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军少的腹黑娇妻 > 第293章 要你死
    尚凯杰得意的举起手里的匕首,晃了晃,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那目光里都是恶意。

    一只脚穿着黑色的高筒靴子,就那么大刺刺踩在桌子上,盯着白晓狞笑。

    本来就肿胀的眼睛,现在已经眯成了一条缝,蒜头鼻子鼻翼忽扇着,露出一口不是很整齐的牙齿,“白医生,你万万没想到有今天吧?你以为安志远,江少卿挖地三尺就能找到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尚凯杰心里得意,可以戏耍在他们圈子里高高在上的两个大哥人物,这种快感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到的。

    就是一个字,爽!

    看着安志远的女人就在自己面前,看着旁边的女人和孩子瑟瑟发抖,他的内心就是特别满足,一种恃强凌弱的感觉。

    他感到自己高高在上,安志远能拿自己怎么办?

    “你跑不了!现在某省已经被江少卿和安志远撒下人去找你,你不过就是走投无路的丧家之犬,有什么得意的?”白晓把大衣解开,羽绒服脱下来,穿在身上很累赘,立面是一件高领的羊毛衫。

    淡蓝的颜色衬的她的肤色白皙,胸部饱满,别有一种迷人的风情。

    尚凯杰看这这样的白晓,立刻警惕的握紧匕首,“白医生,我就算是丧家之犬,可是拉一个垫背的还是足够的!如果要是你们仨个给我垫背,我也没什么损失!就看安志远爱不爱你了?”

    尚凯杰并不大,最多就十八九岁,和白晓几乎不相上下,正是年轻有为的黄金时光,白晓看着这个时候的尚凯杰这么不成熟的跋扈嚣张,有些失笑,这样的尚凯杰和以后老谋深算,阴险狡诈的尚凯杰还真的有差距,要是再过十年尚凯杰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他会隐忍蛰伏,卧薪尝胆的等待下一次的机会,一举斩草除根,绝对不会在自己还没有能力的时候就这样贸贸然出手。

    “你想怎么样?”

    白晓推开李海顺,李海顺固执的小身板一动不动,就是不让开白晓面前的位置,这孩子虽然才十二岁,可是真的是一个男子汉,面对这样的坏蛋,还有那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这个孩子选择的是挡在妈妈和小姨面前。

    这种高贵的品质大概很难看到,白晓很安慰,自己这辈子才知道原来当初的家人其实都是多么好的人,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最宝贵的品质用心的生活,从来不会因为生活的不一样,内心动摇。

    “小三,让开!”白晓手指按在他肩膀上,感受到手掌下孩子颤抖的身体,心里更是柔软。

    他害怕的在发抖。

    “不……让!小姨,他是坏人。”

    “没事,这个叔叔不是来杀我们的,杀了我们,他自己也跑不了不是吗?”白晓安慰李海顺,其实只有她知道,尚凯杰从小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据说从十几岁就打架好勇斗狠,捅伤别人是经常的事情,这个人杀个把人不会手软。

    尚凯杰微笑不语,看着白晓的样子,心里邪恶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他今天会到这里来,不也是被安志远和江少卿逼急了,这两个人地毯式搜索,虽然不是公安,可是两个人自然有自己的人脉和关系,现在交警在各个路口盘查,机场火车站根本不可能,只要他一出现,立刻就被江少卿的人抓到了。

    本来他是想着开车离开这里,可惜天公不作美,这样的一场大雪生生把他困在了这里,根本走不出去,上了路一个不好抛锚在荒山野岭,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尚凯杰只能放弃这些办法,问题是在那里待着都不安全,几次差一点被江少卿的人发现,躲避了两次安志远的人之后,尚凯杰知道自己没地方可以去,迟早是要被这两个人找到的。

    那就只能冒险了。

    事情都是因为这个臭女人引起的,那么他要的就是这个女人死,她死了,这件事就一了百了。他一直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报仇是肯定的,这个女人不死,他尚凯杰决不罢休。

    安志远和江少卿就算再不满意,可是也不能杀了他。

    因为尚家摆在那里,最多也就是揍他一顿而已,无所谓。

    那个时候自己的心里的气也消了,他们大不了见面不说话了,他还是潇潇洒洒做他尚家的少爷,他就是一点都不担心。

    白晓坚定的推开李海顺。

    “尚凯杰,你想干嘛直说吧?”

    白晓走了两步,摊开双手,身上一览无余,根本不可能有武器,这是为了瓦解尚凯杰的戒心,这个人小时候就是心里疑心很重的。

    尚凯杰果然举起匕首指着白晓,眼中浮起戒备和小心翼翼。

    “我想干什么你应该知道,你把我逼上绝路,你就应该死。”尚凯杰一刻也没放松盯着眼前的女人。

    这个白医生,他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为什么和江少卿和安志远这么铁的关系,虽然他们说白晓是江家的救命恩人,说她是安志远的未婚妻,可是这些他不信。

    江家老爷子要什么样的专家没有,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女人,能救了江老爷子?

    谁信,他也不会信。

    安志远会看上她?

    谁信?

    魏淑芬那个人眼界多高,安志远作为安家新一代的最有前途的儿子,会娶一个普通平民百姓家的女儿?

    尚凯杰敢这么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了解干部家庭的规则,更了解他们这些所谓高干家庭的底线,无论是哪一种,他都觉得这个白晓不过就是江少卿和安志远玩玩的万玩物,现在有新鲜感,当然如珠如宝,可是以后绝对不会进了安家的大门。

    他才敢这么干。

    “要我死,好啊,我的这条命很贵,你来拿吧!”白晓微笑的样子云淡风轻,让尚凯杰恨得牙痒痒。

    这个女人不是应该跪地求饶,痛哭流涕的哀求自己不要杀她吗?

    这是什么女人?

    难不成是妖魔鬼怪?

    尚凯杰自己都要嗤鼻,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生物,自己要是被她的虚张声势吓到了,那才是丢脸。

    死个把人,他又不是没有干过,他有信心白晓死了也白死。

    外面有他的人把守着,杀了人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尚凯杰握紧匕首,朝前迈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