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星帝 > 第308章 伤
    门主:哦,我倒是忘记了,他现在已经累了,算了改天再说吧!

    门主:你刚刚说伤留下了一个女孩儿?

    杀手:是的,当时我在里面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别的尸骨存在。

    门主:他在这里也待了十年了,既然留下了一个女孩儿,也情有可原。

    旁白:翌日清晨,两人在院子当中。

    伤:我说过了,你抬手的时候一定稳,出去的时候也要快不然到了最后,死的那一个绝对是你自己,你要是到时候接受第一个任务就会明白了。

    苗廖:知道了,师傅。

    伤: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你师傅,我教你,全部都是因为空余时间。

    苗廖:那你不空余的时间呢?这里好像也没有多少叛徒。

    伤:算了,给你说你也不明白,现在你的年龄还是太小了。

    苗廖:不小了,已经十三岁了。

    伤:我已经二十五了,你说你小还是不小。

    苗廖:好吧,好吧!我练剑,你在一旁看着吧!

    伤:你练吧!今天我就在这后院里,吃茶了。

    苗廖:要不,我给您抚琴吧!

    伤:那些俗乐我可不喜欢,你还是练剑吧!

    苗廖:可是,练剑真的很无聊的。

    伤: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又有那一天是不无聊的,或许有一天我还能带你出去的。

    苗廖:啊,真的可以出去吗?

    伤:说不准,一般的话我都可以出去,至于带上你,我就不知道了。

    苗廖:在这里,不就是好像熬日子吗?还是外面的花花世界好。

    伤:可是外面的花花世界,已经远离你了,你现在是属于这个地方的,这一点儿你千万不要忘记。

    苗廖:我知道的,我不会忘记的,只是外面的花花世界让我太难忘了。

    伤:算了,明天带你出去好了,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事情做。

    苗廖:真的?那真的是太好了。

    苗廖:伤,这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呀!

    伤:除去空气比我那里好了点儿之外,也看不出来又什么地方比我那里强了。

    苗廖:你那个地方,简直就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了。

    伤:罢了,那些事情真的没有必要了。

    苗廖:嘻嘻,我看你是无话可说了吧!

    伤:嗯,对你这个小丫头,我还真的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苗廖:伤,吃这个,糖葫芦,可好吃了。

    伤:这个东西呀!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

    苗廖:我请客,你付钱了。

    伤:这倒是没有问题,这都快晌午了,找个地方吃饭吧!

    苗廖:醉仙楼,醉仙楼,那里的饭菜真的是不错。

    伤:好,那就醉仙楼好了。

    苗廖:伤,你最棒了,菜能让我点吗?

    伤:这个也交给你了。

    苗廖:嗯,我要点的有酱猪蹄,酱鸭爪,还有生姜葱花鱼,容松汤,你还有什么要吃的。

    伤:一壶醉仙酒,你看着给我办了吧!

    苗廖:好的,那就这样了小二。

    伤:你好像以前经常来这里呀!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熟悉。

    苗廖:再怎么说我也是这一方富豪家的孩子。

    伤:那最后你还是在暗门当中过日子,算了,就这样吧!不提了。

    苗廖:这些饭菜的味道不错吧!

    伤:是还不错,和我们暗门的倒也有一拼的。

    苗廖:好吧!吃吧!吃完我们下午去一趟河边,然后就离开吧!

    伤:怎么,今天玩够了,我告诉你呀!这样一晃,不知道多少天不能出来了。

    苗廖:切,今天出来之后,我都打算好了,就是十年不出来都没有问题。

    伤:咦?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是记住了,全部记到的脑子里面的。

    苗廖:好吧!好吧!随你吧!不过我问你,你难道都不会笑吗?

    伤:笑,那是什么东西,我好像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笑过了。

    苗廖:暗门的手段都这么残忍吗?你是几岁到了暗门呀!

    伤:十岁到的暗门,十五岁开始杀人,二十二岁登到伤门堂主的位置。

    伤:他们都看到了我如今的风光,却不知道我那些年所付出的努力。

    苗廖:我问的关键问题又不在这里,我只是想说,怪不得到了现在,你既然都不会笑的。

    伤:其实有些事情只要自己明白了就好了。

    旁白:回到暗门,数十天,苗廖都在练武。

    伤:你自己在这里练着吧!有人要惩罚一下。

    苗廖:下手…

    伤:我知道下手的轻重,这些还用不了你来教我的。

    苗廖:哎,我知道了…

    伤:这个人又是犯了什么罪呀!门主既然把他派到了我这里。

    杀手:他也没有犯什么罪,不过就是杀人的时候,没有等那人死后验尸。

    伤:哦,那样的话,也不是什么大罪,打钉串手就行了,那些你替我做了吧!脏我手。

    杀手:堂主,您放心吧!我局对帮您做的妥妥的。

    旁白:十年时间,转瞬既是,曾经的丫头现在也变成了一个姑娘。

    苗廖:伤,我想出去了。

    伤:又想家人了吧!如果你真的想的话,自己出去就行了,现在你的身手,甚至已经在我之上了,完全不需要我再来保护了。

    苗廖:不行,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出去。

    伤:好吧!那就一起出去一趟吧!

    苗廖:伤,我想要你做我的男人,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

    伤:我一辈都出现在了杀人上面,又配拥有什么情呀!

    苗廖:我说了,我要你做我男人。

    伤:你说的太过突然了,让我再好好想一下再给你答复吧!

    苗廖:根本就不突然,这十年来,你一定感受到了我的心意的。

    伤:我的年级,已经快要比你的父亲差不多了,你确定真的是要这样?

    苗廖:我确定以及肯定,我要你做我的男人。

    伤:那你可知道,在暗门当中,就有一条,暗门弟子不能相恋。

    苗廖:那些都是什么破事儿,我才不管。

    苗廖:我不想让你,再回那个地方了,你和我一起走怎么样。

    伤:走,我们能去什么地方,这普天之下,还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过暗门的追捕的。

    苗廖:那么,我们就来做这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