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一百四十章 预言
见李泽道如此痛苦,小乌龟却是冷笑连连,满脸的幸灾乐祸。
让你不要脸,让你把主意打到龟爷身上,还总当龟爷是傻逼,疼死你活该!
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承受这种痛苦太久,于是他赶紧努力的在脑子里出现《天机图卷》的内容,然后,他感觉到那种难以形容的痛苦竟然一下子就缓和了不少,紧接着那种久违的感觉出现,他的脑子开始混沌,眼皮也开始沉重。
均匀的呼吸声很快的就在这幽静的山洞里响起。
小乌龟看着呼呼大睡的李泽道,眼神里也忍不住流露出动容之色。
真不愧是《天机图卷》啊,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消除这种连龟爷都承受不住的痛苦。
不过这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拥有女娲血脉也就算了,竟然还得到这几万年不见踪迹的《天机图卷》,得到《天机图卷》也就算了甚至还参悟出天机气息?
难不成,他真的是预言中的那个人?
这是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预言,古老到绝大多数的人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这样一个预言。
这预言来自那早就陷入沉睡的神域的守护者……盘龙。
每个位面都有守护者,凡域的守护者是女娲,而神域的守护者则是盘龙。
远古时期,两个位面的守护者女娲跟盘龙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大战的结果自是两败俱伤,之后两大强者皆陷入沉睡。
直到现在,依旧处于沉睡的状态,甚至直到永远都再也没办法苏醒过来了,毕竟昔日他们所受之伤太过严重了。
盘龙陷入沉睡之前预言说,未来的某一天,女娲的后裔将会祸乱整个神域,到时整个神域将大乱,将会有无数的强者陨落。
而能解救神域于水火之中的,同样是女娲的后裔。
小乌龟不明白盘龙为何会说出这样一个如此不符合逻辑的预言。
女娲的后裔会祸乱整个神域……这压根就不用预言,用膝盖想都知道,在这漫长岁月来,它们什么时候消停过?
它们就如同一群见不得光的老鼠,只敢偷偷的躲在暗中干一些见不得的恶心勾当。
但是,为何解救神域于水火的,竟会是女娲的后裔?
小乌龟想不明白,却也知道盘龙是不会错的,因为他是盘龙,是生活在这神域芸芸众生的祖先,是神域的守护者,是神域从形成到现在唯一一个灵宇境强者!
他一挥手便可山崩地裂,地动山摇。
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位智者,他拥有一双极其神奇的眼睛,他可以看到未来。
小乌龟摇了摇头,那看着李泽道的眼神里流露出莫名的幽光。
并非谁都能看出来这小子身怀女娲血脉,但是长生那小子虽然也是垃圾,但是好歹也是灵仙境强者,自是看得出来吧?
在加上,很明显的他在培养这小子,连雷切剑诀都传授于他了,所以他也觉得这小子是传说中的那个人?
旋即满脸陶醉之色:“算了,先吃再说,好美味的天机气息啊。”
……
阳光通过那山洞洞口铺泄进入这琉璃洞里,在李泽道那张脸上打上了一层显得神秘的淡金色的光晕。
那俊俏的面孔,精致的五官,以及嘴角处那一丝透明液体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清晰,也格外的迷人,至少女孩子见到之后,都会忍不住认为他是陷入沉睡当中的王子,紧接着忍不住献上自己那香q的红唇,将其吻醒。
李泽道正是被这显得刺眼却又不温热的阳光给刺激醒的。
这不周山上的太阳正是如此,刺眼却又让人感觉不到温度,正如那冰冷的女神,你沉醉于她的外表,却又没办法从她那里感受到任何温度。
看着那刺眼的阳光,李泽道眯了眯眼,感受了一下身体,只觉得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舒坦。
看时辰似乎已经是午后时分了,所以,自己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
旋即,一双妩媚动人的眸子出现在李泽道的眼睛里。
这是一双流露出妩媚笑意像是要勾走你的魂魄的眼睛。
李泽道瞳孔瞬间放大,被干脆被吓了跳,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赶紧作揖:“水姐姐……”
李泽道万万没想到睡着之后醒来所见到的竟然不是一只乌龟,而是一条狐狸,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李泽道的心跳开始加速,额头冒出冷汗,暗道不好,她没趁自己睡着的时候把自己的清白之躯给玷-污了吧?若真是如此,今后还有何脸面见人?
见自己衣冠还算整齐,浑身上下也没有什么不适之意,李泽道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旋即心里又开始郁闷,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无视自己的魅力?别这么欺负人行不行?
另外小乌龟跑哪去了?自己现在真正拥有黄金瞳了?
眼睛咕噜了几圈,却是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心想不会被那小乌龟给骗了吧?
“怎么?小弟弟,姐姐有那么可怕吗?”水妃灵眸子含春,深情款款的白了李泽道一眼。
李泽道骨头干脆一阵酥麻,甚至脸都红了,这个妖孽的功力似乎又加深了,随意一颦一笑都让人欲罢不能。
见李泽道竟然露出不好意思神色出来,水妃灵抿嘴轻笑,觉得有趣。
好可爱的小弟弟,睡觉的时候更可爱了,可爱得姐姐差点一个没忍住把你给吃了。
水妃灵是一早过来的,当她走进这山洞里的时候,发现李泽道正呼呼大睡。
并非装睡,而是真的睡着了。
见这个平时很无耻很犯贱很不要脸也很色的小弟弟睡得如此的香甜,甚至,嘴角处还有这一丝透明的液体,脸上有着婴儿一般的笑容,也不知道在梦到什么了,水妃灵莫名的觉得有趣。
于是她饶有兴趣的在一旁坐了下来盯着那张脸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如此无聊的事情。
就是觉得,就这样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流口水,似乎挺有意思的,那颗最近变得爆戾无比的心也一点一点平息下来。
这一呆就是大半天,直到这时候李泽道醒来。
“水姐姐说笑了,小弟这是没想到姐姐竟然会到这来。”李泽道揉了揉自己那张发烫的脸。
一手的口水,好恶心。
想起这是自己的口水,心里的那种恶心立即少了大半。
心里相当的无奈,自己的脸皮怎么就这么薄呢?被美女随便一挑逗的竟然脸红了。
哎,想这么帅气这么优秀却又这么腼腆内敛的年轻人真的已经不多了。
“姐姐听说小弟弟你炼丹的时候把丹药阁给炸了,所以那老头把你安排到这地方来了,因此过来看看,没想到来的时候你竟然在呼呼大睡,甚至姐姐来了都没醒,想必是累坏了吧?”水妃灵抿嘴笑笑。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语气温柔了不少,不在像之前一样,或是刻意的挑逗,或是冷嘲热讽,或是如同神经质一般的杀气腾腾。
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这,的确是太累了,竟然没意识到姐姐的到来,还请水姐姐见谅。”
后背却是莫名的冒出冷汗来了,竟然睡得那么死,若是有人趁机打算对自己不利的话,那不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有小乌龟在,它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他人把自己给杀了吧?
水妃灵不疑有他,毕竟李泽道炼丹事迹她可是听说过的,连续两三天不眠不寐,精神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不停的炼制着丹药,然后不停的炸炉,还得承受来自其他丹师那杀人一般的眼神,自是身心俱疲,累坏了。
“炼制得如何?”水妃灵语气里带着一丝关怀。
整个人没有丝毫的媚态,而是端庄极美,就如同那邻居家的大姐姐一般,那眸子含着秋水,却又显得如此的清澈无垢,着实令人沉醉。
李泽道很是尴尬:“还是失败了。”
小心脏一哆嗦,呼吸急促了下,自是被水妃灵的这种神态给刺激到了,心里直呼妖孽。
心想这个女人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的温柔?难道……那副画那首诗起作用了?
只是这样……扛不住啊。
水妃灵轻轻点头,没在多问,一方面在炼丹方面她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另一方面,那老头既然说出玄冥真人都没资格当李泽道的老师这样的话,那就证明这家伙在炼丹一途的天赋极其恐怖。
所以,炼制出他所想要的那种丹药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一阵极其短暂的沉默之后,水妃灵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了,甚至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杀气,说道:“小弟弟,姐姐来找你是过来告诉你,明天一早在学院门口集合,跟随院长一同下山,迎接那远道而来的瀛洲学院的师生。”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睁大:“瀛洲学院的师生已经到了?”
算时间,似乎比预计的早到两天啊,看来瀛洲学院这是迫不及待的想找回场子啊。
不过也不知道水妃灵跟瀛洲学院有何深仇大恨,为何一提起瀛洲学院整个人就变得杀气腾腾。
“明天便能抵达不周平原的边缘。”水妃灵点了点头,“至于双方的较量,自然也提前了,具体事宜,之后自会通知。”
李泽道小心脏哆嗦了下,着实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