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小军医 > 第16章 16.淞沪血(九)
    陈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他太累了,以至于,睡了整整十多个小时。

    醒过来的时候,陈修有些懵,觉得,状态好了许多。

    “少爷醒了,少爷醒了!”水生的声音传入了陈修的耳中,传出去老远。

    不一会儿,陈义夫就出现在了陈修面前,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下来,陈修被抬回来的时候,他以为陈修怎么了呢,结果唐凝一解释,他也只能叹气。

    在他的印象中,陈修向来执拗,固执。

    “粥来了粥来了。”山子端了粥过来,“少爷,先吃点儿。”

    陈修点点头,虽然众人没有说什么,但他知道,大家都是在关心他,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是真的很暖。

    鱼粥不薄不厚,浓度刚刚好。

    一入口,陈修觉得,什么都回来了。身体,也活了。

    想说些什么,只觉得嗓子还是有些疼,于是就笑了笑,继续喝粥。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累倒了,在医院的时候,他是有些上火了,看着那么多的伤员无法处置,他恨不得自己一分为几。

    在医院里,恐怕只有他,最在意那些士兵的命了,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拼尽全力。来自后世的他,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人,因为缺医少药而死。

    一边吃着粥,陈修一边思考着,经过这一次,他也算是看开了,靠他一个人,要解决伤员问题是不可能的。像孙思邈穷极一生,行走于乡野,能救治的人,也是有限。

    会产生伤员的直接原因,是因为有战争,事实上,只要能阻止战争,伤员们就会大大的减少。可,这场战争,日本人规划了许久,怎么会轻易的结束?这是不可能的。

    陈修清楚的知道,这一场战争,不仅仅没有这么容易结束,而且,还会给中国造成巨大的损失与伤亡。

    “好了,你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再去医院。”陈义夫开口,“医院人手方面的事情,爹会想想办法。”

    “谢谢爹。”陈修开口,声音,嗯,惨不忍睹。

    然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陈修自己。

    陈修闭上眼睛,想了想后世的实习生制度,点点头,招一些实习的大夫,应该能缓解许多,至于这实习,直接上手吧。当然,要招,最好也要招一些相关专业的人,这样,至少会有一些理论基础。昨天来帮忙的卫校的那些学生,就是很好的生源。

    想到了这里,陈修不禁加快了速度喝粥,他需要写一份计划书出来。

    ……

    8月底,日上海派遣军成功登陆近十日,攻占殷行、罗店、吴淞镇等要点。但中国第九及第十五集团军抵抗顽强,日军陷入苦战,并要求大本营火速增援!

    ……

    时间很快进入了9月,淞沪战役继续进行,伤员们依旧不断的往后方运送。

    9月5日,日军飞机、舰炮猛烈轰击虹江码头!

    第87师517团所部守军几乎伤亡殆尽!

    日军借火器之利,强行登陆,517团残部不得不向后退守,与敌相持。

    “团座!”

    “伤亡如何?”刘漫天,看着自己的副官,内心沉痛,他知道,伤亡肯定很大,因为他这个团已经被打残了。能退下来的,他都已经退下来了。他也有些不敢听副官的报告。

    “重伤400余人,轻伤700余人,阵亡,800余人。”副官的报告,让刘漫天很痛苦。

    他的团,真的残了。

    在鬼子的大炮,飞机面前,他们的抵挡,几乎成了螳臂当车。

    他自己也受伤了,脑袋上还缠着绷带。可是,作为一名团长,他不能下前线。

    “告诉兄弟们!即便我们伤亡惨重,可我们还是要拦着鬼子!为什么?因为咱们的身后,就是咱们的老百姓!是咱们的兄弟部队!我刘漫天的兵,没有孬种!”刘漫天大声的嘶吼,声音大的,让周边的士兵都听见。

    “是!”

    “把重伤的兄弟,都,运到后方医院去!”刘漫天开口,天色已经晚了下来,重伤的士兵,必须及时救治,否则,不知道能有多少人活下来。他是一个团长没错,可他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不可能看着这些士兵重伤还让他们上战场。

    “是!”

    刘漫天知道,并不是自己的士兵不够精英,而是敌人炮火太利,他们87师,清一色的德式装备,已经是中央军精锐中的精锐了。可他们输在哪里?重火力以及空军上。

    如果重火力差不多,他刘漫天还能杀更多的鬼子,也绝对不会让鬼子拿了虹江码头!

    双拳紧握,这个时候的刘漫天,恨不得将日本人碎尸万段!

    很快,夜色下,就有人开始开着军车往后方运送伤员。

    ……

    陈修忙完手中的一台手术,替一名士兵截了肢,右下肢,右侧小腿已经在战场上损毁的一塌糊涂,只留下膝盖下方一点点皮肉连着碎肢,的确是碎肢。

    血管已经没有办法修补了,没有了血供,这条腿,就是废的,也只能截掉损坏的部分。

    而同一间手术室内,还有好几名女学生在取伤员的子弹。基本都不算是重伤员,只是四肢上要取子弹。

    这是陈修给她们练手的。

    慢慢熟悉之后,陈修才能交给她们更为严重的伤员处理。当然,器械一定是分开的。基本上是3人一组,一人主刀,一人一助,一人器械。

    医院的地方也就这么一些,陈修要塞人,也没有了地方。

    “太好了!取出来了!”陈修听着女学生们的窃窃私语,继续下一台他要处理的手术。

    没有医生了,那他自己培养。

    战地医生,算是培养的最快的一种医生了。

    因为大部分战地医生,只要会取子弹,会缝合,基本上就能出师了。

    如果这样的医生足够,也不会有大量的伤员死亡了。

    中国人口众多,可是,会取子弹会缝合的医生,少之又少。

    ……

    “陈大夫!陈大夫!”刘护士的声音传来,语气中,有些着急。

    陈修看向小护士,点点头。

    他最近嗓子好了些,可也没有办法大声说话。

    小护士会意,“怎么了,护士长?”

    “刚送来好几车伤员,都是中央军87师的!要咱们好好救治!”

    陈修皱眉,87师吗?

    在淞沪会战基本打的差不多的那支精英德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