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小军医 > 第5章 5.软禁
    山子和水生简直惊呆了。

    “少爷,少爷,您别乱来!”山子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水生,去叫老爷!”

    “是!”

    不一会儿,陈义夫沉着脸走了过来,“混账东西,逆子,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陈骁叹气,“爹,孩儿是要去上战场的,真的不想耽误人家姑娘。如今正在打仗,孩儿只想为国尽力!在这样的时代,孩儿这种人是不可或缺的,孩儿早一日上战场,或许就能多救几名战士。日日月月累积下来,能为军队减少损失的!”

    “把枪放下。”陈义夫根本听不进去陈骁的话,用自己的命来威胁自己的父亲,这种事儿,陈义夫都不知道陈骁是怎么做出来的。

    事实上,陈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出来的。他不想结婚!他不是真的陈骁啊!更何况,他是真的打算为国效力的!战场有多危险?谁能预料的到!就算他是军医,难道就不用随军吗?

    陈骁听出了老陈语气中的怒火,但是,他本身也就是一个固执的人,这把枪,他没有办法对着眼前的人,那就只能对着自己了。当然,他子弹还未上膛,万一手滑了走火就不好了。

    “爹,您不同意,孩儿就不放。”

    老陈的怒火真是要到极点了,“你不放是吧?咱们老陈家三代单传!你竟然以你自己的性命为要挟?行,我陈义夫给你跪下了,求你别这样,行不行!”

    说着,陈义夫就欲跪下。

    陈骁当然不敢让陈义夫跪下,赶紧走到陈义夫身边,要扶住陈义夫。走了两步,陈义夫一伸手,将陈骁的右手就反在了背后。

    “哎哟,爹!您轻点儿!”陈骁万万没有想到老陈身手不错,然后,他就感受到了枪被夺走了。

    陈骁真是,后悔不已!姜还是老的辣!

    “绑了!”陈义夫拿着枪,松开了陈骁,山子与水生就赶紧上前把陈骁绑了。

    陈骁欲哭无泪,老陈你很阴险啊!“轻点儿轻点儿!”

    ……

    陈义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枪叹气,他不是不知道上战场危险,正是因为危险,他才要陈骁结婚。陈家三代单传,陈骁的母亲又是难产而死,陈骁体质本就偏弱,为此,他不惜重金让陈骁去日本留学。结果呢,中日之间的矛盾一发不可收拾。

    他的朋友,也就是陈骁的一个教授,给他来电,说明了陈骁做的事情,陈骁杀的一个人,是日本首相的侄子!如果日本真的来要人,陈义夫不觉得陈骁能保住!

    只有入了军队,上了战场,陈骁才有保住的可能。

    陈义夫揉揉眉心,这十八年来,他看着陈骁从一个小小的婴儿长成公子如玉,内心是很感慨的,可现在,这个孩子闯了祸,作为父亲,总要为他收拾摊子。一个日本人,杀就杀了,他也不是没有杀过日本人。可若是因为杀了一个日本人要让他儿子抵罪,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如今,日本方面肯定还以为陈骁是躲在日本国内的,所以陈骁回来是一个秘密。他要陈骁尽快成婚,婚后就去军队。

    “诶,真是,气死老夫了。”

    ……

    而陈骁这头,被关在了房间里。

    “诶,老陈真是,隐藏的可以啊。”陈骁叹气,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一招就拿下了他,所以,他这还真是战五渣,上了战场,绝对是最丢人的一个。

    可现在,被软禁。说是软禁,陈骁其实也知道,陈义夫这是保护自己,没有一个父母会希望孩子受到伤害。

    可是,成婚。

    那个唐家小姐他还是有些印象的,根据原主的记忆,唐家小姐小时候可是,小胖子一个。陈骁揉揉眉心,他不是歧视胖子,只是,感情也没有多少,这就要与一个胖子成婚?是个男人都不会太开心。

    可他能怎么办?

    手无缚鸡之力是真的。

    这等乱世,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但好在,陈骁还是有一门手艺的,前世与今生学的都是医。

    古语有云,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更何况,哪个时代,能缺医少药?

    医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何况,是在这样的乱世。枪炮一响,黄金万两。而在黄金万两的背后,是多少的鲜血与牺牲呢?

    总有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

    如果有的选择,没有人愿意成为那万骨中的一份子。战争带来的,不仅仅是军人的损伤,还有平民的死亡。

    “诶。”陈骁拉回自己的思绪,看了看房间紧闭的门窗,长叹一口气。

    ……

    “老陈,听说骁儿回来了?”一名满脸胡子的中年军官,在陈氏洋行内见到了陈义夫。

    陈义夫眼睛一眯,“你哪儿听到的?”

    “就你这心思?”中年军官不屑的坐下,看他之军衔,竟是一名少将,“你这刚传过来消息说要后天成婚,你觉得我会不知道?”

    陈义夫叹气,“眼看着,上海马上也要开战了,就让他们早早的成婚吧。”

    “老陈,你这不对啊!上海可是有80万军队在守着呢,你怕啥!日本人就算要来,那也得先从我老唐的身上踏过去!”

    “诶。”陈义夫叹气,“你我都快是亲家了,我也不瞒你。骁儿在日本杀了人,杀了近卫文麿的侄子!”

    “近卫文麿!”中年人眼睛一眯,“他nnd,鬼子首相?我这女婿厉害了!可以,不错!难道在日本的几年养胖了些?”

    陈义夫翻了翻白眼,他就知道眼前这大老粗根本不会介意陈骁在日本干了什么,反而会觉得终于有所长进了。

    “诶。我唐虎少落草,后被招安,虽然手底下有个几千人,可装备不好,也就是支杂牌军,炮灰的命。”中年军官叹气,“可拼了大半辈子,到现在连日本人都要打来了,真是窝囊。”

    陈义夫复杂的看了一眼唐虎,两人少年相交,也是有许多年了。

    “我死了不要紧啊,总得为子孙拼一个公侯万代的!虽说,现在也不兴这个!嗯,总之,上战场的事儿是我们这些大老粗的事情,像骁儿,凝儿,自该是好好活着的。送到后方,也自无不可。”

    “骁儿会当军医。”陈义夫又道。

    “什么?军医?”唐虎跳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一旦带了个军字,就不是开玩笑的!”

    “党国还未与日本宣战,日本人现在不知道骁儿逃回国了。那是日本首相的侄子啊!日本人来交涉,那我交,还是不交!”陈义夫痛心疾首的道,“日本人如果真的来要人,那谁能保得住他?”

    唐虎瞳孔一缩,胡子都抖了抖,在军队里打拼了好几年的唐虎自然是明白的,虽说军政要分家,分家,可很多时候,军政根本分不开,“你这是想让我女儿守寡啊!”战场上的事儿,谁能说得明白,你当军医难道就不会牺牲了吗?

    “愚兄也是,迫不得已啊。”

    “哼。”唐虎冷哼一声,气了一会儿,也慢慢的冷静下来,“儿孙自有儿孙福,罢了,若是骁儿要从军医,或许还刚好合了凝儿的念头!”

    陈义夫刚喝一口茶就喷了出来,“老唐,你啥意思?”

?  ?123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