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兽卡 > 738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齐天那边伤亡多少?你倒是说话啊!”申磊和董石重焦急道。

    其他同学也跟着心中一揪。

    虽然双方存在竞争关系,但是好歹也在一起相处过两天,因此一想到前不久还是鲜活生命的同伴死的比他们还多,难免会有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相反,凌风、江哲和卫龙看到夏青衣扭捏的神态,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异样,毕竟是一直混在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对彼此的认知都很熟悉,所以一看她的表现就猜出了事情有些不对。

    可能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

    莫非?!

    三人对视一眼,眼睛不自觉睁开的越来越大,最后更是瞪的溜圆。

    凌风忽然发现嗓子很干,试探的问道,“齐……齐天那边,难道早就杀死了人马兽皇?”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的那么厉害,可是他这时候已经顾不得管嗓子,而是一脸郑重的看着夏青衣,想要确定她的答案。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地,溪流边一瞬间陷入沉寂之中,大家都不是傻子,一开始只是没敢往这方面想,现在看见军队领头几人的脸色,心底顿时也有了一丝明悟。

    申磊和董石重互望一眼,接着唰的一下看向李阿修,后者苦笑一声,微微点头。

    嘶嘶~

    两人猛然倒抽一口凉气,实在没想到竟然真的发生了超出他们预知的结果。

    那边关阴也在此时开口,声音苦涩道,“齐天他们在一个星期前就杀了人马兽皇,还得到了一张白金级融合变身型卡片。”

    duang!

    duang!

    duang!

    虽然众人已经有了预感,但是猛然听到这个回答,还是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这压力不仅仅来自齐天得到一张白金级月兽卡,而是对方竟然比他们提前了一个星期解决人马兽皇。

    而且还是机动能力特别强大,被誉为破绽最少的目标之一。

    在他们的计划中,自己这边相同等级的熊皇城,就是被列在最后一个攻击的目标,没想到对方竟然先挑了最难的一块骨头,并且还把它啃下来了。

    “他们伤亡多少?齐天不会为了完成任务不顾一切吧。”凌风抱着侥幸的心里问道,毕竟一开始,齐天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嫌弃大家的实力,以他的表现很有可能上了战场将同学们当成弃子,用来换取短暂的爆发力。

    “他们只有第一次接触战时,有两名代表因为冲杀太快脱离队伍导致身亡,除了这之外就没什么损失,好像连重伤的人都没几个。”李阿修看见夏青衣求助的目光,在一旁补充了起来。

    凌风一怔,顿时感觉脑袋有些发闷。

    没什么损失!

    心底仿佛有个扩音器在一遍一遍重复这个答案,每一次响起都是对他无情的嘲讽。

    “怎么可能?!”江哲惊呼,“人马兽皇在资料上记录的是来去如风,他们就算比我们损失少,也不可能拦下对方一心逃窜。”

    关阴恨恨道,“是大圣,他们一路追杀人马三四天,最后只有齐天一个人没有放弃,随后碰到早就暗中跟踪的大圣,人马兽皇是他们两人一起杀掉的,随后齐天分到卡片,大圣分得结晶。”

    其他人听到这个情况也震惊了起来,回神后立刻开始唉声叹气。

    “不会错了,齐天肯定早有准备,怪不得他在驻地一开始就晾大家两天,这段时间他肯定早就计算好了。”

    “嗯,听说只有他能联系上大圣,咱们这么大张旗鼓的百校行动,大圣只要不傻,肯定会借助这次行动寻找白金月兽。”

    “齐天太狠了吧,竟然敢借和军方的鸡下自己的蛋,明目张胆的贪污白金月兽卡。”

    “你懂什么,现在只有他们两人有猎杀白金兽皇的经验和能力,和军方只要能在最后得到想要的结果,中途对他俩的小动作肯定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艺高人胆大。”

    “早就知道齐天不仅武力值强大,就连算计能力也是一流,今天可算是见识了,这家伙简直胆大包天又算无遗策,估计连道君的心思都提前算在了结果里面,唉,不服不行啊!”

    “你们想到没有,齐天最厉害的地方不只是在这里,而是他将所有环节都计算在其中,在保证了、军方的利益和他自己的利益后,还能做到让自己的团队处于最小伤亡率。”

    当这句话一出来,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仔细一琢磨,可不是嘛!

    这次是让他来带队完成军方的任务,顺道给军校培养一批种子,结果他不仅圆满做到这两点要求,而且还顺手帮了大圣一把,又给自己落了一张白金月兽卡,再加上维持住自己团队的伤亡率。

    这……这……这一连串举动下来,要说他一开始没算计出结果,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么完美。

    所以众人互相对视下来,顿时感觉这次错在第一次选择,跟错了领头人。

    这就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的确是不服不行!

    “大圣!”凌风暗暗咬牙,这一刻忽然感觉命运对他有些不公。

    在他看来若不是大圣横插一脚,就算齐天能拦住人马兽皇,也拿对方毫无办法,所以自己输的很冤枉。

    “你们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才解决河蚌女皇?我还以为你们也在一个星期前就成功了。”关阴小声跟江哲嘀咕了几句。

    “姑奶奶,你以为我们想啊,实在是白金月兽太难杀了。”江哲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心底则在哀叹,要不是跟齐天比,他们肯定会受到无上夸奖,怪只怪碰到了一个变态。

    关阴气的咬咬嘴唇,“那怎么办?我们接下来挑哪一家为目标?”

    她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想抓紧时间再杀一只月兽,说不定能追平齐天的速度。

    现在已经在伤亡率上输了个底儿掉,不能再输在任务完成度上,不然堂堂北方军区的新一代兵王,S等超级战士排名第一的王者,岂不是要丢人丢到姥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