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网址小说 > 我本大圣 > 第二百七十七章太阴星君(三更)
    “杨婵呢?”猴子没在花果山上察觉到杨婵的气息,不由得问道。

    “三圣母已经离开花果山了,就在大王前去东海海岸的时候。”

    “三圣母?”猴子惊异道。

    “呢,是三圣母让我们这么称呼她的。”吴文清点了点头说道。

    猴子叹了一口气,终究是没有阻止到杨婵前去广寒宫,那里掺和的事儿可就多了,说不好得陷进去,不过想到杨戬,猴子又不担心了,杨戬毕竟是杨婵二哥,不会眼睁睁不管。

    ……

    “原来是三圣母到了,快请进。”广寒宫中的一位嫦娥仙子看到杨婵步入广寒宫,脸上明显带着笑容。

    她们都认识杨婵,

    “是红裳姐姐啊。”杨婵正好走进广寒宫的大门,看到那仙子一时间巧笑嫣然。

    不说猴子,就算是别人进了也会惊掉了下巴,早就以面冷如寒霜闻名的杨婵竟然能笑的这么的好看,而且那样子哪还有半分高冷的成分。

    “三圣母你怎么有时间来广寒宫啊。”红裳仙子喜眉笑眼的问道。

    “我来看看师傅和广寒宫的众位姐姐。”杨婵缓步进入广寒宫。

    “那正好,星君正好没在修行,快去吧,姐姐就不陪你去了。”红裳仙子将杨婵引入宫中。

    “姐姐有事儿就去忙,这广寒宫我也熟悉,不会迷路。”杨婵抿嘴笑了笑说道。

    广寒宫整体建造在太阴星上,通体以银白色为主,太阴星就是银白色为主,除了广寒宫外,太阴星上的建筑就寥寥无几了,不过广寒宫建造的宏伟壮阔。

    不仅仅是占地面积广,同时建造的也十分的典雅,确实符合仙境之称,居住在广寒宫的仙子不计其数,天庭大多数的仙子都喜欢住在广寒宫。

    现如今就连杨婵也不知道广寒宫中有多少仙子,广寒宫更是细分了很多的庭院,其中的职能也不尽相同,多是为了给这些仙子打发时间所用。

    走进广寒宫,杨婵心头顿时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她是真的拜了太阴星君为师,而他二哥死活也没有拜。

    很多时候她也是在广寒宫,在广寒宫比在金霞洞的时间还多。

    走进太阴星君大殿,杨婵看到了她的师傅太阴星君,尽管已经很熟悉,但是不得不说太阴星君的都是一位无可挑剔的人。

    容貌,气质,修为,……等,一切都是完美的。

    “师傅!”杨婵停住了脚步,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

    “小婵回来了。”太阴星君冷艳的脸上带起了笑容,那是一种对于徒儿的慈蔼。

    杨婵自小就在模仿她的师傅,不管是表情,说话,还是气质,或许是对于她的师傅太过于崇拜了,所以不自觉的就去模仿。

    而太阴星君也知道,她的这个唯一的徒弟在模仿她,但是她并没有去纠正,徒弟想走什么路,就让她走便是,一切有她。

    平时的太阴星君就是如此,冷艳,高冷,神祇一般高高在上,那眼神是对待生灵的平等,那是一种真的距离,神和人的距离,不是刻意伪装出的,而是骨子里的东西。

    作为先天神魔,太阴星的星灵所成就的神,她天生就是神!

    不想太阳星君换代多次,只要是金乌都有资格争取太阳星君,她太阴星君是亘古以来唯一的太阴星君,其久远程度可以追溯到三界初开的时候。

    “嗯,师傅,我回来了。”杨婵好似一下子放松了,恢复了小女孩的样子,除了没有蹦蹦跳跳的走进大殿,其余的和小女孩无异。

    “怎么有时间来为师这儿了。”太阴星君微笑道。

    “这不是知道想师傅你了吗,所以徒儿就赶紧来看看,而且我哥也要过诞辰了,我也回来一趟去看看我哥。”杨婵一下在抱住太阴星君的胳膊。

    她一直记得她哥的诞辰,这么多年也没有给她哥好好过过,其实心中也满遗憾的。

    “呵呵,我看呐你这丫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不是为了阿月的事儿?”太阴星君身出如玉般修长的手指,一下点在杨婵的额头上,佯装生气的说道。

    “师父果然料事如神啊。”杨婵捂着额头,一脸什么都瞒不过师傅的样子说道。

    “哼哼,为师从小看着你长大,你那小心思还瞒得过去?”太阴星君的模样也十分的年轻,但是显得十分的成熟,妥妥的御姐范。

    “那师傅你说怎么办嘛,阿月姐姐要是真被天庭的那帮人针对,会很惨啊,再说了也没办法指望天蓬那人,他满脑子就是想着尽忠,一点都没有为阿月姐姐着想。”

    “那是阿月自己选的路,为师也干涉不了,也没有权利干涉,就像你自己选则了路,为师也没有干涉,要是为师干涉,你早就被关在广寒宫了,哪有你出去疯跑的道理!”

    太阴星君将贴在她身上的杨婵提起来放回一边的座位上。

    “师傅,你肯定能帮她的,你只要帮她斩断情丝,然后封印了阿月姐姐的记忆,一切就都会好了。”

    “你怎么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情丝要是说斩就能斩断了,那还叫情丝吗?”

    “再说了,不管是谁都没有资格未经他人同意擅自这么做,你难道也想为师把你的记忆封印了,把你变成小白痴?”太阴星君打趣道。

    “师傅,你怎么总拿我打比喻啊。”杨婵一听就苦着脸说道,她这个师傅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很不好。

    “为师是为了让你感同身受,再者,为师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不拿你拿谁?”太阴星君的教育方法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

    “不跟师傅说了,我要去找阿月姐姐谈。”杨婵也很无奈,她这个师傅那可是说到做到,要是她敢反驳,那就绝对会体验到她所说的所有感同身受。

    “早点回来,你今晚和为师睡,敢跑路为师就把你变成小白痴!”太阴星君将抿嘴将桌上的茶碗端了起来,看着身形要迈出大殿的杨婵说道。

    “啊?”杨婵要跑路的身影一下子定住了,然后苦着脸回头。

    “啊什么啊,敢跑路就把你记忆封印了变成小白痴,这样你就能一直呆在为师的身边了。”

    “师傅,我肯定不跑路,不过师傅你可别这样干,要不然我叫我哥来救我。”

    “二郎?你叫他来,他一半本事是为师教的,你看看他敢不敢为你和为师顶一句嘴!”太阴星君听完一乐,笑眯眯的看着杨婵说道。

    “噢,我知道了师傅。”杨婵撅着嘴从大殿中跑出来,心道“我要是让我哥和师父你顶嘴,我哥多半能打死我。”她完全明白她哥对太阴星君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