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有无限宝石 > 第405章
    路明非皱了皱眉,眼前这男孩的话他一个字都不相信,他的冷读术完全看不出男孩内心真正的想法,而言灵在这一刻好像失效了。

    男孩身上散发着不祥的气息,对自己包含恶意以及一种眷念,有些可笑,这难道是因恨生爱吗?

    路明非不禁打了寒颤而且还有些恶心,自己是标准的异性恋,铁打的直男,更何况自己可是所有男生的公敌,当初一开始只有自己能和陈雯雯说上话,虽然她已经名花有主。

    “哥哥,你在使用言灵吗?”路鸣泽皮笑肉不笑像是在嘲讽,“你难道不知道言灵对我们而言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闹罢了,不要当了真,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这里是灵魂空间吧。”路明非终于知道这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就像自己在学习空间的感觉一模一样。

    路鸣泽脸上有些许惊讶,随即脸色一沉。“哥哥,我对你不是想象中那种了如指掌了,卡塞尔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你提前进入到真实的世界,不对,就凭卡塞尔还看不破灵魂的奥秘,看来哥哥,你身上有秘密啊!”

    路明非心咯噔一声,面不改色的说。“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在灵魂空间,时间的流速基本上是停止的,正好有大把的时间。”

    “哥哥,你留不住我的,你还是太稚嫩了,赶快成长吧,是时候让世界付出代价了。”

    路鸣泽身形渐行渐远,消失在路明非的视线中,“还有列车来了。”

    路明非抬起手,泄气的放下,面对这神秘男孩的离去他毫无办法,正如路鸣泽所说他对能力的控制还是很稚嫩的,只能勉强接触灵魂法则。

    路明非扭过头去看隧道,意识到路鸣泽说的并没有错,远方传来车轮和铁轨的摩擦声,车灯的光芒点亮了隧道的深处。

    在这个瞬间寂静消失了,行人的脚步声和汽车的鸣笛声再次从外面传来,赛百味的灯光悄无声息地点亮了,警卫靠着门边打瞌睡。

    “车来了,然后呢?”路明非转过头去问。

    “然后我们上车。”芬格尔提着行李,跟在他的背后。

    路明非探头往芬格尔的背后望了一眼,发现那个男孩已经彻底消失了。

    远处的月亮重新变小了,挂在天边的一角,发出惨淡的光,丝毫没有半点汹涌的味道。

    刚刚的一切像是午后被阳光蒸发的梦,如同泡沫一般消散了。

    “怎么了?”芬格尔双眼放光,扭过头去四下张望,“我背后有什么?美少女吗?”

    “没错,美少女战士,召唤月亮压死你。”路明非点点头。

    “师弟你在乱说什么?你以为我不懂美少女的台词?”芬格尔哼哼,“还有什么叫被月亮压死?我要真被压死也是被美少女战士压死!”

    “就你这身板能压死你的至少得三百斤吧?”

    “三个人加一起就是三百斤!”芬格尔大义凛然,“我不介意!”

    “CC1000次列车,乘客请准备登车了,乘客请准备登车了。”列车员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路明非扭过头去,看到了一个穿着墨绿色列车员制服的人出现在了检票口,手中摇着金色的小铃。

    他帽子上别着金色的列车员徽章,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拿刷卡机。

    “都21世纪了,卡塞尔的风格还这么复古?”路明非问,“学院里面该不会也是这样吧?难道我们每天还要骑马去上课?”

    “其实这样做只是为了保证言灵起作用,卡塞尔在外界向来很低调。”芬格尔挥手,“人在呐人在呐!芬格尔和路明非!”

    他们俩提着大包小包走到检票口。

    列车员嚼着口香糖,接过芬格尔的车票划过刷票机,嘟的一声,绿灯亮起。

    “芬格尔你还不退学呢?”列车员说,“我还以为今年见不到你了。”

    “我怎么会对卡塞尔始乱终弃?”芬格尔说,“不过今年你们来的比去年早很多,难道我的阶级升到D了?”

    “你已经降到F了。”列车员说,“我们来得早也不是为了你,是因为你身后那位S级。”

    “听起来我这次还沾了不小的光?”芬格尔吹了个口哨,“酷哦!”

    “从A级一路跌到F级,还能够笑得出来,芬格尔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坚强。”

    “为什么笑不出来?好不容易找了这么粗的一条大腿,我乐呵一下怎么了?”芬格尔一脸坦然。

    “要乐呵麻烦你往旁边站站,你嘴里的大腿在你后面站了三分钟,什么都不想干,就想刷个票。。。”路明非一脸无奈。

    他们跟着列车员走上月台,高速列车停在铁轨上,亮着刺眼的头灯。银白色藤曼花纹在黑色的漆面上展开,华丽如一件艺术品。

    唯一一扇滑开的车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古德里安教授。

    “明非你来了?”古德里安教授热情洋溢,“很抱歉我来晚了。接到学院消息的时候我还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所以这个点才到。”

    “圣彼得堡到学院再到芝加哥什么时候这么快了?教授你开的是列车还是飞机?”芬格尔问。

    “我没有回学院。”古德里安教授轻描淡写。

    “你去俄罗斯应该是面试吧?没有回学院的意思是你直接把新生载过来了?”芬格尔压低了声音,“除非本人同意或紧急情况,否则不同阶级的新生不得乘坐同一辆列车你该不会不知道你刚刚违反了学院的规定?”

    “现在就是紧急情况。”古德里安教授一摊手,“而且谁说那边的新生没同意?”

    “什么情况?为什么不同阶级的新生不得乘坐同一辆列车?”路明非问,“你们这样做让我觉得低等级的人像是蟑螂!”

    “事先声明我刚入学的时候评级是A,现在这个F只是说明我学术能力不强,所以别这么斜着眼看我!”芬格尔急忙辩解,“还有这其实不是歧视,而是对低等级新生的保护!”

    “保护?卡塞尔的保护就是把你和其他人隔离开来,再找一辆秘密列车把你送进深山老林?”路明非吐槽,“你们是接的是新生还是神奇宝贝?”

    “神奇宝贝哪有这么危险?”芬格尔耸耸肩,“具体事宜上车之后让教授给你解释吧。”

    “说的没错,先上车。”古德里安拍拍路明非的肩膀,“我给你介绍下新同学。”

    “不用了。”一个平静得近乎没有波动的声音从古德里安背后响起,“我已经来了。”

    三个人齐刷刷地回头,看到的是一个淡金色头发的女孩,皮肤白地近乎透明。她身材娇小,介乎于孩子和少女之间,面无表情,冷得像是西伯利亚的冰雪。

    “初次见面,我是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