的木柴填满,猴子换上伤药往床榻上一躺,对于悟明这人,猴子没有问他那天没什么来后山。

    悟明也知趣,没有伸手管猴子要什么,当然也没有什么能给他,自然也就无法给。

    “悟明,你去后山柴房了?”

    “嗯。”

    “师兄们都不喜欢那猴头,你倒是趋之若鹜,那天我看你出去了,难道你也参与了?”与他同住的道士皱了皱眉头。

    “若是不让人知道为他做了什么,送了人情,岂不是太过于愚蠢?”悟明笑了笑没有在意,就算猴子知道什么,有这层人情在,总归不是什么坏事,毕竟猴子还是祖师的入室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