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559章 大旱灾(上)
    十六艘大型战舰,无论是十八丈长的大船还是十五丈长的略小一号的战舰,主甲板下都有两层舱室,事实上属于广船和西洋船的结合,吨位和大福船差不多,但是吃水比大福船浅,不过抗浪性一点不比大福船差。这种船出了外洋,虽然摇晃厉害,却又如不倒翁一样,摇晃得再厉害也不容易颠覆。

    大一号的大型战舰,可以安装三十二门十八磅红夷大炮;小一号的大型战舰,可以安装二十八门十二磅红夷大炮。这种船的火力,在长江上就是无敌的。

    六十艘蜈蚣快船,大小都是两百官料左右,船长八丈,宽一丈,火炮安装在主甲板上面,船头船尾各有一门六磅炮,船两舷各有四门三磅炮。主甲板下只有一层船舱,内设桨手舱,共有三十二名桨手划船,可桨帆并用,航速可达十节以上。

    运河小型炮舰,大小为一百五十官料,船长六丈,宽一丈五尺,中部安装有一门三十二磅臼炮,头尾各有一门三百斤佛郎机,两舷还各有四门百斤佛郎机,这种船主要是在水面狭窄的运河作战的,因为运河宽度不如长江,所以运河小型炮舰的作战目标是岸上目标,主要用来攻击对手的岸上部队,以免水师遭到来自陆上的攻击。

    至于五百艘小型战船,是既可以进入运河作战,也能在长江,甚至外海作战的小型战船,这种船的大约一百官料,折合排水量五十吨左右,头尾各有一门三磅炮,航速快,灵活,配合大型战船作战,能保护大船不受对方火攻船攻击。

    几千条舢板是不带火炮的小型桨船,用来近距离作战,运输士兵渡江等用。

    郑芝龙答应帮李国栋修建船场,船场的位置就在太仓江边,那里是钱谦益的地盘,以建造海商船队的名义建造一座船场,能够得到东林党的保护,也不会有人弹劾李国栋,给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确定了位置,得到了郑芝龙的同意之后,李国栋给了郑芝龙十万两银子的会票当成订金。在安海镇就过了一个晚上,次日一早便立刻南安,返回北方去了。回去走的是陆路,通过仙霞关,进入浙江境内,再坐船去杭州,然后从杭州坐船回到淮安。

    李国栋又一次回到斗湖城寨,见到了王全,把自己南下江南,又去福建办理的事情对王全说了一遍。

    “请大哥放心,帮卢督师和钱先生兴建农场的事情,还有建造船场的事情,都包在小弟身上了!”王全排着胸脯打了保票。毕竟造船的事情对他来讲可是最重要的事情,目前王全的水师,只有几条渔船和小舢板,连运河上的运输船都没有,运输货物都要租别人的船。有了自己的船队之后,挂上武威伯的灯笼,一样可以免税。

    李国栋道:“兄弟你先跑一趟江南,去见一下卢督师和钱先生,把第一件事先确定下来。等到秋收过后,江南就得开工了,这一切都拜托兄弟你了!我得回北方了,估计杨阁老很快就要出师剿贼了,他必然会点我的名,不去不行,若是拒绝了那就是抗旨。”

    “请大哥放心,您交代小弟的事情肯定不会耽搁了。”

    李国栋回到了襄陵城寨,途径山东,山东的一些无主之地已经落入李国栋手中,收编的一部分流民被安排到无主之地上。因为去年清军入寇劫掠,那些无主之地都还没有人耕种,现在种植农作物已经太晚了,种植冬小麦为时还早。

    收编的流民们被编成了军户,正在荒废的农田里卖力干活。虽然还未到冬小麦的种植季节,但是这些土地需要翻耕,把土翻松了,等到秋收季节过去之后,就能种下冬小麦的种子。

    粮食还没有开始生产,更不要说收成了,这些新编军户的吃住,都是由李国栋提供。提供的粮食都是番薯、玉米之类的粗粮。吃得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至少不会让他们饿死。

    而那些山东当地的百姓,今年的生活也不好过,一场大规模的旱灾又席卷大明北方各地,从去年清军入寇之前,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各地就没有一场降水,冬天没有下过一场雪,春天也没有降过一场雨,现在已经入秋了,土地干裂,河流干枯,粮价高涨,山东老百姓们把树皮、草根都吃光了,都开始吃观音土了。

    所以说,李国栋和王全收留的那些流民,他们的生活比起当地老百姓来,明显要好得多了。

    刘老根原本是陕西的一名农民,五年前被流贼大军所裹挟,成了流民中的一员。今年已经三十八岁的他,本来在陕西老家就娶不起媳妇。因为陕西大灾,家里父母、弟弟和妹妹都饿死了,饿死后连尸体都被人吃光了。刘老根被裹挟入流民大军之后,身为一名炮灰兵的他,李自成当然不可能给他娶媳妇。

    后来李自成的流贼大军遇上孙传庭,被打得大败,身为被裹挟流民的刘老根,也被孙传庭俘虏了。

    孙传庭从俘虏的流民之中挑选出一部分人编入他的秦军,秦军其实也是半军半民的新式军户,但是年近四十的刘老根,却被秦军淘汰了,孙传庭看不上已经算是半老头子的刘老根,于是把他遣送回家。

    可是刘老根回家能干嘛?陕西已经多年没有降雨了,连地都没办法种,就算勉强种了地,还要面临高额的税收。于是刘老根就干脆和几名伙伴去了襄陵,投奔了武威伯的晋阳军。

    晋阳军自然也不会用一个半老头子来当兵,但是韩(大山)将军还是给了刘老根一个新编军户的名额,让他跟着一批新编入军户的流民去山东开垦荒地,条件还是挺优厚的:每一名军户,分到三十亩地,每年收成,上缴军户所三成,剩下的都归自己。而且武威伯的军户所,没有朝廷的苛捐杂税,相比起来轻松多了,武威伯还给他们提供农具、耕牛,提供修建水渠和挖井的工具、材料,并预先提供给每一名军户一年的口粮。

    刘老根来到山东,军户所给他发下了三十亩地。

    现在还未到冬小麦的种植季节,刘老根同别的军户们一起,去挖掘水井,修筑水渠。忙碌了一天,回家用粗粮熬点粥,这就过了一天。虽然劳动强度不低,可是至少不用去啃草根树皮,不用去吃观音土,更不用担心饿死啊。

    这一天,刘老根下工回来,却见军户所军堡大门外面,挤满了前来乞讨的灾民,他们多半只要一口饭吃。

    有些好心的军户拿出了一点粮食给他们,可是没有人拿出更多的粮食,他们自己也要吃饭。

    “各位军爷,行行好吧,草民一家都快饿死了,十二岁的小姑娘,还望军爷收走,只要给草民一袋粮食就好了。”突然刘老根听到有人叫唤卖女儿的声音。

    他连忙走上前去,只见一对中年夫妇,领着一名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小孩子,看不出是男是女,正在吆喝着叫卖,就好像叫卖牲口一般。

    小孩子看起来脏兮兮的,十分瘦弱,不过那对眼睛还是挺亮的。

    刘老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老子活了快四十了,还没碰过女人呢!这个小姑娘,不如买下当媳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