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小军医 > 第117章 117.探消息(二)
    妇女接过钱,咧了咧嘴,“那行,我给你们整只鸡。”

    “多谢了。”赵有德松口气,能整就行,然后他就看见妇女往厨房那边走去,说是厨房,不过是院子里搭的一个小棚子,有着灶台。

    只见妇女在鸡圈中抓了只鸡,而且,鸡还挺小的。

    赵有德抽了抽嘴角,也没有办法,看妇女熟练的将鸡宰了,然后烫水拔毛,赵有德就走了过去,“这位婶子,您这也挺熟练的啊。”

    “那是,自家农活做习惯了。”农妇也笑着回答,收了钱,自然得干活的。

    “婶子,这村子附近,太平吗?”赵有德开始探口风。

    “太平?这年头外面哪有太平的?不说日本鬼子,他们也打不到这里来!就说山里的胡子,那有多少?数也数不清!”农妇低头干活,自顾自的道,“就俺们宝来村边上过去二十多里,就有一伙土匪,叫什么好汉寨。”

    “那政府也不管管吗?”

    “政府?政府怎么管?打鬼子都来不及呢!”

    “婶子,那这好汉寨有多少人啊?”

    “这谁知道啊,几百人总是有的。”农妇摇摇头,“不过啊,这什么寨子里的也是可怜人,都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才上了山的,但凡有过下去的可能,谁会去当土匪啊?”

    赵有德也叹气,虽然农妇说的很是直白,但说的却没有错,如果不是过不下去,谁会上山当土匪,那可是一辈子让祖宗蒙羞的事情。

    “婶子说的是。”

    “诶,村里之前有个娃,实在是过不下去了,爹妈都没了,最后,也只能去落草了。”

    “这好汉寨,平日里不会下山吗?”

    “下山啊,但是这好汉寨呢,也确实叫好汉,至少,他们不打我们这些苦哈哈的主意,也很少伤人命。”农妇继续道,“不然,我们宝来村的人啊也早就跑了。”

    赵有德稍稍有了一些数,这所谓的好汉寨,倒还真像他们以前落草的时候了。

    又打探了一会儿,赵有德离开了厨房,回到了他们住的杂物间,“大哥,打探了一下,这好汉寨,估摸着得有个几百人,坏事可能不怎么做,也不劫穷苦的百姓,也不怎么伤人,相比起来,恐怕是这附近相对还比较好说话的寨子了。”

    “嗯。”唐虎点点头,“这样,一会儿咱们吃完饭,夜探一次。”

    “好。”赵有德点头,现在,山里并不冷,而且时间也还早,即便吃了饭,时间也足够。

    过了半个小时,农妇端着一盘鸡肉和一盘青菜进来。

    唐虎叹气,“这样的日子真是很久没有过了。”

    赵有德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话。

    ……

    而这个时候的陈修,正从一个房间内取出了照了好几天紫外线的菌株,“陈长官,真有用吗?”

    “不知道啊,试一试吧。”陈修开口,“我只知道这样能够诱导出高产菌株,但是并不清楚到底该怎么诱导。”

    “这样啊?”吴倩有些失落。

    而一旁,王嫣然也是如此。

    陈修无奈,“对了,我弄到一种止血药的化学结构,最近除去弄高产菌株,你们先把这止血药的生产流程设计出来吧。”

    “诶。”吴倩接过陈修手中的纸张,上面,写着止血敏的化学结构。

    陈修也是无奈,将诱导过的菌株递给王嫣然,“总之,交给你们了。”

    ……

    现在,陈修这边药品的出货量开始慢慢减少,因为,陈修要开始往国内供应了,而德国那边,因为战争还没开始,所以在拿了几次货之后,也很自觉的稍稍减少了拿货量。

    “克己,这个月,雷奥他们要少拿20%。”陈义夫递给陈修一个账本,“不过,有一个情况,雷奥他们那边可能会安排几个医生过来,同时,还会带上一名患了胃癌的病人。”

    陈修眯了眯眼睛,“他们想让我这边给治疗?”

    “是的,毕竟,你之前和雷奥说过,若是要治疗癌症,最好将人带过来。”陈义夫开口。

    陈修点点头,“确实如此,来就来吧,刚好,可以让他们看一看癌症的治疗了。”

    癌症一词,是由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提出的,也就是说,人们发现癌症,已经有数千年历史了。

    只不过,在癌症的治疗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突破。现在的癌症治疗,依旧是外科手术切除肿瘤组织为主,或辅以放疗。在这个时代,化疗还未出现。不过,即便按照正常历史,到了40年代美国那边发现了化疗,效果也绝对不会有陈修手中的药品效果好,毕竟,陈修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的。

    留坝县基地医院,目前看病的人还是少,至少,陈修没有发现有癌症人员,但也叮嘱了蒋明渊他们,若有怀疑癌症的,一定要喊他。

    ……

    半夜,一条小山路上,两个人快速的走着,正是唐虎和赵有德。

    “大哥,应该快到了。”赵有德指了指前方一座小山上隐约的火光,开口。

    唐虎眯了眯眼睛,也是看到了那一处的火光,“走。”

    又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唐虎忽然停下。

    “听,呼噜声。”

    赵有德点点头,“有两个。”

    “应该是他们守夜的人,你左边,我右边。”唐虎开口。

    “好。”

    ……

    赵狗剩正睡得美美的,忽然好像被什么冷冰冰的东西顶住了脑袋,伸手想拍开,却听见了一声,“不许动,不准喊,否则,子弹可不长眼睛!”

    当了几年的土匪,赵狗剩的警觉性不大,但也是有一些的,特别是这声不许动,直接将他吓醒了,睁开眼睛,周围还是漆黑一片,可脑袋上冰凉的触感,做不得假,那是枪口,“这位大爷,您有什么事儿吗?”

    唐虎笑了笑,“什么事儿?当然是有事儿了。”

    看了一眼赵有德那边,也已经制住了另一名土匪,唐虎开口,“你这儿是好汉寨?”

    “是是是。”赵狗剩赶紧回答,他不回答也不行啊,被人用枪顶着,哪儿还敢说其他啊。

    “你们这好汉寨有多少人?”

    赵狗剩沉默了一会儿,很显然,胁迫他的这个人,应该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