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柄如永恒黑夜般深邃的剑。

    似墨水般流动的剑身让人无法看出它的真实模样,或者它本就没有固定的模样,永远处于流动之中。

    古剑心伸出手,握住了那一汪墨流,然后他就这样闭起了双眼,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当他再次睁眼,眼眸中已平静如一潭春水,波澜不惊。

    平静地近乎于空洞,这往往代表着专心,无二念。

    专心到极致的出剑,剑意便越是精纯完美,无数锋锐的剑意从墨流上澎湃而发,天空的血云悄无声息的被切割成两半。

    如山般的碧眼银鳄感到了强烈的威胁,它那宽大的双翼上开始闪烁银色光芒,眼瞳中也燃起了碧绿的火焰,那火焰如液体般从它眼中流动出来,附着在了银芒闪烁的翅膀上,一股毁灭的气息渐渐从那对巨翅中散发出来。

    古剑心开始专心挥剑,他挥剑的右手以极高的速度抖动起来,不知是因为剑招的特殊,还是身体疲惫近乎于极限的表现,又或者两者都有。但随着他右手抖动得越来越快,剑意便越是锋锐,周围的空间都似乎被切割开来。

    “吼。。。。。。”

    碧眼银鳄发出一声怒吼,两道燃烧着碧绿火焰的银翅光影浮现出来,朝着古剑心斩去。

    “哧!”

    在此同时,古剑心的剑终于挥出。

    天地不惊,未有任何变化,他的剑似去向了虚空,不见踪影。

    当所有人对这诡异的一幕疑惑不解时,一声悲鸣自碧眼银鳄那里响起,一道黑线在它的脖颈上浮现,然后那颗狰狞的头颅便从身躯上缓缓滑落,切口光滑如镜,滴血未出。

    “轰!”

    刚飞出的碧炎银翅在空中爆炸开来,如一团绽放的烟火,而直到这时,古剑心与碧眼银鳄之间的空气里,才发出恐怖的音爆轰鸣声,就像是有一条很长的时空通道瞬间节节崩塌。

    爆炸的源头却是从巨鳄处一路退向古剑心,当最后的音爆声在他身前响起,他整个人如遭巨击般颓然跌向后方的白羽雷凤王,他右臂衣袍在空中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裂成无数碎片,如秋天的落叶,纷纷飘零。

    逆光阴,如它的名字一样,这一式剑招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的,违背常理的一剑,就如同逆转了时间一般,对手的死亡便是剑招的起点,这太过于诡异,也太过于强大,太令人震惊。

    “怎么会这样?”

    人群中响起很多不可置信的惊呼,能入万道院的自然天赋远胜于同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出生也是不凡,见识自然也非常人所能及,但古剑心逆转光阴的剑招,实在太过于惊人。

    “快,因为太快。当出剑快到极致,肉眼所无法观察到的部分,在时间上便成了我们意识中的断层。”

    看到蓝莹莹同样询问的眼神,林泽沉默了一息的时间,缓缓说道。

    当今天下剑道大师里,论快,古剑心怕是能进前三了。看着白羽雷凤王身上昏迷过去的古剑心,林泽心中默默地想到。

    “护院队众人包括白羽雷凤,全都上银木方舟,我们准备离开。”

    苏寞白未有任何停留地下达了离开的命令,话语间右手抬起,对着前方一挥,这一挥之下,一道巨大的裂缝凭空出现在了天地之间,竖着向两旁横开,如同一幅画幕被生生撕开,露出了真实的世界,但画里画外却是一模一样,分不出真假。

    与此同时,一道道繁复的纹路忽隐忽现中,无穷无尽的光芒从银木内部迸发,在宏大的低鸣声里,巨大的银木以极快的速度,从那被撕开的裂缝内冲出,如一颗流星般掠走。

    而在即将飞出这片山脉时,一声震天巨吼从后方传来,一只大的超乎想象的如同山岳的巨爪,破开了大地,粉碎了周围一切,夹杂着无法形容[]的恐怖威压,向着银木袭来。

    这只庞大的兽爪被无数赤红色的晶体所覆盖着,在晶体上似乎还燃烧着一层赤红的火焰,周围的空气都被其烧成了虚无的黑洞,银木方舟虽然速度极快,但这只恐怖的巨爪却离得越来越近。

    “已经晚了,未完全进化的你,可留不住老夫。”

    苏寞白的身影在银木后方出现,话语间天地轰鸣,云层滚滚,无数雷霆穿梭不断,那天空的血云从四周极速凝聚,夹杂着雷霆之力,瞬息间就融合在一起,赫然化作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血云雷人!

    “罚!”

    苏寞白在血云巨人的头顶停浮,白发飘扬,目若星辰,如主宰众生的天帝般下降天罚。

    那血云巨人仰天一声惊人咆哮,两只遮天的手臂猛然抬起,仿佛要劈裂天地般,朝着赤晶巨爪狠狠地斩去,道道粗大的雷霆如龙般在其手臂上游走,声势滔天。

    轰!

    血云雷手与赤晶巨爪狠狠相撞,空间一片片的被震碎,下方的大地,更是不断的崩塌,一道道巨大的裂纹,在这片山脉中迅速的蔓延而开。

    “居然已经接近八阶巅峰了,再过些时日,恐怕我和林老头联手都未必是这龙鳄的对手。”想到这里,苏寞白闷哼一声,气息猛然暴涨起来。

    与赤晶巨爪僵持的血云巨人急剧的缩小起来,最终被压缩成了一颗雷电环绕的血珠,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珠子中荡漾而出,那巨爪似乎感到危险,犹豫间便要缩回,然而可怕的雷鸣之声,已经从珠子中爆发开来。

    轰隆隆!

    可怕的音波掀起万丈涟漪传递开来,短短数息间,方圆千里之内,皆是清晰可闻。铺天盖地的雷光夹杂着诡异的血色能量波,在苏寞白秘术压缩后,以十倍的力量重新释放。

    血色雷浆如万丈涛浪一般,从天空席卷而来,所过之处,空间崩碎,大地崩裂,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不断的延伸出去,将整个山谷都是笼罩在了其中。

    响彻天地的痛吼声自大地深处传来,赤晶龙鳄沐浴在雷浆中的巨爪,在浩荡的冲击下,变得血肉模糊,那一层赤红晶甲碎裂了不知多少片,化为星星点点晶体,漂浮在雷浆中,然而任凭雷电轰击,却怎么都无法再被破坏。

    大地震动,山峦起伏,似乎有一头蛮荒凶兽要挣脱牢笼,现与天地,苏寞白眼神一凝,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离去,光影闪烁间跟上已经远远消失于天际的银木。

    赤晶龙鳄是荒古时代就闻名的凶兽,有着八阶上境的妖力,而其一旦进化成晶火龙王,那就是在整个妖族都是顶级存在的霸王兽,数名九阶的修行者才能匹敌。

    如今半进化的赤晶龙鳄已然不是苏寞白所能轻易斩杀,护送学员回院后,再与林晚枫两人过来,联手斩杀未进化完全的龙鳄,才是最佳的策略,也是与古剑心之前便已商量好的事,所以苏寞白走的未有任何犹豫,甚至很是急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