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网址小说 > 我本大圣 > 第三百四十七章大乘佛法
    “那我们派多少大军前去合适?”持国天王沉思道。

    “咚……咚……咚”

    李天王的手指在座椅上缓缓的跳动着,敲在扶手上缓缓的响了起来,那一声声的敲座椅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回荡了起来。

    良久,李天王开口道:“二十万吧。”

    “派谁去?”

    “你和广目去吧,去多了也没有什么用,那妖猴的六十万大军战力不可小觑!”李天王说道。

    “增长如何了?”李天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持国天王问道。

    “唉~!还是那个样子,若是无法突破道心的束缚,最终的成就也就这样了,已经废了。”持国天王很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

    虽然增长天王还是太乙金仙的修为,但是已经破了道心了,一身战力发挥不出两三成,已经废了。

    “多去看看吧,毕竟……”李天王没有多言,但是毕竟是老相识了,而起作为他的部下这么多年,他也不能不管

    ……

    “佛祖。”观音大士站在莲台上缓缓的行了一个佛礼,随后看向那坐在硕大莲台上的如来佛祖。

    “金蝉子的路程如何了?”如来缓缓的睁开双眼,他的身形更加的庞大,端坐在莲台宝座上显得宝相庄严,声音庄严肃穆而回荡。

    “阿弥陀佛,已经到了第三世,不过天庭已经有了动作,金蝉子已经两世没有走过流沙河了,而这第三世,如今算算日子,也快到流沙河。”观音大士先是行礼,随后开口说道。

    “这也是他的劫难,我们干涉不了,能过得去则过得去,过不去,那大乘佛法也不过是空谈罢了,他无法证明自己的佛理,那就不是佛理。”如来缓声道。

    “佛祖,弟子得到消息,那花果山的美猴王率领了六十万大军要攻打南天门。”距离观音大士不远的一尊身着金袍头戴行者发箍的佛陀开口道。

    “花果山美猴王?那天地之间的异数吗?”如来缓缓的掐了掐手指,似乎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数了清楚,对于猴子的来历也知道一样。

    “弟子觉得是否要我们前去相助?”那金身佛陀问道。

    “不必了,降龙,当年我等远走西天界,天庭对于我们而言终究是一个不可言的地方,灵山的灵源足够,不需要去争夺。”如来佛祖缓缓的摇了摇头。

    如来佛祖知道降龙罗汉想的是什么,大多数的佛陀也是如此想的,爆发战争必然会有灵源的残留,他们也想反一杯羹,但是如今灵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更何况他们是曾经神系出走的一部分,在这贫瘠的西天界落脚,对于天庭,他们不好参与其中,这是早就有协议的。

    “当务之急是找回金蝉子带走的灵种,诸位,那是重中之重的事。”如来佛祖叹息了一声。

    “阿弥陀佛,我等明白。”

    ……

    “施主,拦住贫僧所为何事?”一个身材高大修长,身着带着补丁的僧袍的和尚行了佛礼,看向拦住他的大汉说道。

    “大师,这八百里流沙河,你不能过去。”那虬髯的大汉一身破烂的半盔甲的衣服,胡子和头发皆是赤红色,手中拿着一杆月牙禅杖,向着那和尚行了一礼说道。

    “施主是这八百里流沙河的主人?”那僧人微微的抬头,斗笠下是一张黝黑的脸,不过脖子和手确是如玉,似乎风吹日晒的痕迹在他的身上分外的明显。

    “是。”那赤色胡须的大汉缓缓的点了点头,指了指脖子上的两个小骷髅说道”大师,这是你前两世的头骨,都是我吃的。”

    而听到那赤胡子的大汉这么说,那背着箱子,牵着马匹的僧人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只是微笑的看着那大汉。

    “你不怕?”大汉有些诧异,手中的月牙禅杖猛的挥了起来,劲风如刀,而那月牙禅杖在距离僧人脖子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僧人自始至终也没有丝毫的胆怯,只是安静的站在哪里,静静的看着大汉。

    “我在你的眼中看不到杀意,也感觉不到施主的杀气,不过人终有一死,这世事无常,也许下一刻我就会死在施主的禅杖下,不过能让施主饱餐一顿,贫僧也算做了一件善事。”

    那僧人微微的笑了笑,将头顶上被劲风吹掉的斗笠捡了起来,缓缓的戴在头顶上。

    “大师修的是哪家的佛法?”大汉沉默了,缓缓的将月牙禅杖收了回来,看向那僧人问道。

    “大成佛法。”僧人双手合十,微微的点了点头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何为大乘佛法?”这是大汉第三次问僧人了,前两次他都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他希望这一次能够得到答案。

    “普渡苍生。”僧人似乎也在想大乘佛法是什么,不过不许多想,这个想法就像是印在他的脑海中一般。

    “如何普渡?”大汉紧接着问道。

    “这我也不知,所以贫僧要去灵山取回那大乘佛法。”僧人微微的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二十年来他修的都是小乘佛法,直到有一天,他站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这世间有一种大乘佛法能够普渡众生。

    所以他想要去看看那大乘佛法是不是真的和他说的那样能够普渡众生,而他告诉他,想要修大乘佛法就去灵山,哪里有他记录的大乘佛法的经卷。

    所以僧人没有了什么疑问,踏上了去往西天界灵山的路。也不是他自己告诉他要去的,只是他觉得该去,该去看看他自己留给他的大乘佛法到底是不是真的能够普渡众生。

    “大师,我想要与你同行。”那赤胡赤发赤眉的大汉双手合十,将手中的月牙禅杖房子啊身旁说道。

    “那便走吧。”僧人踏上流沙河上的船,这并不是普通的船,是那大汉带来的,八百里流沙河尽是弱水,鹅毛不浮,沾边就沉,他肉体凡胎过不的。

    ……

    “大师,大乘佛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跟在僧人身旁的大汉头发和胡子都变成了黑色,月牙禅杖挑着扁担问道。

    “大概需要到灵山才知道吧。”僧人总是带着微笑,所有的事都是一样,似乎就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