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小军医 > 第96章 96.被暴露的南京(一)
    随后,陈修就让人不断的试验这试产出来的1万发铜覆钢子弹,试验卡壳率。

    “威尔先生,那你手中的项目,是不是都结束了?”陈修站在威尔身边,开口问道。

    “嗯。”威尔点点头,“这样一来,我也可以启程回国了。”

    陈修是舍不得的,短短两个多月,基地的架子就已经搭起来了,并且,现在连子弹材料的问题,都解决了。

    这几天,第一座钢铁厂的联合发电机已经安上了,这座发电机一安上,整个兵工厂是马力全开。不过,还有两座,等那两座也安好,估摸着还得要一个多月。

    这样一来,兵工厂可以自行产出钢铁、步枪、步枪子弹、机枪,还有农副产品什么的,产能已经不错了。

    只可惜,如果没有他的药品支撑,还是入不敷出。

    “威尔先生,不知道你懂不懂迫击炮的制造?”陈修笑容灿烂,看向威尔。

    威尔张了张嘴巴,总觉得,陈修的笑容并不那么友好,懂,他肯定是懂的,迫击炮的制造并不难,“陈,你是什么意思?”

    “威尔先生,你也知道,我们中国现在正遭受着日本人的侵略,在重武器上,我们是真的比不过日本人,别说重武器了,就枪支数量上,我们也到处都是问题。如今,我这里可以生产步枪和机枪了,所以……”

    “所以你就想造大炮!大炮耗材大,所以你想先造迫击炮!”威尔将陈修的话接下去。

    “没错!”陈修点点头,“事实上,我旅里就有贵国的GrW34迫击炮,以基地现在的实力,仿造不算问题。”

    威尔扶额,总觉得,自己上了一条贼船!“可以造,甚至于我可以将构造图都画出来给你!但是,陈,你如果自行仿造,就不怕破坏我们两国的关系吗?”

    “我们两国的关系?”陈修瞪大了眼睛,我们有利益往来的啊,怎么可能破坏的了,“我们两国有什么关系?”

    威尔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好吧,威尔先生!”陈修无奈,“我想即便我这边仿造了,也是不会破坏我们两国的关系的,不是吗?”

    威尔一想,的确,至少,他们公司还得求着陈修,于是点点头,“明天我把GrW34迫击炮的构造图画出来!但是今天,我要吃红烧肉和烤鸭!”

    “好!你想吃什么吃什么!”陈修嘿嘿一笑,用点吃的,就拿到一份构造图,简直太划算了,“不过,关于你们研究美国佬步枪的那件事,我也要参与!然后我要将研究的成果带回国内!”

    陈修仿佛不认识一样的看着威尔,只能点点头,“好。”

    果然,威尔也不是老实人。

    商定后,两人又去忙了。

    如今,基地内,铁矿和煤炭都有专门的人负责采购,但其实,是交了定金后,卖家会负责将材料送过来,不然,陈修这边人手是定然不足的。

    这几天,陈修将自己放在了整理药品上。

    第一样药品,就是青霉素了。青霉素的出现,不得不说,是一个神器,这一点,在淞沪的时候就已经很好的验证过了。要知道,陈修那个时候给受伤战士们的用量,是很谨慎的,有伤口发炎的战士,效果很好。术后的常规抗炎用药,结果,其他战士发炎也很少。

    第二样,就是麻醉药了。战场上,多为外伤,如果没有麻醉药,战士们吃的苦,也太大了。

    第三,自然是止血药。

    如果这三样药能给研发出来,就已经足够留坝县基地的开支,即便是一种药,也足够了。可惜,陈修的志向,可不仅仅是这三种药。

    除去这三种药,然后才是其他常用药,但,陈修还是将一些急救用药列在了前面,毕竟,这是一个乱世。

    当然,能不能生产出来,就是另说了,现在的技艺,毕竟不比后世。

    ……

    2月14日,元宵。元宵,是中国传统节日。

    南京,天灰蒙蒙的。

    南京城已被日军践踏得面目全非。无家可归的人们无暇顾及元宵节,只祈求有一处能保命的地方躲藏。

    北门桥尽头的唱经楼附近原是条熙熙攘攘的商业街,但现在看起来很凄凉。街道几乎空无一人。所有商店都遭到彻底抢劫,更糟糕的是被烧毁了。

    几个穿着布衣的人看着这一切,无声流泪。

    ……

    陈修,自然是要让工人们庆贺一番的,庆贺方式,也很是简单,多加几个菜,再加个汤圆。他不想亏待这些工人。

    事实上,这些工人的薪酬,甚至比得上一些营排长了,引起了陈修的反思。

    士兵们的军饷,到底定在多少合适。

    这些手工从业者的收入,都比他们高了。

    当兵,可是要打仗的。

    想了许久,陈修在原来的基础上,提高了7倍。也就是民国时期,国难薪酬的标准发放。这样一来,留坝县这边的经济,恐怕很快就会被刺激起来。只不过,他手中的压力就大了。

    每天值夜班的战士,在第二天休息后,在第三天会有半天的假期,可以去县里逛一逛。这是陈修定下的规矩。

    独15旅,没有营姬!

    并且,在纪律方面,抓的很是严格。

    至于战士们出去之后,该怎么玩儿,是他们的事情。

    “团座,有人找!说是您家里人!”

    “哦?”

    “少爷!”山子的声音传来。

    “山子哥?”陈修看着山子,“你怎么来了?”

    “老爷让我来接药品,送到香港。”

    陈修点点头,“快坐,家里如何?我爹身体如何?”

    “老爷身体都好,家里,也还行,就是现在上海被鬼子控制了,百姓们被欺压的厉害!”山子无奈的道,“而且,我还听从南京过来的流民说,鬼子在南京杀了很多人!”

    陈修浑身一颤,还是没有阻止吗?“有多少?”

    “不知道,据说根本数不清,南京城几乎都要空了!街上各种店铺被毁坏的一塌糊涂,鬼子不仅杀人,还烧了我们很多房子。”山子回答着。

    南京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