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网址小说 > 我本大圣 > 第三百三十九章搭个台子唱戏
    “此番大会,就是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我们要和天庭宣战了!”猴子语出惊人,一声落下就像是一枚炮弹落入平静的湖面中。

    那已经不是打破平静了,而是炸了,整个湖水都炸上了天!

    “宣战,我们花果山要和天庭宣战?”

    “大王没错话?要和天庭正式宣战,难道是大王要竖起大旗了?”

    “这怎么突然之间就要宣战了呢,我们花果山的发展正在蒸蒸日上,现在宣战是不是太快了点。”

    “快什么快,也该和天庭宣战了,大不了就是死而已,我们被天庭压迫这这么久,也该反抗了!”

    “对啊,我觉得这是好事啊,大王既然发话了,那我愿意当马前卒!”

    “……”

    ……

    花果山的老人们都早就接到了消息,猴子告诉的,就算是猴子不告诉,猴子也是通过李林翰和吴文清说出去的。

    所以大部分的老人也都沉默着,少数比较激进直接就放话,干就完了,打就是了!

    猴王殿很大,容纳上万个妖怪不成问题,这上千的大妖们聚集起来本来还显得有些空旷,但是这一吵起来,简直就像是炸了锅一样,瞬间变成了菜市场。

    “军师,用不用……?”吴文清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看了一眼坐在首座上的猴子,看到猴子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心中不踏实啊,同时也想让场面安静下来。

    “不用,大王就是为了让给他们吵起来,开朝会总不能那么压抑,你说是不?”李林翰抿嘴笑了笑,将一旁的茶水端了起来,抿了抿。

    “嗯。”吴文清点了点头,他们坐着的一批中的人,而且是距离猴子的位置比较近的地方,他们二人是猴子的左右手自然离猴子的距离近,也坐着。

    吴文清的气度也够,城府之类的也没问题,只是凡是都喜欢先看看猴子再问问李林翰,之后再决断。

    但是并不是吴文清没有决断的能力,只是他作为丞相,独自的时候自然可以决断,但是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凡事还是想先问问李林翰。

    他的气度也是跟着李林翰学出来的。

    大殿的声音渐渐的小了起来,似乎是觉得吵吵的太过火了,而他们的王还坐在那里看戏呢,所以许多的大妖都回过神来,毕竟都是读过书的知识分子。

    “都讨论完了?”猴子看着大殿中的局势渐渐的安稳了下来,咧嘴笑了笑说道。

    “既然都不说话那就是没有意见,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三日后整军,我们将出花果山!”猴子缓缓的站起身来。

    “大王,臣有本奏!”

    “有话就说。”猴子一看这也是花果山的三把手行列的文臣,似乎是吴文清带出来的第一批的学生中的那个,那个叫形岭的。

    “臣觉得,大王如果是要检验兵马,完全可以打这一场仗,但是如果大王是想要和天庭全面的开战,臣恳请大王三思!”形岭赶忙行礼。

    形岭是花果山三品的文臣,乃是六部中兵部左侍郎。

    “你师傅没有告诉你?”猴子眨了眨眼睛,砸吧砸吧了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看向形岭问道。

    “正因为吴丞相对臣三令五申,臣分析其中的利弊才更明白其中的厉害,就算是大王想打,那也该三思而后行。”

    “不用多说了,这一仗本王势在必得!”猴子打断了形岭的进言,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而形岭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随后行礼返回了他原来的位置,而他前方的兵部尚书却纹丝不动,就算形岭回来,也没有什么动作。

    其余的想要说话的众臣们,也全都识趣的没有说话,任谁都看出来猴子心情已经不好了,谁还敢去触霉头啊。

    那些个金仙大妖就更不会了,他崇拜的是武力,猴子一人横压那些妖族大圣的事早就传回了花果山,一个两个的兴奋还来不及,哪有出言触碰的。

    而且随着花果山悟者躲了起来,悟者妖修和修者妖修明显分成了两个派系,谁也看不上谁。

    当然这是所有朝廷的通病,文人看不上武夫,武夫看不上文人历朝历代都这样,就算是天庭也一样。

    “那就散会吧,都回去准备吧,一应调令回传达到你们的手中,军师丞相还有三十二位大将军留下!”

    “散会——!”

    ……

    “你怎么没敢说话啊?你不是说一定要劝谏大王三思而后行吗?”

    “我敢吗?大王明显被形侍郎气到了,我再说话,我可没有丞相师傅作保,到时候说话的时候就是我卷铺盖滚蛋的时候!”

    “哎哎,大王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不用再掺和了,听调令就是。”

    “要我说啊,打也可以打,当年就能全歼青云部,现在我花果山八十万大军,杀上天庭也不成问题,你们这帮子腐儒就是会顾及这个顾及那个的!”

    ……

    说话的不少,散会出来的不管是武将还是文臣都三三两两的聚集起来说起了悄悄话,不过都离形岭远了点,他周围四五米都没人。

    形岭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看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的兵部尚书,快步的走了上去道“尚书大人,我……”

    “形岭,你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儿,大王明显已经决定了,你就这么想当出头鸟?你自己想想吧!”说着兵部尚书扔下这句话就快步的离开了。

    而形岭也只是抿嘴笑了笑,倒是没有在意,想起他师傅吴文清和他说的话,他面色重新回复平静,面无表情的往外走。

    “形岭啊,大会的时候,若是大王问起还有意义没有,你要出声质疑,懂吗?”

    “师傅,不能质疑啊,徒儿倒是没事儿,万一大王迁怒于你。”

    “没事儿,这就是大王吩咐的,搭个戏台子唱戏而已……。”

    ……

    “大人,既然那形侍郎都得罪了大王,大人你又何必指点他?”

    “你懂什么,形岭是丞相的人,那就是大王的人,你真以为就这么表面?那都是做给你们看的,你看看有哪个敢说话了?”兵部侍郎说道。

    “大王只是嫌麻烦,也就借着手敲打了罢了,没有大王,这花果山就是无根的浮萍,任凭他们吵的多凶,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