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小军医 > 第88章 88.除夕话穷苦(一)
    陈修无奈的摇摇头,不打算再与他们争辩,“行了行了,你们都干活吧,把饺子包好,一会儿下了。”

    “东家,那加工的事儿。”

    “行了,我同意了。”陈修点点头,至于工资,到时候让人记录好这些人加班工时也就罢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不过,枪到现在,还一把都没卖出去呢。出了这样的事儿,也不知道国民政府那边,还要不要这些枪了。其实,不要也不要紧,有的是人要武器装备,王小刚常驻基地,就是很好的证明。

    王小刚,自然也在包饺子。他倒是觉得,陈修不像他以前所见的国民党军官,对于百姓们,倒是真的好,也足够真诚,在他看来,陈修,是可以发展为自己的同志的。同样的,他也将他的观察报告给了上边儿,只要上边儿同意,他就会开始接触陈修。

    ……

    “唐旅长,克己他们的电报。”周文喊了唐虎,虽然徐州战事紧张,但,他们团也暂时只是和鬼子小打了一场,并没有太大的损伤。

    “是吗?”唐虎呼出一口气,接过电报,看着电报上的问好的语句,笑了笑,“原来今天过年啊!”

    “是啊!”周文也是感慨,除夕期间,“我已经吩咐了炊事班,今天稍稍丰盛一些,也算是,过个年。”

    “也好,也祝他们,过年好了。”唐虎也是感慨。

    “嗯。”

    ……

    “真是,连过个年都没办法安生!”蒋委员长疲惫的闭目养神,这件事,他会推一个中将出去,还有一名少将,再加上几个上校,处理的好,还是能给国民政府带来巨大的威望的。

    “校长,他们已经选出人选了。”

    “嗯,去处理吧,处理的漂亮一些。”

    “是。”

    ……

    夜幕来临。

    留坝县基地内,却是灯火通明。

    按照习俗,已经有百姓指导着战士们摆好三牲,也就是所谓的天地桌,就等着陈修带人走完流程,开始吃年夜饭呢。

    独15旅,留坝县基地,都已经算得上是陈修的产业了,所以,狄封来到了陈修面前,“克己,一会儿给老天爷上个香,咱们就准备开年夜饭了。”

    “好。”陈修点点头,对于这个,前世每年过年的时候,他父亲就会抬出一张八仙桌,桌上,会有着各式各样的供奉,然后拜祭天地。祭拜结束,就是年夜饭开始的时候。

    跟着狄封走到地方,战士们和百姓们都已经在一旁站着了,连威尔和犹太人们也都在,显然,他们对此很是好奇。

    从狄封手中接过已经点好的香,陈修认认真真的拜了三拜,然后将香递给狄封,示意可以结束了。

    狄封点点头,“入座!准备吃饭!”

    “哦!”

    “吃饭咯!”

    “吃年夜饭咯!”

    工人们开心的道,战士们大多只是带着笑容,虽然是过年,但是该有的军纪,还是要有的,更何况,他们的长官也都在。

    陈修倒是很满意的点点头,整个独15旅,在改革后,执行的训练也是很严格的,加上这一个月来的饭食供应,油水也足,加上训练,整个独15旅,都有着不一样的气势。

    陈修这桌,坐了狄封、宋颖、王小刚、唐凝、萧婉等人,还有三名团长,威尔以及萨克。

    “各位,吃饭前,我说几句。”陈修站在早已准备好的麦克风前,“12月多的时候,我带着人来到了这里,这里,也从什么都没有,变成了什么都有,这是大家的功劳,我都看在眼里。然后,咱们独15旅,也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变革。咱们农垦团,出去卖咱们的大棚蔬菜3天,一共进项了近3万大洋!”

    “哇!”

    “哦!”

    战士们是吃惊的,除了农垦团的战士。

    “大棚蔬菜,以后是独立旅的进项之一!当然,这项技术,如果可能,我会扩散出去,交给附近的百姓!”陈修开口,“有的人或许会问,为什么?到时候百姓也种了,那咱们不就赚不了钱了吗?”

    “兄弟们!想一想你们尚在家中的老父母,想一想你们还在地里刨食的兄弟!中国这么大,耕地这么多,百姓们为什么还是吃不饱?”

    “因为地都是地主的!我们还要给地主交租子的!交了租子,我们根本剩不了什么粮食!”工人当中有人开口,在来做工之前,他们也都是在地里刨食的。

    “对!每年我们都要上交6成的租子!”

    “地主老财们有钱啊!有地!可我们,只是个打工的!”

    陈修听得心酸,的确,就当下来说,一个村大多会有一个地主,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村民们只能当佃农,一年辛苦,最后还吃不饱肚子。

    “东家,你这技术扩散出去,俺们还是没有地种啊!”李大柱无奈的开口,“俺们的地,毕竟少,地是主上传下来的,若不是不得已,没有人会卖,可即便这样,现在大多数人手中的地,根本比不了地主手中的地。”

    陈修点点头,“确实如此,大家安静。”

    众人又安静下来。

    “那你们觉得,是因为地主的存在,所以你们才会吃不饱饭,才会穷吗?”陈修又问。

    坐在一边的王小刚,瞪大了眼睛,前些年,他们和国军交战的时候,都称国军为白匪,何为白匪,就是扯着官方大旗的地方军阀!

    没有人回答,因为大多数人印象中,田是地主的,那他们租田来种,当然是要交租子的,有些地主,确实也还算善良,并不欺压乡里,所以,是地主的问题吗?

    当然,在有些人看来,答案也是是的,因为他们的田,都是被地主欺压了去,不得不卖给地主,然后租田来种。结果,一年下来,根本存不下粮食。

    大家又闹哄哄的谈论起来。

    陈修微微叹气,国家穷,穷在体制问题,也穷在见识不足。

    “好了,大家以前很穷,是国家的问题,也是自己的问题。”陈修继续开口,“当今国民政府没有能够统一军阀!造成百姓们一直处在动乱!法不明!军不纪!甚至,还有白狗子、白匪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