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星帝 > 第325章 张邪
    张邪:脏丫头,你既然敢动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白木:我管你是谁,只要惹到了我,绝对不容放过,我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

    张邪:哎呦,哎呦,姑奶奶,姑奶奶,你快松手,快松手呀!疼呀!

    白木:道歉。

    张邪:你知道我是谁吗?既然敢让我道歉。

    白木:不知道,我也不需要知道,道歉,你道歉我就松手。

    张邪:你算什么东西,我偏就是不道歉,你能给我怎么样。

    白木:那样的话……

    张邪:我道歉,我道歉,对不起,行了吧!你快点儿送收吧!

    白木:哼,这还差不多,给我拿三两银子,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张邪:那也要把我松开,我才能给你拿钱吧!

    白木:我要是松开,你跑了怎么办,那可不行,那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

    张邪:哎呦,我的姑奶奶呀!我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还逃什么呀!

    白木:那行吧!给我钱。

    张邪:给你,给你,都给你,你等着给我还回来吧!

    白木:嘻嘻,这还差不多,不过你给了我这么多,我可不客气了,你自己就在这里等着吧!就你们家的那些下人,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

    张邪:告诉我,你的名字……

    白木:告诉你名字,你来杀我吗?我就是不告诉你,有本事你杀了我呀!

    旁白:很快张邪直接醒了过来,依然还是那个梦,那个事实,三年的时间他一直重复的做着同一个梦,他的内心挣扎着,在想见到这个女子之后又会做什么。

    张邪:莫策,你给我死进来。

    莫策:小王爷,您又…您又做梦了。

    张邪:我让你给我找的人找到了没有,整整三年了,三年难道一点儿发现都没有吗?

    莫策:小王爷,今天又下人传来了消息,说看到了一个和那名女子很相像的,就是不知道。

    张邪:就是不知道什么?不管是不是,你尽管给我带回来就行了,你们这些做下人的不认识,难道我还不认识吗?悬赏令发出去了三年的时间,今天才有了这么一个消息,你让我说些什么,难道我要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吗?

    莫策:小王爷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安排下去,让他们把那女子给请回来。

    张邪:请回来?谁让你去请的,我让你们给我抓回来,哼,我就不相信,当初的仇我报不了。

    莫策:小王爷,这一次绝对不会让您再失望了。

    白木: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莫策:姑娘,是我们家小王爷要找您,我至于是什么原因,或许是您三年前有得罪我们小王爷。

    白木:放屁,我一个平民老百姓,怎么可能会见过你们家小王爷,我告诉你们,这里可是京城,你们是打算要在天子脚下动粗不成?

    莫策:唉,姑娘,您说这话就错了,我们可没有动粗,我们只是要请您回去罢了。

    白木:哼,放开我,我自己会走,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小王爷打算要怎么样。

    莫策:嗯,这就对了嘛,那我们就走吧?

    白木:走,当然要走了。

    莫策:不过姑娘您为什么要和我们走反路呀!

    白木:我……我……我怎么知道王府在什么地方。

    莫策:哦,原来是这样呀!你们几个在后面跟着,我来为姑娘引路。

    莫策:小王爷,人已经带回来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您一直在找的女子。

    张邪:你没有看到她身上还带着我的那个钱袋子吗?那肯定就是她了,去,把我画的那副相册取来。

    莫策:是,小王爷,这是您要的那副相册了吧!

    张邪:三年的时间,没有想到,你还是一点儿样子都没有变,而且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你既然还留在京城。

    白木: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穿着富贵的娃子,原来你是小王爷呀!看起来还真的是挺厉害的,你这里是不是有很多值钱的东西,都可以交给我。

    张邪:交给你,哼,三年前的那笔帐还没给你算,你现在既然还打算要东西?

    白木:小王爷,大王爷,老王爷……都怪我但是年轻不懂规矩,就求您饶了我吧!

    张邪:饶了你?呵呵,哪有那么容易。

    白木:那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要放过我喽?

    张邪:哼,这么明显,你既然看不出来。

    旁白:白木没有多余的动作,便是一巴掌打在了张邪的脸上,之后直接将他坐在身子下面,哪里还有刚刚的一副楚楚可怜。

    白木:让你不打算放过我,让你把我给‘请来’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张邪:莫策…莫策,你是一个死人吗?你就看着本王就这样被打着吗?

    莫策:啊……哦哦哦,你这个臭丫头,既然敢动我们家小王爷……

    张邪:你朝哪里踢的,你就不能看准点儿吗?

    莫策:啊,对不起呀!对不起呀小王爷,再来,再来,这一次我轻点儿。

    张邪:死丫头,快点儿给我起来。

    白木:哼,一群大老爷们,既然还和一个小女子过不去,正是……

    张邪;你这个丫头这一次跑不了吧!哼哼,今天本王就要让你好好感受一下……

    白木:你的威淫?你算什么东西呀!你要是敢动我的话,我可就要叫人了。

    张邪:呵呵,我还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不过作为你当年威胁我的后果,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这房中丫鬟,以后不管是什么杂货全都交给你。

    白木:凭什么,我自己在家里过我好好的,你让我来这里打杂,一个月给几钱?

    张邪:呦?我还以为你这个人不喜欢钱的,现在既然问起来了,五两白银怎样。

    白木:五两?有点儿少了,十两怎么样。

    张邪:好,就按照你说的,十两,今后不管白天黑夜,这个屋子里的一切都交给你。

    白木:晚上也要干,行吧!那我的房间在什么地方呀!

    张邪:还要什么房间啊!这里足够了,你以后就是负责我的生活起居,和一个贴身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