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小军医 > 第41章 41.伏击追军(二)二合一!
    10月的稻田,金黄一片。

    说句实话,隐藏在稻田里,损坏了这些粮食,唐凝很是不忍。但很显然,蕰藻浜附近,早已经没有了百姓居住。或者说,留下来的,都已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能走的,都已经走了,战争,从来不会给人准备的时间,与其将这些粮食留给鬼子,还不如毁去。

    稻秆与稻穗,触碰着唐凝的皮肤,有些痒,不过,唐凝没有动。

    本来稻田中隐藏,其实不算是太好的选择,因为将稻田压弯,实在是太明显了。

    ……

    “中岛君,这次你我两个中队追击支那军队,你有什么想法?”一名日军中尉开口问着另外一名日军中尉。

    “没有什么想法吧,支那人有句话,叫做兵败如山倒,我觉得就是现在的情况了,你看,他们为了断我们的追击,连这样的木桥都没有放过!”被称为中岛的中尉一指前方被炸断的木桥,笑了笑,“不过,工兵还是很快搭起了浮桥,这一点,支那人恐怕是没有想到的,若不是实在是时间有些晚了,当时就该追过来了。”

    “嗯,毕竟今天一早就开始攻击了!以帝国勇士们的实力,要拿下上海,不过是时间问题。”

    “的确如此。”两名日军中尉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前面的日军渡过简易的浮桥,一边跟着走了过去。

    “支那人的稻谷啊!”中岛感叹道,“果然,这片土地就是丰饶,支那人,根本不配拥有这样的丰饶土地!”

    “说的是!”

    风吹稻花香。

    “走吧!”两人完全没有想过,这里,会有伏击。

    这条小河不算很宽,大概也就十多米,鬼子两个中队,慢慢的在过河。

    “副营座,打吗?”周四发轻声的问向唐凝。

    “等一等!”唐凝开口,“半渡而击!”

    周四发挠了挠脑袋,不明白,但是唐凝让他等,那就等了。

    过了一会儿,鬼子的前头部队已经快接近岸边了,而鬼子最后的队伍,也差不多已经在桥边等候。

    唐凝凝眸,看着鬼子继续接近,岸边,距离稻田还有十多米的距离。

    “打!”唐凝大吼一声,率先开枪!“砰!”

    “哒哒哒!”

    “哒哒哒!”

    周四发的机枪连也瞬间开火,火舌喷射出来,将前方的稻穗打的一干二净!而距离他们最近的鬼子,已经在还未来得及反应之前,被机枪扫倒。

    “纳尼?”两名日军中尉懵了!怎么会有埋伏!为什么会有埋伏!这不科学!

    而埋伏在这边的,并不仅仅只是虎贲营的士兵,还有一团的一千多号人!

    一时间,枪声大起!

    甚至于,姚大炮大声的道,“给老子瞄准桥上的鬼子,狠狠的造!可劲的造!打死这帮狗NY的!”

    于是,很快的,迫击炮营业发出了怒吼!

    “轰!”

    “轰!”

    “兄弟们!打啊!”赵有德大吼一声,带着一团的人就开始射击。

    “雅鹿!”日军们简直要疯了!这种地形,他们连还击都很难!“就地反击!反击!”

    于是,鬼子也开始稀稀拉拉的开枪反击!浮桥本来也就只够三人通过的宽度,现在一打,鬼子一着急,一蹲下,空间就不够了。

    但终究鬼子还是有训练有素,即便被突如其来的打蒙了,反应也还算快速,迅速的举枪反击。

    可惜,他们只有2个中队!面对了火力强大的虎贲营,还有一团的一千多人,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没有几分钟,鬼子就只有零星的反击了!很快,连这点零星的反击也没有了声音!

    唐凝松口气,此次伏击,他们占了地利,以及时机。地利的优势太大了,以至于鬼子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反击。生生的成了活靶子,连撤退都很困难,被唐凝等人打击至死。

    “哈哈!打扫战场!”吴二狗大叫一声,然后三连的战士就冲出去了。

    “记得补刀!”唐凝开口,这一次伏击,打了一个出其不意,也亏得是鬼子没有来大部队,不然,他们肯定也打的艰难。

    李一峰看着眼前战士们脸上的笑容,觉得来虎贲营是真的没有来错,虎贲营具有其他部队没有的朝气,而且,敢打!这才是,最令他心折的地方,不管是营长陈修,还是副营长唐凝,还是普通士兵,都没有害怕!虎贲二字,也确实没有叫错。

    “好叻,您看我的吧!”吴二狗哈哈一笑,打扫战场,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他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知道枪的重要性,也知道物资的重要性。他不怕死人,当兵的,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他只知道,枪拿在手里,安心!

    “不错啊!小老虎!”赵有德走到了唐凝身边,笑了笑,“果然,没有出乎你的意料,鬼子真的来追击了,而且,追兵只有这么一点!他们凭什么觉得,着几百号人能追咱们几千号人呢?”

    “因为自负!”唐凝勾了勾嘴角,显然,心情也算不错,能削弱鬼子的力量,任何一点,她都会开心,鬼子和她,有着不共戴天的仇,她父亲的手臂,陈修的伤,以及,手底下战士的仇。

    赵有德点点头,“的确,鬼子如果只是单单是步兵来追击,我们很多时候是不害怕的,怕就怕,鬼子飞机和大炮。火力太猛,兄弟们吃不住。”

    唐凝点点头,“好了,七叔,您要去打扫战场吗?也上吧,吴二狗可是不会给你们留东西的!”

    “哈哈,我懂!我已经让人去了!”

    ……

    “瓜娃!这枪明明是俺先看上的,你给俺松手!”一名高壮的战士抱住了鬼子的一挺机枪。

    “屁!明明是俺先拿到的!你松手!”

    “你松手!再不松手,俺就要揍你了!”

    “你揍啊!”

    “嘿,我这个暴脾气!最后说一次,松不松手?”

    “不松!俺先拿到的!”

    吴二狗看着前方的情况,扶额,“二壮!你干哈呢!欺负人家小兄弟啊!”

    “连长,这枪是俺先看上的!”高壮的战士,也就是二壮,脸都红了,看着身子板,确实有些以大欺小的嫌疑。

    吴二狗快步走向前,从二人手中一把夺过机枪,“行了,这枪你俩都别抢了,换目标吧。”

    “啊?”

    “啊?”两人都被吴二狗的行为惊呆,一时间,竟愣在了原地。

    而吴二狗,拿了机枪后,就转身,美滋滋的往回走。

    在另外一边,另一名高壮的战士翻了翻白眼,堵住了吴二狗的去路,“连长,你这么欺负二壮,是不是不太好?”

    吴二狗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大壮,“我是连长!我那是欺负他吗?!我那是为他好,让他团结战友!”

    “二叔!您都多大了,二壮才几岁?您也下得去手?”吴大壮呵呵的道。

    “我不就比他大了三岁吗?就三岁!我还比你小呢!别叫我叔,我没你这么大的侄子!”吴二狗板着脸,要枪,没有!这个时代,只要是同村的,大多都有亲戚关系,而且家里孩子众多,有的时候,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也是长辈。

    吴大壮对于他这名同村还当了连长的二叔,有些无奈,叹口气,走到吴二壮身边,将一把带有瞄准镜的三八式递给二壮,“二壮,给你。”

    “哥!”二壮看着大壮,接过枪,“这是不是营座说的瞄准镜!这是狙击枪吗?”

    “嗯!”大壮笑着点点头,“好了,别和二叔计较了,二叔他,还没长大啊!”大壮叹气,脸色忧郁。

    “嗯,我知道的,大哥!”

    “好了,继续打扫,打扫完就回去了。”

    “嗯!”

    ……

    唐虎看着喜气洋洋回来的众人,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伤亡不大,而且,收获不少。

    “爹。”唐凝走到了唐虎面前,递过去一块怀表,“这好像是个什么名牌,给你啦!”

    唐虎笑着接过,他现在没了左手,用怀表正合适,“伤亡如何?”

    “几乎没有什么伤亡,地形实在是太适合伏击,上岸的鬼子被我们扫了,没上岸的,在河中间,也发挥不出什么实力,更何况,我们人比鬼子多的多。”唐凝笑着回答。

    唐虎老怀大慰,对于唐凝上战场的事情,他原本是很犹豫的,可终归,唐凝还是说动了他,结果呢,战场上唐凝的表现很出色,不管是指挥,还是临机,对于战机的把握十分到位,甚至要超过他许多。他们家,出了个女将军。

    “爹,鬼子暂时应该不会追来,敌我双方或许有一个修整期,鬼子拿下蕰藻浜的阵地,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唐凝想了想,开口,“所以,咱们要尽快修整,恢复实力,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唐虎点点头,“放心吧,爹知道。”

    “嗯,还有,我想去看看克己。”

    唐虎脸上笑容更多了,“去吧。把虎贲营的事情安排好,一会儿就去。”

    “嗯。”

    ……

    陈修见到唐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从蕰藻浜,到公共租界,距离很远。加上这段时间,上海市内又很混乱。

    “阿呆,你好些没有?”唐凝被陈修看的有点脸红,只能开口打破了这怪异的气氛。

    陈修笑着点头,“好多了,你们怎么样?营里伤亡如何?听说阵地被鬼子突破了!”

    唐凝失笑,“你这么多问题,我要先回答哪一个?”

    陈修无奈,“都好。”

    “咱们旅伤亡不算大,但是伤亡也是有的,毕竟咱们前次夜袭给鬼子造成了足够的伤害。现在,咱们旅停在距离蕰藻浜阵地大概15公里的地方修整。”

    “15公里的距离,是不是短了?”陈修皱眉。

    “放心吧,足够了。蕰藻浜那块的地形,你也不是不知道,水道居多,纵横来往,鬼子的车子基本没有办法通行。”

    于是,陈修就不再说话了,就军事素养以及军事眼光来看,他是远远比不上唐凝的。

    “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带着兄弟们去给了鬼子一个伏击,全歼了鬼子两个中队!嘻嘻。”

    “是吗?怎么打的?”

    “就从蕰藻浜阵地过来,不是水道众多吗?有一条小河,河边是水稻田,河上的木桥被我们炸了!原想这样阻击鬼子前进的脚步的,可我后来一想,为什么不能伏击鬼子?然后我就带着虎贲营去了,我爹还让一团也跟着了。”唐凝解释了一下。

    陈修了然,既然要渡河,那肯定是半渡而击。原本的木桥被毁,鬼子肯定修了简易的浮桥,加上他们这边兵力优势巨大,两个鬼子中队总共也就不会超过400人,打起来,鬼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笑了,笑,“阿凝真棒!”

    “这是送你的!”唐凝拿出一个精美的怀表,比她送唐虎的,更为大气一些,“从鬼子身上缴获的!”

    陈修笑着接过,“嗯。”说句实话,以陈修的身份,这种东西向来不缺,更何况,行军打仗,用手表更方便些,不过,自己老婆送的,当然不能拒绝。“对了,你吃饭了没有?我让山子哥给你准备。”

    “路上吃过了。”唐凝笑着道,路上,她吃了一些干粮。

    陈修有些心疼,抗战这件事儿,如果可以,他是不希望唐凝上战场的,不是性别歧视,而是,对自己媳妇的心疼,说白了,他有些大男子主义,媳妇是拿来疼的,可不是上战场的,“一会儿洗个澡吧,风尘仆仆,在阵地上肯定也没办法洗澡,洗完澡,咱们就早点休息。”

    “嗯。”唐凝点头,“对了,阿呆,你对现在的形势,怎么看?”

    陈修沉默,淞沪的形势,他再清楚不过了,全线,都打的很艰难,伤亡与日俱增。“恐怕很难了,鬼子一旦突破大场,那么,上峰想要构建的防线,就白白浪费了。那个时候,恐怕只能撤退了。”

    唐凝眼中闪过凝重,大场,是上海北部,宝山的一个镇,东与闸北区彭浦镇、宝山区庙行镇和大场飞机场相邻,南与普陀区长征镇交界,算是一个交通重镇。如果大场丢了,那么,自大场东面起,经大场、市中心向东北而成一半圆形阵线,绕于江湾以北的防线,就真的废了。

    “应该着重防御吗?”

    陈修摇摇头,“不知道,说句实话,我的水平,也就半吊子。更何况,很多地方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用的。上峰会有考量,我们能做的,不过就是打鬼子罢了。上海的大形势,我们,影响不了。”这一点,陈修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像他这样的小人物,整个中国太多了,他没有办法影响太多东西,只能尽他所能的,加入到这一场战斗中来,不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国家。

    唐凝微微叹气,是啊,即便有自己的看法又如何呢?她只是一个中尉!手下不过这些人,更何况,那些将军们,比她要厉害多了。

    “好了,别想了,先洗澡?”

    “嗯。”

    ……

    次日,陈修睁开眼睛,看着躺在身边的唐凝,还熟睡着,心疼不已。一个女孩子,在战场上跑东跑西,还要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问题,轻轻呼出一口气,陈修觉得,自己的责任,更重了。至少,不能让自己的媳妇在自己之前受伤吧。

    轻轻的起身,陈修艰难的套了一件外套,然后就走出了房间。

?  ?哈哈,谢谢风衡的打赏,谢谢江南烟雨的打赏!
  ?      求票票!
  ?      票!
  ?      票!
  ?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