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神经异闻录 > 第八十八章 生与死
    八月的最后一天,完成了念能力基础修行的酷拉皮卡、奇犽·揍敌客、杰·富力士以及还没有接触过这方面训练的雷欧力时隔数个月之后再度在友客鑫集合。

    “离开这里?为什么?”杰对着酷拉皮卡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尽管汇合的地点是酷拉皮卡决定的,但几人汇合之后,他说出的话确实劝说众人离开这里……他有预感,这个地方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是非之地。

    显然,事先他并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

    “理由会好好告诉你们的,抱歉,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实际上现在我正在接受雇佣,担当某个人物的保镖,理论上是不应该跟你们见面的,而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则是因为当前这个城市已经不安全了。”酷拉皮卡解释道,如他所言,此时他正在担任某个黑道人物的保镖,任务期间是不应该脱离雇主单独行动的,可是他依然及时的来到了朋友们这边,证明有些事情他不得不亲自做出说明。

    “事情会危险到那种程度吗?”奇犽跟着问道,虽然年纪很小,但他向来是冷静而具有判断力的,如果酷拉皮卡不能给出更具有说服力的理由的话,他是不可能被劝服的。

    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他们怎么可能在什么都不做的前提下就选择离开。

    “嗯,我们收到准确的情报,有人很有可能会在明天袭击黑道举行的地下拍卖会,而且是大范围的袭击,更重要的是,其他的危险人物也有在此期间趁乱出手的可能性……比如奈落和西索这种人。”出于对友人们的保护,酷拉皮卡并不希望杰他们插手到自己的事情之中,一旦那样的话,他们必然会陷入与幻影旅团的敌对,甚至会存在死亡的可能性。

    因此他没有办法说出“幻影旅团”这几个字,只能将其暧昧的称之为“袭击者”,同时拉出奈落和西索这样的人来作为危险性上的说明。

    不过酷拉皮卡也确实应该这么说,实际上奈落可能出现在这里正是酷拉皮卡觉得整个城市都不安全了的理由,他十分担心那个人为了对付幻影旅团而引发什么大规模的袭击。

    “喂喂,真的吗,那种家伙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友客鑫可是个巨大的城市,我们总不至于会那么倒霉的撞到那些人的面前吧,而且就算是那种危险人物,也不会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攻击我们的吧。”雷欧力说道。

    “不,雷欧力,这样的话事情就有点麻烦了……酷拉皮卡,我们来到这里是有着自己的目标的,哪怕有你所说的那些危险人物存在,也不能够简单的离开友客鑫,非但如此,甚至我们还不得不参加拍卖会,尽管那里很可能会成为冲突的正中心,因为我们想要的东西只会出现在拍卖会上。”奇犽解释道。

    “你们想要的是什么?必须去拍卖会,那样的话也太糟糕了。”酷拉皮卡问道,事情有点麻烦了,没想到杰他们非但要留在这里,甚至还要去到拍卖会,要知道奈落、西索、幻影旅团、酷拉皮卡自己以及黑帮势力几乎是百分之百会在拍卖会上冲突起来的。

    “一个名为贪婪之岛的游戏,那个游戏里有着我爸爸留给我的信息……”杰说道。

    “时间呢,那个游戏出现在拍卖会上的时间呢?该不会是明天的地下拍卖会吧?”酷拉皮卡追问道。

    “不是,是在九月六号到十号的南匹斯拍卖会上,每天都会有一部游戏拍卖。”奇犽说道。

    “那样的话事情就好多了,”听到杰他们的目标并不在地下拍卖会上,酷拉皮卡不禁长出一口气。先前还好说,在得知了杰的有需要入手的东西之后,以这个孩子的顽固程度而言,酷拉皮卡就已经知道劝说他离开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让他们远离地下拍卖会……所幸,这一点似乎是能够做到的。

    “听好了,小杰还有奇犽,绝对不要接近地下拍卖会,雷欧力你负责看好他们。”酷拉皮卡无比郑重的叮嘱道。

    …………

    在酷拉皮杰和小杰他们会面稍早一些的时候,被安插上“危险份子”代号的奈落来到了某间餐厅之后。

    而这次运气似乎终于站到了她那边,如同她期待的那样,在餐厅里坐了一刻钟之后,那个跟踪她的人也十分大胆的走进了餐厅并且坐在了一张餐桌前。

    “稍等,我跟那个人是朋友,等我过去拼个桌。”奈落对着一直在自己身边等待点餐的服务生说道,而后她重新站起身来,径直走向那个跟踪者。

    “幻影旅团的新成员?不太像,如果是你们抓住了我的行踪、准备对我出手的话那至少不会只有一个人现身才对……所以,难道说你是新的杀手?还是揍敌客?”来到了对方面前之后,奈落直截了当的说道。

    “但杀手不应该在发动致命一击之前就现身吧,认为自己的跟踪是天衣无缝的?毫无疑问你失算了。”

    只是眼前的这个人实在不像是拥有那种技术的人,毕竟他长得有点过于“圆润”了。

    “果然暴露了吗?”那个人开口说道,这种说法就像是立即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一样。

    “知道自己会暴露还要跟过来?”

    “一半一半吧,之前我是觉得有成功的可能性的,但失败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是能杀死过一次我大哥的人。”那人继续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糜稽·揍敌客……如果我说因为偶然碰到你,仅仅是好奇心作祟才尝试着跟踪了一下,毕竟在我的印象之中大哥是不可能失败的……这种说法你信吗?”

    奈落果然是一语中的,没想到这个圆润的胖子真的是揍敌客的杀手。

    “倒也不是不能相信……”更神奇的是奈落似乎真的能够相信对方的说法,因为从实力上来说这个胖子的正面战斗能力应该远低于他的哥哥,所以哥哥已经在奈落这里失败的的前提下,弟弟是不应该过来送死的。

    更重要的是,奈落相当在意这个人的某个说法:“你口中所说的‘杀死过一次’是什么意思?”

    如果一个人真的死了的话,用这种语言来描述也未免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