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网址小说 > 我本大圣 > 第一百四十四章金蝉之路
    东土,白马寺

    僧会结束,上万的僧众都离开了,诺大的广场上空空荡荡的。白马寺的后院,一颗虬髯的大树,乌云盖顶,树下坐着一个年轻的僧人,一席白色的袈裟,微闭着双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而他的对面也坐着一个僧人,仔细一看,竟然和这僧人一模一样,就来气质也一样,只不过这僧人有些更加年长,且双眼是睁开的。

    “还去不去?”那睁开双眼的年长一些的僧人问道。

    “自然是要去的。”年轻的僧人微微的睁开双眼,笑了笑说道。

    “西行本就是本尊的意愿,那走一走又何妨?”年轻的僧人站起身来,随着年轻僧人的战立,那在他面前的年长一些的僧人渐渐的虚幻,最终化为点点星光消散。

    年轻僧人怔怔然良久,叹了一口气,重新面带笑容,双眼微微的一眯“该去这世间走一遭了。”

    这僧人一动,隐藏在他周身四值功曹,五方揭谛皆是行动了起来,护卫在他的四周,他淡然的瞥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背上包袱,再次从白马寺出发,回头看了一眼白马寺,僧人微微的摇了摇头“佛?”

    “世人皆愚昧,所以我从不睁眼,但是眼不见,并不代表不存在,今日我东出神州,只为开明众生。”

    “贫僧,去也!”

    和尚从来不相信什么神佛,因为他们只会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众生,而众生是执迷不悟的,他们需要人去开导,所以他行动了。

    第一次出东土神州他失败了,而这已经是他的第二世了,但是他依然决定再踏上西行的道路。

    “问菩萨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嗯,有些许的意思,但是我不会倒坐,我只会前行,我只会去前行……。”

    “这世间无数的神佛大能,难道每一个都倒坐,空叹众生?不现实,因此,我就要去会会所谓的现实。”和尚笑了笑,再一次踏上西行的道路……。

    和尚走的洒脱,就像是上一世的和尚一样,走的也十分的洒脱,只不过没有走到灵山,只是不知道这一世能不能走到灵山了。

    “你说,大师能走到灵山吗?”周遭的六丁六甲,四值功曹,五方揭谛护佑在的身旁,但是皆是一脸的无奈和担忧。

    “这……,上一世都没有走到,才走了一半的路,就给流沙河的鱼精吃了,我看这一世也够了个呛。”

    “不是?咱们不出手吗?”

    “出什么手啊?没听说不让出手,不管是大师,还是佛祖都说了,不让出手。”

    “那咱们看着干什么?”

    “让你看你就看着呗,万一大师走丢了,咱们还得找,也没人给他收尸。”

    “我看也就这样了,没个大能保护着大师,这一路上无数的山精野怪,还不将大师生吞活剥了?”

    “算了,管那么多呢,大师路上不是收了几个妖怪徒弟吗?”

    “那上一世你也没看出来?那几个腌臜弱小的货色,又有什么用呢?”

    “算了,别说了,跟着得了,早完事儿早交差。”

    ……

    “开了?”太上坐在天道掌灵仪的面前,捏了捏手指,有些诧异,他这走了几遭,这世间却多了许多的事。

    兜率宫的内殿深处,天道掌灵仪就核心就坐落其中,虚空之中无数的符文铭路,一个个散发着淡色的光茫。

    中心是一个暗淡无光的灰色东西,就像是一个心脏一样,缓缓的跳动。

    四周则是四十九道从内到外,由小到大的圆环,不停的旋转着,将那灰色的心脏包裹在其中,只不过有时候这外环会时不时的停顿,甚至就连符箓都会出现明暗。

    “开了也好。”太上似乎是在对他自己说话,叹了一口气,连着又输送了一些本源之气,那些暗淡的符箓又亮了起来。

    太上一脸的凝重,注视着眼前的天道掌灵仪,“西行之路开早了,不过也好吧,只不过这石猴,到底躲到哪去了?”

    “菩提这个老家伙,遮蔽了石猴的天机,到底给石猴藏到哪去了?”

    ……

    “二哥,你这玉虚元天宫倒是好热闹啊。”那背着四把古剑的道人端坐在一旁,在昆仑之巅的大殿之中,望着昆仑山境内的十万修士。

    “还好,还好,比不上你的碧游万仙宫。”那道人的对面是一个光影,渐渐的显现出来,白头白发,一身月白长跑,看不清脸色,不过听语气似乎心情还算不错。

    “嘿,要是封神前,我碧游万仙宫那一等一的热闹,只不过现在,人走茶凉喽。”那身着灰袍的道人唏嘘的端着手中的茶杯,一脸戏谑的看向对面的人影。

    “这些还都是拜大哥二哥,还有西方两个秃驴,以及其余的几个圣人所赐啊。”灰袍道人笑了笑,似乎不太在意。

    “三弟也莫要一家人说两家话,你那碧游万仙宫看似辉煌,其实鱼龙混杂,为兄也是为你好,正好清理清理风气,这才派了……,呵呵。”元始天尊笑了笑。

    “哈哈,我倒是不生气,据说师兄你几个亲传徒弟也走了,那师弟我到觉得对师兄而言是一件好事。”灰袍道人哈哈一笑,拍了拍桌子。

    “师弟,你这就没意思了,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说话不揭短,刚从紧闭出来就来谢师兄这揭短?”元始天尊望向对面的灰袍道人。

    “嘿,师兄。”灰袍道人笑了笑。

    “师弟,也莫要再翻旧账了,现在大哥的情况有了些缓解,咱们也别窝着了,万一再被钉死,那还要等多久啊。”

    “嗯,我听我那小女徒说过那石猴,倒确实有些缘法,可就是现在我们也不知道石猴在哪啊。”

    “你有时间去方寸山走一趟,为兄觉得菩提会知道的。”

    “他会说?”

    “应该会,不过现在太上对方寸山可是重视的紧,我觉得就算问了,也不可能得出消息。”

    “那师兄还让我去问?”灰袍道人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向他的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