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妙影别动队 > 20. 多多关照(求点推收)
    典狱长正在办公室里喝喝茶,逗逗鸟,吹吹小曲,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典狱长很喜欢鸟,尤其是鹦鹉,八哥之类能说话的鸟,所以在办公室里养了只鹦鹉,每天教鹦鹉说话成了他的必修课。

    “来,宝宝,跟我讲:憨大,憨大。”典狱长正用上海话耐心地教鹦鹉说话。

    “憨大,憨大。”鹦鹉很聪明,教了几遍就学会了。

    狱警进来了,把一张名片递给典狱长:“报告典狱长,这是凌云鹏的舅舅让我给你的名片,他说今天下午想要找你谈一谈。”

    “凌云鹏的舅舅。”典狱长充满狐疑地接过名片,轻声地念了起来:“嘉裕银行总裁赵玉民。”

    “凌云鹏的舅舅是银行总裁?那凌云鹏还去抢什么银行?他想花钱,直接去他家的银行里取就是了,真是吃饱了撑的,他是不是脑袋被门挤过啦?”典狱长望着名片,摇着头,苦笑了一声,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我刚才听了几句,好像是这舅舅跟外甥闹矛盾了,舅舅说了凌云鹏几句,凌云鹏一赌气,所以就去抢银行了。”

    “哦,吵几句就去抢银行啦?那要是被骂一声就要杀人了啰,这脾气也忒大了吧?”典狱长觉得这个凌云鹏的所作所为令人匪夷所思。

    “我看这舅舅跟外甥都是一个德行,讲起话来,都很激动,都喜欢敲桌子。本来嘛,三代不出舅家门。”狱警笑着向典狱长汇报刚才在接待室里这舅甥俩吵嘴的情况。

    “好好好,我晓得了,我下午就会会这个银行总裁,你给我把凌云鹏的案卷拿来,让我再看一遍。”典狱长隐隐觉得下午的这次见面会是件意想不到的好事。

    “好的。”狱警走到文件柜前翻找凌云鹏的卷宗。

    典狱长身旁的鹦鹉开口叫唤起来:“憨大,憨大。”

    “嗯,宝宝真聪明,这个凌云鹏就是一只憨大。”典狱长心情极好,一边给宝宝喂鸟食,一边讥讽着凌云鹏。

    很快,狱警把凌云鹏的案卷拿了过来。

    “放这儿吧,你去吧。”

    典狱长翻开凌云鹏的案卷,仔细翻看凌云鹏的简历资料:凌云鹏,男,27岁,湖北武汉人氏,震旦大学肄业,无业,该案犯幼年父母双亡,寄养在舅舅赵玉民家中,由舅舅赵玉民抚养长大。该案犯于本月三日下午五时左右,手持玩具手枪,蒙面闯入杜美路的三井银行,进行抢劫,以银行经理为人质试图要挟,五时十分,该案犯被杜美路巡捕房逮捕。到案后,该案犯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简直就是一个草包,到巡捕房旁边去抢银行,这不是作死吗,十分钟不到就被抓获了。这可真算得上是本年度上海滩最滑稽可笑的新闻了。“典狱长从心底轻蔑这个凌云鹏,不过转念一想,似乎明白了凌云鹏作案的动机了:”哦,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富少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他的舅舅难堪。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太冲动,做事情不考虑后果啊!”

    下午两点,赵锦文又来到了清水湾监狱,这次,他直接去找典狱长。

    “报告,凌云鹏的舅舅想要见你。”狱警报告了一声。

    “快请进。”

    赵锦文走进办公室,连忙伸出手去,跟典狱长握了握手:“你好,典狱长,我是赵玉民,凌云鹏的舅舅。”

    “我知道,请问你找我何事啊?”典狱长笑容可掬地望着赵锦文。

    “这件事说出来真的是有点丢人啊!”赵锦文为难地搓了搓手。

    “没关系,你说吧。”典狱长朝赵锦文笑了笑:“来人,给赵先生上茶。”

    狱警把一杯上等的龙井茶端到赵锦文的面前,随后退了出去。

    赵锦文等狱警走了之后,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根大黄鱼,塞给典狱长:“一点小意思,聊表心意。”

    典狱长没想到这个银行总裁出手这么阔绰,嘴巴张得老大老大:“赵兄,你这是太客气了,你还没说让我干什么,就送上这么一份大礼,无功不受禄,你好歹让我知道一下你想让我干什么吧?”

    “其实没什么,就是想让典狱长对我们家云鹏优待一点,行吗?“赵锦文满脸堆笑地望了望典狱长。

    “哦,原来是这事啊。好说,好说。”典狱长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让凌云鹏在监狱里过得舒坦一点这么个小小的要求而已。

    “我这个外甥啊,真是一言难尽啊。虽然这个臭小子脾气硬,不肯服软,上午还跟我在这儿顶嘴,你手下也看到了,唉,可在以前,我这个外甥还是很乖,很听话的,尤其是很听我的话,可能是被他外面的那些狐朋狗友带坏了,你知道吗,云鹏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姐姐,姐夫在云鹏很小的时候,海难死了,就留下这唯一的一根独苗,你说我能不对他好吗?我跟我姐关系最好,最贴心了,她这一走,我这心里,真的是……唉,这都是命啊!我把云鹏接到我家里来,天天像小皇帝一般伺候着。天地良心,我对他真的是比对我自己的亲儿子还好,也许是太溺爱了,把他娇宠惯了,所以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真的是愧对我的姐姐,姐夫啊。”赵锦文说着,眼睛有些湿润了,典狱长连忙递上手帕。

    “理解理解,真是让人痛心啊!不过年轻人嘛,血气方刚,难免走弯路。”典狱长见赵锦文伤心落泪,连忙劝慰他。

    “事情已经出了,给他一个教训也好,不过,典狱长,你能否通融通融,让我们家云鹏在这监狱里日子稍微过得舒坦点?“赵锦文冲典狱长笑了笑:”比如饮食方面啊,他有点挑食,能不能给他吃得好一点,个人卫生方面啊,他是一个很要干净的人,还稍稍有点洁癖,还有干活这方面啦,我知道在这里每个犯人都是要干活的,那你看能不能派他干一些轻体力的活,我这个外甥别看他长得个子高高的,其实是中看不中用,而且我们家云鹏在家从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所以,想请典狱长能否开开恩,照顾照顾我家云鹏。你看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太多了?”

    “不多不多,我完全可以满足你的这些要求。”比起那根金条,典狱长没觉得赵锦文提出的要求太高,太苛刻:“我待会儿就去替你安排。”

    “那就太谢谢典狱长了,等我们家云鹏出狱后,我再重谢!”

    “没问题,你放心吧,小凌在我这儿,一定住得惯。我保证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