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星帝 > 第42章 是她
    第42章是她

    拍卖会到达中旬的时候,送上来了半本残卷,就算是有红布遮掩。

    依然掩藏不了里面的魔气,石冥暗道:“看来这件东西魔宗的人怕是要出手了。”

    魔气荡漾,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红布遮掩,周围大阵直接掠起。

    “不好意思各位,因为这件物品的珍贵性,只能开启大阵了。”酒婷赔笑的说了一句。

    众人纷纷点头也表示明白,酒婷这才又说道:“此乃天魔变前篇。”

    “传闻天魔变共三卷,而这一卷更是不久前在酒天发现的,废话不多说,起拍价三十万。”

    这样的价格,对于一份功法而言,绝对值得的,而且完整功法最少也是神级。

    这些人要出手的原因恐怕也很简单,就是以免一些危险招惹上身。

    要知道魔宗的那些人,可没有一个好说话的,只听的二楼包厢传出一句三十万。

    整个大厅里面是一句话都没有了,听到这话声音之后,石冥自己暗道:“是她。”

    本来他就说在这酒天内怎么会有那么多宗门前来,原来都是有及自己的目的的。

    有许多人都知道里面的人究竟是谁,一时间也就没有了什么争议。

    反倒是在酒婷的脸上出现了几分苦笑,这东西的报价都是最低价。

    要真的是没有人竞拍的话,这对他们而言就真的是太亏了。

    就在这个时候,石冥则是轻声一笑,举起牌子笑道:“三十五万。”

    “疯了,疯了,这个人绝对是疯了。”有不少人看到石冥举牌子叫价都是捏了一把冷汗。

    魔宗的那些人根本不好招惹,在加上里面的那个可是魔宗魔女。

    也是出了命的霸道的,石冥脸上笑意从容,魔女在上面也是一笑。

    “不错,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魔女紧接着加了五万的价。

    “大哥,加一次就行了,没必要继续,这东西对我们而言都无用。”忽悠板着一张脸,他当然清楚里面的人是谁了,魔宗的人呀!他们盗天都不敢轻易招惹。

    当然也不是怕他们,要真的是要打起来的话,后面还是有个墨宗在后面帮衬的。

    “四十五万。”石冥话语平淡,这东西对他来说就算是再无用,他也不会拱手相让。

    魔女则是轻声笑了,对于星云币,对他而言,不过只是一个数字,而对与石冥就不同了。

    他也直接加价,石冥紧跟其后,直接加到六十万,石冥方才停下。

    “哎呦,我的大哥呀!你这真的是找麻烦呀!”忽悠一脸的无奈。

    身边的两个人也是相继点头,他们见过石冥无耻,可今天这般惹事还是头一次见到。

    就在他停滞加价,上面的酒婷也是拍下了桌板,最后的得主当然也就是魔女了。

    石冥无意与他挣,只是心里面有一口气,要是不的话,终究感觉难受。

    而周围人的眼光就好像是在看疯子一样看向石冥,一时间石冥瞅着自己身上看去。

    “我身上是不是哟什么东西?”石冥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站起来让三人看着。

    然而忽悠三人当即就抛来一个白眼,石冥今天真的是太枪光了,不少人都已经注意了。

    他们三个都是摇着头,石冥没好气的对众多修士说了一句:“没东西你们瞅什么瞅。”

    “瞅你了,咋地。”在旁边的人直接说了一句。

    石冥眉头一挑直指这些修士说道:“你们再瞅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一个人能把我们咱地。”一群人开始了骚动。

    就连在台上的酒婷都是一脸无奈,知道石冥能惹事儿,还不知道这么能惹。

    “行,你们厉害……”石冥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一句话都不多说。

    众人也是哈哈一乐,突然间,一把毒针射在了石冥身边人身上。

    这人当场暴毙,众人一时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魔女站在高楼上看下。

    酒婷一时间都是汗颜,这个魔女和是石冥究竟是什么关系,既然为了他在拍卖会杀人。

    “你们真的是厉害呀!我相公你们都敢戏耍?”魔女声音冷淡,与平时并不二意。

    只不过在这当中加上了几番怒意,石冥看着身边死了的人,都是轻声啧嘴。

    “好好的一个人呀!为什么非要皮呢?”笑声戛然而至。

    他们又怎么能想到,石冥背后的靠山这么深。

    “嫂嫂,就是这些人。”忽悠唯恐天下不乱的指着前面几个人说了一句:“就是这几个。”

    石冥的脸这个时候也是出现了几分扭曲,这个忽悠呀!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这个时候,既然还在这里添乱,已经死了一个人了,这让拍卖会都很难做。

    “就是这些人吗?我刚才在上面看的也不是太清……”魔女的面具当即一变。

    前面几个人都是瑟瑟发抖,突然一道声音传来:“你们有什么恩怨私下解决。”

    听到这话后,魔女转身就走,对着那些人说道:“今天就放过你们。”

    要不是今日是拍卖会的话,魔女断然是要大杀四方的,离开的一时间把石冥也到了拍卖室。

    “不是,我说,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呀!”石冥很是无奈的说了一句。

    他突然感觉还是在下面坐着好了很多,与此同时,台上接着说道:“不好意思,中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拍卖继续。”

    酒婷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极为不好受。

    魔宗魔女这么大肆的对外说石冥就是他相公,这让人真的有些难以琢磨了。

    “上一次因为你身边那个小姑娘打断了我解开面具的事情,当然今日这边安静喽。”

    魔女轻笑,可这笑声不免的让石冥心里寒战,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无奈的摇着头说道:“算了,我现在也没兴趣看了,先走了。”

    就在他告辞要离开的一瞬间,魔女拉着他的胳膊,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左手清缓的解开了自己的面具,一副精致而没有丝毫吓死面庞呈现在石冥眼前。

    看的石冥也是有那么一丝丝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