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小军医 > 第32章 32.战前
    淞沪会战,依旧进行着。

    日军的增援越来越多,国军的伤亡也越来越大。

    陈修虽然已经担任了营长,可医院的工作,他还是没有停下,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相比起来,虎贲营的训练只能暂时放着了。

    唐凝也没有闲着,虎贲营的训练,现在都是她在管,加上陈修给她的建议,训练的倒是有声有色。每个战士,每天至少打5发子弹,相比其他国军部队,也已经很好了。

    唐虎的独立旅已经重建完成了,只要经过训练整合,又能拉上战场了。

    ……

    自10月1日开始,日海军、航空兵协同地面部队发起新的攻击。北路以山室宗武第11师团指向广福、陈家行;南路集中第3、第9、第13、第101师团强渡蕰藻浜,向大场、南翔进攻,以切断大场至江湾地区守军与外界联系,使之成为孤军。10月5日至9日,国军第8师、第59师、第61师、第67师、第77师、第90师及税警总团等作战部队相继退出阵地。9日起,日军再度集中海空军火力,配合步兵向蕰藻浜南岸强攻,最终被中国守军遏止攻势。

    虽说攻势被国军遏制,可,国军的伤亡,并不是一般的惨重。

    每天,都有大量的伤员被运到医院。

    药品,再一度告急。

    当然,陈义夫已经开始与国军的采购部门接触,药品,陈修都已经交给陈义夫。虽说如此,陈修还是让陈义夫继续捐赠了一批药品应急。

    与政府合作,走采购流程,是最为繁琐的过程,哪怕,陈义夫有张治中的帮忙。因为这其中涉及的,是巨大的利益。

    陈修结束了一台手术,松口气,这几日来,他又恢复了几乎天天待在手术室的日子。虽说有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援,可,支援毕竟占少数,而伤兵又实在太多。

    “陈医生,你先休息一下。”王护士看着陈修的样子,有些担心,陈修已经连续好几天这种状态了。

    陈修点点头,累确实很累,但是,能救人,就是陈修最大的成就感了。说句实话,在21世纪,当医生,收入其实真的不怎么样。除非已经做到了顶级的医生。只不过是社会地位很高,在大家眼中看起来很好而已。累又累,然后收入只是一般,基本都是拖城市平均工资后腿的水准。

    大部分外行人,都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很好,如何如何。

    可只有自己知道辛苦罢了。

    能支撑他们下去的,也不过就是那一点点救人的成就感。

    陈修脱下隔离服,走到休息室。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几天来,又恢复了之前刚到医院的状态,甚至,犹有过之。很累,但是还是要坚持下去。

    对于淞沪会战,陈修没有任何办法,哪怕他现在手中有一个加强营。

    没有完成训练,陈修不会让他们上去送死。

    可事实是,不是他不想上战场,就不用上战场,说到底,一个营长,也不过是一个小卒子。

    ……

    “命令,你部即刻开拔,配合蕰藻浜南岸各部进行协防!”

    唐虎接过命令,点头,“是!”

    送走传令的士兵,唐虎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虽然他这个旅基本已经重建完成,虽然补充的兵都是从预备的补充部队里调来的,可他这个旅,重建了才10天都没有啊。

    而所谓的虎贲营,虽然大部分战士全都到齐,可训练,好像也没有结束啊。

    “诶,”唐虎叹气,“狐狸,你传令,让营以上干部集合开会吧,包括陈修和小老虎一起。”

    “好的。”狄封点头,理解唐虎的意思,因为,要上战场了。

    此刻,唐虎的这个旅,暂时还是驻扎在医院附近的,所以,要通知二人还算是方便。

    ……

    陈修在接到命令的时候,是有些错愕的,怎么忽然要开会?一问,原来是他们要上战场了。陈修想说,训练都没完成呢,部队不是没有整合完吗?现在上,不是送菜吗?

    可,再一想到淞沪现在的情况,就没有说出口了。既然已经是一名军人,服从军令,是天职。更何况,肯定是前线紧张,才会有这个命令的。

    他,无法拒绝,拒绝了,就是抗命。

    当陈修来到独立旅的指挥部的时候,基本上的人都已经到齐,包括唐凝。

    而唐虎,穿着将官服,少了一只胳膊,坐在首位。

    墙上挂着淞沪的地图。

    “既然,都已经到齐了,那么,会议就开始了。”唐虎的声音落下,语气很严肃,“我独立旅,前身是个暂编旅,说起来,装备一般,只是一只杂牌部队。虽然,现在装备也一般,还是支杂牌部队,但是,已经比以前好上许多了。在座的,也都是我唐虎的老部下了,应该都知道,咱们之前打的那一仗,没有人后退!杀敌500余,伤敌未曾,可以说,是一场不小的胜利了,如果,咱们旅没有拼光的话。”

    众人都沉默了,那一场战斗,血液浸润了阵地的泥土,眼前一片血红,到了最后,几乎人人带伤,若不是援军及时赶到,阵地,就已经失守了。

    “现在,接到命令,即刻开拔,前往蕰藻浜南岸协防。大家也都知道,蕰藻浜南岸战斗已经打的难分难解,激战数日了。这几日送到医院的伤员,也多是那边送来的。”唐虎继续道,“如今,上峰集结兵力,继续防守,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我们,将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敌。”

    陈修皱了皱眉,蕰藻浜南岸,这个地名,好像有点熟悉。这才想起,这个地方,是淞沪打的最激烈,或者说,最惨烈的一个地方。

    “命令,各部即刻整兵,下午1点准时出发!散会!”

    “是!”几个团的团长都领了命,包括陈修与唐凝,也都站起来领了命令。

    “陈修,唐凝留下!”唐虎的声音再度响起。众人也没有什么意见。虎贲营,在他们旅,就是个特殊的存在,装备就不说了,营长是旅长的姑爷,副营长是他们旅长的女儿。

    等到屋里只有他们几人,唐虎看向陈修,“克己,上了战场,刀剑子弹无眼,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知道!旅座!”陈修知道,唐虎是来劝自己的。可这种时候,陈修也不会怂,也不能怂。

    陈修的话,已经表明了态度。

    唐虎挥挥手,“罢了罢了,就随你们吧,虎贲营我不会一开始就放上去守阵地,既然是精英,那就要有精英的觉悟。”

    陈修点头,不守阵地,那就是冲阵地,又或者说,发起进攻与反击了。

    可这样一来,伤亡也会很大。

    “爹,你放心,我们虎贲营,肯定不会给您丢脸。”唐凝开口,虎贲营的日常,都是她负责的,若是虎贲营的成绩不好,那她脸上也不好看。

    唐虎苦笑,“傻孩子,你们能活着,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啊!这场战斗,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啊!”

?  ?1111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