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七百一十六章 表现相当沉稳
在摧毁行动的最初构想中,曾经是有那么一种想法的,就是要有一支小股武装隐伏在柳条沟与荆家沟的中途,一旦东山工程爆炸,要对柳条沟大铁桥守敌出兵增援予以狙击。随着摧毁行动方案的不断调整完善,中共满洲省委最终同意荆志国经与秦蓝反复思考琢磨提出的最终方案,并没有设兵埋伏。这样做并不是对柳条沟大铁桥的守敌出兵增援一事不予考虑,而是经过认真的分析和推演,把摧毁行动的战法打在了速战速决上。由特别行动组潜进工程,一俟炸毁工程成功,立时撤离,决不恋战。也就是说,整个行动要在柳条沟大铁桥守敌知悉东山工程被炸,派出兵力增援之前这段时间里完成撤离。这样一种战法以时下中国东北抗日斗争的整体情势为基础,正视敌我力量相差悬殊的实际情况,着眼于长远斗争需要,充分考虑到当地群众的安全,切忌留有遗患。

吉普车一俟进到荆家沟东沟,王娟娥少佐仿佛远远地听到前方有一种喊话的声音传过来!在吉普车的轰鸣声中,听不清是在喊着啥!但王娟娥少佐还是根据传过来的声音辨别出,那喊着的话是中国话!再向前,砂石路稍弯了弯,出现在王娟娥少佐和葛芜中尉眼前的情景真真儿就让这两个人大吃一惊!

一溜儿四五台车堵在了砂石路上。首先映入王娟娥少佐眼帘的是一台跟她开着的车一模一样的吉普车,往前一些个,是一台黑了巴叽的警车,再远一些个,是一台日本关东军的卡车,更远一些个的是一台黑色轿车!最为打眼的是那台卡车驾驶室顶儿上架着的那挺重机关枪!两个大兵伏在了那挺重机关枪的后边!在那台卡车的南北两侧足足有二三十个日本关东军大兵横列,个个儿端着长枪!在那台轿车的两侧站着几个穿着便装的人,其中的两个黑衣人尤其扎眼!

显然,四台车原本是相向而行的,到得这地儿,两下儿相遇了,顶牛了!

虽说天已擦黑,天地之间一片朦胧,可眼前的这些个车和人,那还是看得出个儿的!王娟娥少佐不说是都认得也差不多!那台轿车,王娟娥少佐是认得的!那不是将军的车吗?那两个黑衣人,那还说啥了!那不是娟秀少佐和惠莫少尉嘛!至于那台警车和那台吉普车,王娟娥少佐也是认得的!那两台车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在这覃庄至荆家沟一线,那也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啦!那是这覃县警察局局长罗永的车和县警察局的警车!

在这么个时候,这么个地点,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不能不让王娟娥少佐大吃一惊!从情形上推断,将军那边儿那两台车应该是从东山工程那边儿向荆家沟这边儿开过来,县警察局那两台车应该是从荆家沟这边儿驶往东山工程方向。这咋?难不成县警察局的人要拦住将军的车吗?吃了熊心豹子胆啦?要造反?

就这一忽儿的功夫,王娟娥少佐的心里可就转了多少个个儿了!一时间有些个整不明白,咋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将军是何时到得东山工程的哪?是在今儿个下晌儿吗?

从眼下的情况看,这些个车和这些个人应该是已经就对阵了一会儿啦!

王娟娥少佐推断,刚才,应该是县警察局的人在喊话!

窝在砂石路上的那些个人应该是已经听到和看到了王娟娥少佐的这台吉普车冲向前来的,所有人等都动也不动地站立着,眼盯盯儿地向王娟娥少佐这台吉普车望过来。

王娟娥少佐把吉普车停在了不远处。

喊话停下来啦!一时间,真真儿就静了场儿了!王娟娥少佐一时间有些个拿不定主意,是继续向前开哪,还是就停在这不远处。停在了这不远处,是下车哪,还是继续留在车上!犹豫片刻,王娟娥少佐眼睛看着前方,低沉地命令道,下车!

当然,王娟娥少佐的这一声命令是下达给葛芜中尉的啦!

王娟娥少佐觉得,应该下车!就对面县警察局的那些个人,他能咋?他敢咋?

王儒少将亲率一卡车大兵直扑荆家沟,那可真真儿就是杀气腾腾!可让王儒少将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进到荆家沟的沟口儿,也就刚过齐奇和荆蜇家不远处,冲在前边儿的那台卡车就停了下来!就在前边儿不远处,两台车停在了砂石路当间儿!一台黑乎乎的警车在前,一台黄了巴叽的吉普车在后!

那两台车就那样静悄悄地停在前方的砂石路上!

两边儿四台车相对着静静地站立!

县警察局的那两台车已经在此地站立了多久?他们这是要去哪里?要干啥?

要说,出现这么一种场面那不是可笑嘛!县警察局的车停在了这砂石路中间儿暂且不论,王儒少将亲率的那卡车大兵,要是觉得前面堵住去路的那两台车可疑,那尽可以派人前去询问!或者就直接让那台卡车上的大兵,王娟秀少佐和惠莫少尉等一应众人冲下车去,直接就把那两台车围住,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不就结了!要是不觉得县警察局的那两台车在这么个时候,当不当正不正地出现在这地儿有啥可疑,那你就走你的不就完了!在这么个情势下,县警察局的那两台车还敢不让路?还敢对大日本关东军守备队做出啥出乎意料的举动?那咋可能哪!

卡车为啥要停下来,坐在卡车驾驶室里的那个中尉是出于啥样的考虑让卡车停下来?不得而知。但实际说来,应该是那个中尉打心眼儿里还是对他们这些个人由王儒少将亲率前往荆家沟的本意已经就揣摩得差不多了!因而,一见到从荆家沟出来了这些个县警察局的人,一时就有些个想见的人突然出现在了面前,有些个不知所措的意思在里面!

坐在后边轿车里的王儒少将一看冲在前面的卡车停了下来,一时不知出现了啥情况,挺了一忽儿,还不见走动,遂向开车的那个少佐,他那个跟班儿问道,前面出现了什么情况?少佐早已把脑袋探出车窗向前观看,遂回答道,前面有两台车挡在了路上!车?什么车?一台警车,一台吉普车!少佐回答后,遂接着说道,我下去看看!就在这时,坐在卡车驾驶室里的那个中尉已经就下了车,朝后边儿这台轿车走过来了!

县警察局的两台车为啥要停在了这么个地儿哪?后经日本关东军奉天宪兵司令部派员调查,得到的答复是,听到东山里先是响了枪,后又发生了爆炸,推测是大日本关东军驻覃县守备队在东山里受到了袭击。正赶上县警察局局长罗永带着县警察局治安股的人陪同省警察厅特务科科长荆志国在荆家沟办案,听到枪声和爆炸声,就齐齐地赶过来,堵在了这沟口处,欲对有可能从这里逃窜的反满抗日分子进行堵截!那,宪兵司令部的人又问,为啥不再向前走,进到东山里配合大日本关东军守备队对那些个反满抗日分子进行清剿哪?回答说道,开始时,是那么想着来的,但考虑到,袭击大日本关东军的人,那些个反满抗日分子,有,也就是星头儿巴脑儿的,那哪是大日本关东军守备队的对手!一经交手,不说就得一败涂地也差不多!哪还用咱们这些个人伸手!遂就停在了荆家沟沟口处欲对败后逃窜之敌进行有效拦截!

言辞凿凿,真真儿令那些调查的宪兵哭笑不得!

那个中尉下了车,向后边儿王儒少将的座驾跑了过去,向王儒少将报告道,前面路上停着两台车,看样子应该是县警察局的车。噢?县警察局?他们要去哪里?为什么停在路上?带他们的长官过来回话!王儒少将说道。

王儒少将真真儿不得了!就是在这么个时候,不说是急得火上房也差不多!可依然不失风度,表现得那是相当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