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星帝 > 第82章 承若
    第82章承若

    很快,石冥的神识再一次出现在星海内部,他极为平静的看着平躺的星主。

    如今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快点儿去寻找百珠了,显然经过这几战之后他也发现了。

    一颗百珠的力量,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了,现在要做的还是尽快解决这个难题。

    只是在这之前,还是要看看星主苏醒之后会怎么说,而且还有一个残魂要养。

    无意扩大星辰是最好的结果,同时对他来说也是最大的帮助了。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酒婷带着人来到墓穴入口的时候,还有一阵灰尘荡漾。

    她甚至还在猜想是不是石冥回来了,可这种可能性好像并不是很大,方家败落。

    他们酒家在酒天也是如日中天,甚至在其后还有诸多大族在扶持着。

    若不是今日见到这般异象,他们都很有可能会忘记这处还有一方墓穴的存在了。

    “怕是里面也已经被毁的一干二净了。”外面尚且如此,在里面怕是更不用提了。

    那些支撑着墓穴的机关怕也是这样遗留在了墓**。

    “下令,封锁这里,并开始挖掘,要将这里的一切可用机关掌握。”虽然里面的机关不是墨家所做,可是要说力量的话还有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切都是星主自己创造出来的,酒婷现在也是要增加他们酒天的实力。

    不然外界的那些强大家族一旦攻入,他们将措手不及,甚至没有一点儿反抗的力量。

    她这么做,也是希望今后的他,不会死的太难看而已,让她的家族不被打。

    “今日只要我不死,说的话,说到做到。”张日天这个时候是真的心累了,本来以为能够跟着石冥学到不少的本事的,可是本事没学到,既然还让他搭进去了。

    “好呀!”彩衣右手抬高,轻声一笑道:“那今日你就死在这里好了。”说话间彩衣整个身体扑杀而来,忽悠转瞬间身体封禁猛然被解,一道屏障呈现而出。

    愤怒与仇恨叠加,双目血丝迸射,惊声问道:“你说什么?”他说的话,带着死气。

    如今就恨不得上去直接将彩衣给撕的粉碎,彩衣见到这事情都是一颤,没有想到,在石冥的身边既然还有这么一个人物,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情敌了。

    “哼,今日就先放你们一马,来日,我必将奉还。”彩衣说着话,朝着远处离开。

    张日天欲要追上去,而忽悠则是叠出一口鲜血,如今他的身体,承受不下那股力量。

    这么猛然使用,已经让的他的肉体遭到了重大创伤,怕是没有一段时间好不了。

    见到这一幕张日天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将忽悠给背上。

    “我带你回盗天。”虽然张日天不是盗天的热,可以忽悠的面子,想来他能进去。

    只不过如今的他身受重伤,不知道这一路下去,又会遭到什么样的重创。

    相信在盗天里面想要让忽悠死,盗飞没有传承的大有可在,如今他们就是在等。

    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对他下手,张日天的速度极快,根本不敢有丝毫停歇的机会。

    “差不多,你们应该已经到了盗天吧!”石冥仰着头,看着星海内波荡的气息轻语。

    “咳咳咳……”星主突然猛然咳嗽起来,而石冥则就站在不远处。

    星主看了石冥一眼,便带着哭腔开口道:“你可知道,他是我如今的唯一,他死了。”

    “你是一个大男人,他死了又如何,你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石冥话语平淡,可面上却是保持着冷光,要不是星主有用,就他出的一个小手。

    完全不值得他出手相救,多了就是让他在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如今救了今后就有用。

    “如今的你,虽然能够不死,而且保持着这道灵魂,就是他的生命力在支撑。”石冥紧接着又是开口说道:“而你若真的想重生的话,就要找到九转金丹。”

    “这种丹药在上界就是一丹难求,曾在一处墓地内出过一颗,也是我知道的唯一一颗。”石冥说了一句,这样逆天的丹药,只要能够有一颗,就能有多的几颗。

    “难道他就这样白死了。”星主一脸的疑惑,自己的随从,他不想看到守墓者就这么死。

    “死?难道你没有感受到,在这周测,还有一道气息的存在吗?”石冥话语平淡,手想着远处一指,那个人也正是守墓者,只是如今他的双目无法睁开而已。

    “难得遇见这样的主仆,我又怎么可能看着你们两个阴阳两阁。”

    “多谢星王救命之恩。”星主连忙跪在地上,参拜下去,石冥挥着手:“他如今能不能活就他的运气了,当年我参悟自己的命道,唯有一魂尚存。”

    “而当年我的灵器,百珠散落在诸天万象中,如今也只找到了这一刻。”石冥指着天空上的星辰,无奈的说了一句。

    “百珠?木头吗?”星主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石冥则是轻微点头。

    “星王,怕是又一件事儿您不知道。”星主有些冷淡的说着,紧接着便又道:“外面的那口棺材,不管我用多大的星力去推动,都破不开,甚至不能挪动。”

    “这也是当年我为什么要将墓穴建立在这里的原因。”星主紧接着说道:“要是没有这东西的存在的话,怕是我早就已经死在这里了。”

    “什么,既然还会有这样的事儿。”上一次石冥来这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丝毫他曾经所有的气息,要不是星主这么一提的话,他根本就不会那么在意。

    话都还没有说完,石冥一个转身间就回到了肉体上,这里就好像要坍塌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石冥的双目中呈现处淡淡的星光,手放在棺材的一瞬间直接被弹开。

    腐朽的铜棺好像是感受到了某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在那一刻就如同要崩碎一般。

    “原来,原来,这是真的。”他开始的时候还是半信半疑,不过如今全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