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网址小说 > 我本大圣 > 第一百四十九章卷帘
    “或许我真的不敢。”猴子咧嘴笑了笑,大业未成,一切未定,力量不够,猴子不知道他如何开口,就算开了口能有什么用?一无是处,反而会被别人当成致命的把柄,很多人他们不管手段如何,不管是卑劣还是光明,为达目的,他们会不择手段。

    “没事儿,猴哥,我也不敢,我不嘲笑你,我见到杨婵也说不出话来。”小白龙拍了拍猴子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我可不像韩文清那么勇敢,别看那小子平时一声不吭,但是为人胆子大的的很,据说要入赘碧游万仙宫了。”小白龙啧啧称奇。

    猴子哑然失笑,这倒是有点意思,微微的摇了摇头,他们不算朋友,而且这也过去许多年了,说来还是感觉很令人惊奇的。

    “他毕竟是剑修,去碧游万仙宫会更好。”猴子颔首道。

    “是啊。”

    “对了猴哥,我跟你说个事,你知不知道西行计划?”小白龙小声的跟猴子说道。

    猴子尽管面色上十分的平静,但是心中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强压下心中的悸动问道“什么西行计划?”

    “也对,你不知道也是正常,据说是金禅大师西行灵山去取得他的衣钵然后证明他的佛法,佛祖给他再一次挑战的机会,说不定过后金禅大师就会成为新的佛祖。”

    “什么?”猴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西行计划怎么不对劲,而且也不是佛祖的计划,更不是佛祖传教进东土,而是金禅子重回灵山取得衣钵。

    “我父王说好像让我们龙族水族都约束着点,但是如果碰到了金禅大师能放行就放行,给个面子。”

    “我觉得他应该会路过妖怪的地方,所以我给你先打个招呼,就算别的妖怪要动手,你也别出手,这可是三界都在关注的一件大事,如果金禅大师成了,他将是新的佛祖。”小白龙知道的也不详细,但是中心意思已经表达给猴子了。

    “反正我父王说,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很多,各方势力也多,鱼龙混杂的,让我们不要卷进去,所以他也放我出来了。”小白龙看向猴子。

    猴子没有说话,默默的思考道“我当然知道涉及的很多,不仅仅是灵山,地府,天庭,各方大能,路上遇到的那些大能的家畜等。”

    猴子还不知道有一个超级大能正在满三界的找他,只不过因为他师傅给他遮蔽了自身的天机,而且他自身又是变数,这才躲了过去。

    但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问题可不是逃避就能和解决的,不能直面问题解决问题吗,就算逃避的时间再久,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

    ……

    天庭,三十六重天,凌霄宝殿后殿

    玉帝端坐在主位上,大殿上空空如也,没有一个大臣,微微的皱着眉头,吧嗒,吧嗒,手指在龙头扶手上起落带着些许的节奏。

    “他灵山的手,伸的未免有些长了。”玉帝呢喃了一声,没有叹息,也没有任何的神情变化,玉帝就静静的坐在座位上,似乎在思考如何才能最大化的利益。

    “卷帘——!”玉帝低喝一声。

    “末将在。”从玉帝的帝座后方的阴影中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人一身金色的铠甲。

    如果猴子在这里那他一定知道,这个大汉就是曾经天蓬打灌江口的时候,那个挡在杨戬面前保护玉帝的强者。

    大汉行礼,半跪在玉帝的身旁,抱着头盔,低着头,声音沉稳而浑厚。

    “就劳烦你走一趟吧,让金蝉子不要到灵山,这既定的东西,不是他如来想伸手就可以伸手的,他既然敢伸手,那么就剁了他的爪子。”玉帝双目如同星辰一般浩瀚,但是仔细一看如同深渊一般漆黑。

    “那末将该有个什么理由下界?”

    “理由啊?”玉帝微微抬头,拿起身旁的一盏琉璃盏,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看,端详了一番后“七宝琉璃盏,养神静心,是个好东西。”

    “吧嗒,咔嚓—!”

    随着玉帝的话音刚落,那七宝琉璃盏应声落地,随之碎裂,而玉帝的手还举在半空中。

    琉璃盏落地破碎,而半跪在玉帝身前的卷帘大将却稳如泰山,就像没有看到一样,静静的等待着玉帝的话语。

    “来人哪!”

    “陛下!”护卫在殿外的天兵天将匆匆的进来。

    “卷帘大将打碎琉璃盏,打下天庭,永镇流沙河,直到朕召见为之。”

    “去吧,八百里流沙河。”玉帝摆了摆手,看着面无表情的卷帘大将被天庭的天兵天将们带走,平静的说道。

    不派出卷帘大将玉帝不放心,因为这对手毕竟是如来的二弟子金蝉子,而别的小神小妖怎么可能除掉金蝉子,也有很多人可以出手,但是他这个保镖却最合适。

    武力超群,忠诚度不用想,因此这就是最好的人选,玉帝找不出第二个人合适的人选了,不,并不是找不出,而是舍不得派出顶尖的武力。

    卷帘大将被下狱,随后就被秘密的投放下界,进入了流沙河,成为了阻断金蝉子前往灵山的一道最主要的防线。

    既定的东西,不仅是别人不想改,就连玉帝自己都不想改,现在的三界在他看来是很不错的,众神们之间也没有大的冲突。

    但凡灵山的一把手易主,玉帝知道这位金蝉子的脾性,他定会整改灵山,到时候整个三界也许都会出现重新洗牌的局面。

    也许这种局面的概率只有一点,但是玉帝不会去赌,既定的就这么定着就好了,他不想去赌会不会发生这一点概率。

    ……

    “元帅,卷帘大将打破琉璃盏被陛下贬下界了。”摇光将军抱着玉简赶忙跑到天蓬的身旁说道。

    “你信吗?”天蓬反问道。

    “我不信。”

    “其实我也不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陛下有他的深意。”天蓬叹了一口气,卷帘他接触的不多,但是也说过几句话,他曾说过“自古薄命的不只是红颜,还有忠良。”

    这句话即是在说他天蓬,也是在说他卷帘自己,只不过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