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七百一十章 一败涂地
“啪!”

枪响了!

眼见那子弹在朦胧中划了一条明亮的光线向远处隐着的那个大兵飞了过去!但见那个大兵猛地浑身一抖,遂直挺挺地向后仰了过去!后经日本关东军那些个清理战场的大兵查验,大成子射出的那发子弹从那个大兵的右脑门射入!应该是那个大兵隐在了树后,只露出半张脸所致。就大成子他们这些个人说来,打枪那也不用瞄准儿!眼到心到,心到手到!那打一枪捂扎半天,东瞄西瞄,还打不准,那叫啥事儿了!那得让人笑话死!在大成子的心目中,隐在树后的那个大兵是不是就已经成了一头野兽也未可知!

到得这时,邹祥邹贵德这些个人可就是两面受敌啦!下方是还没有玉碎的武田大尉那么四五个人,右侧是那些个防御警戒的日本关东军大兵!那些个大兵发现了东向出现了两伙子人,且相互交了火,遂不再呆在原地,而是不断地向一块儿靠拢。邹祥邹贵德他们这些个人只有招架之功,还手之力受到了明显的钳制。更有甚者,对面山上的那些个防御警戒大兵死的伤的就不说啦!那些个既没被工程爆炸炸着,也没被爆炸崩起的石头啥的砸着的大兵,已经就从傻愣之中醒过腔来,闻得北侧山上枪声顿起,但见朦胧之中偶有人影晃动,子弹在昏暗中乱飞划出的光线清晰可见,知道是他们同一伙子的防御警戒大兵同也不知的啥人交上了火了!遂朝山下蹿过去,意欲趟过山下那砂石路,向北边儿山上冲过来,对他们那伙子人施以援手。

邹祥看得明白,眼下的情势,日本人已经就要缓过劲来,但还尚未完全缓过劲来。东山工程被炸,一时情急,日本人被震懵了,也被吓懵了!可一旦缓过劲来,必然得没命地跟咱们死磕!到得这时,除了他们这旮哒尚在交火,别处再无响动,应该是执行炸毁工程任务的那些个人已经就全数撤出啦!这样说来,上面交给咱们的任务,业已完成,咱也没有必要跟这些个犊子死打硬拼,不若现在就蹽吧!

邹祥对邹贵德说道,叔!差不多了!蹽吧!再过一会儿,想蹽可就费劲啦!

邹贵德一边儿甩手又是一枪,一边儿应了一声。妥!

邹祥抢到大成子跟前,把大成子架起,一声唿哨,但见山林中人影窜动,一忽儿的功夫,哪还有半个人影儿!

武田大尉带着他们情报室的那些个外勤,特工,抢到邹祥和邹贵德他们那些个人刚才还在不停放枪的地儿,但见空空荡荡,人影儿不见,一时气得在山地上咬牙跺脚,就差蹦高儿了!他手下那几个外勤,特工,竟然还想往东北方向的山上追过去,倒是被武田大尉拦住了。武田大尉可是日本关东军驻覃县守备队情报室负责人,有点儿抻头儿,脑袋瓜子还算清醒!那,就刚才放枪的那些个人,一看就知是山林作战的老手!且这时已经就要黑天啦!追?上哪儿追?那不是扯么!武田大尉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瞅了半天,遂命令不追!

这时,负责这条防御警戒线的那个小队长也已经赶过山来。

那小队长大尉军衔,不太得志,想往上撩撩,整个少佐,可一直未能如愿。那小队长琢磨,未能如愿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这一次让他们小队负责工程东部防御警戒,那小队长就有些个机会或许来了的那么一种感觉。那小子长得五大三粗,可能是下山上山冲得有点儿急了,已经就有些个气喘。一脸刚长出来的胡茬子,白天里看上去,两边儿脸黢青!见了武田大尉,遂招呼道,武田君!是你们哪!啊!板本君!是的!

板本?是的!板本!那个小队长也不咋整的,跟板本大佐一个姓,守备队的上上下下都以为这俩人儿是一家子,实际上真真儿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为了能把这俩人儿区分开,守备队的人背地里都管这小队长叫二板本!这还多亏是日本人之间的称呼,这要是换作中国东北,满洲国这旮哒人之间的称呼,那可就麻烦了!中国东北,满洲国这旮哒人那要说二啥啥,可就是骂人啦!在中国东北,满洲国这旮哒,说啥人二,或者说啥人有点儿二,那就是说那个人二乎乎的,有点儿傻了巴叽的意思啦!

实在说来,武田大尉对这个二板本是看不上眼的!也别说对二板本,武田大尉对守备队的那些个大兵,能看上眼的很少。武田大尉那可是情报室负责人!虽说眼下还没有整上情报室主任那么个职位,可已经就是负责人啦!跟那个啥主任也没啥太大区别!当然,这是武田大尉自个儿这么认为的啦!武田大尉平素对那些个大兵看不上眼,猪!时不时气不顺时就会骂上一句,当然,这都是在心里!武田大尉是个讲究人,那在大面儿上,同那些个大兵,比他军衔高的,那就不用说啦!同等级的,下边儿的,都是非常平和的那么一种表现。

武田大尉说道,板本君,这儿就交给你啦!说过,抬腿就走!这--二板本似乎觉得这样有点儿欠妥!可那武田大尉也没容他把话说出,人早就朝山下走出去三四步啦!二板本心里多少有些个不愉作!可一琢磨,也对!本来人家就是负责防区巡视的,那,巡视不就是想往哪儿蹓跶就往哪儿蹓跶嘛!可是,咱们小队死伤的,啊!玉碎的和伤着了的大兵留给咱倒是行了,那你们情报室的那些个玉碎的和伤着了的咋也扔给咱哪?咱还得帮你料理后事吗?啊!帮你料理你那些个手下的后事吗?算了!咱不跟你一般见识!二板本心里想着的事儿用中国东北,满洲国这旮哒人的话说出来,就是这么个意思!二板本对自个儿说道,还是赶紧看看眼前这些个玉碎了的,伤着了的人吧!

要说日本人还真行!玉碎了的那些个人就不用说了,就是那些个负了伤的,有的并没有就昏死过去,伤痛可想而知!可那些个人竟然没有一个哼出声儿来的,就那么自个儿挺着!还真真儿有些个英雄气概!换作中国东北,满洲国这地儿的说法儿,爷们!

王儒少将亲率一卡车的大兵直朝荆家沟方向奔驰而去,他要逮着两个人犯案的现行!哪两个人?一个是满洲国奉天省警察厅特务科科长荆志国,另一个是满洲国覃县茨沟农民白果!只要逮着了这两个人的现行,那接下来就可以抓一批杀一批啦!至于这一批到底是多大的一批,眼下还不好说!那得根据需要!根据王儒少将的推断,这两个人此时应该并不在荆家沟,而应该在已经就向东方逃窜而去的那台卡车上!要说,王儒少将的这一推断有根据吗?不是武断吗?

王儒少将不是一般人!大日本关东军覃县荆家沟东山工程那是浸透了他的心血的!这时被也不知的啥人摧毁,他不赶紧到那已经就被摧毁的工程现场去瞧一瞧看一看,反而亲率一卡车大兵去荆家沟,这可是一般人做不来的事儿!从这事儿本身看,说得通么?有点儿费事儿!但也并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

说得通说不通也那么的了!王儒少将可不管那些个!

可让王儒少将没有想到的是,他从东山工程山下的砂石路奔荆家沟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遇到了一伙子人!又不一会儿的功夫又遇到了一伙子人!从遇到这两伙子人上看,王儒少将恐怕真真儿就是一败涂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