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六百零六章 费那些个周折干啥
到得这时,白果知道,这个事儿虽说是从荆志义的口中说出,但一定是荆志国的主意!

荆志国是个啥人?荆志国可是满洲国奉天省警察厅特务科的科长!这个要是哪个寻常人出的主意,那倒没啥,可这要是荆志国出的主意,那可就得琢磨琢磨了!特务!那就够一说了,更何况是特务科的科长!

荆志国到底是啥意思哪?

白果到荆志义家捞忙,算起来也有小半年了。这小半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人这个东西,怕就怕成天搅和在一块儿!那相互之间可就真真儿知根知底儿了!啥脾气,啥秉性,啥人!荆志义这家儿人,那不用说,白果真真儿就是体会深刻!真真儿的好人!难得的好人!有了这么一层垫底儿,白果琢磨,说荆志义一家儿会害人,那,绝无可能!这样一想,白果可就放了心了!

那,现在咋办哪?

明白白儿的,既然荆志义一家儿不会害人,那荆志义要他去覃庄找初教官,问着的事儿和想让初教官帮着办的事儿,那就与他白果身上担着的事儿没啥关系啦!既然与他白果身上担着的事儿没啥关系,那就与别的啥人啥事儿有关系啦!整几套日本关东军大兵军服!这是要假扮日本关东军大兵吗?要干啥哪?难不成是想混进覃庄西关那装着日本关东军军火的院子里去?奔着那军火?白果回想这一阵子荆志义跟他说过的话,让他办着的事儿,不用说,荆志国一定是打了日本人的主意,这个事儿不会错!

揣摩到这么一种情况,白果真真儿就有些个惊奇!这样说来,那荆志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面儿上是特务科长,实际上是--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可就让他兴奋不已!如果是那样,那可就太好啦!

白果想到,这么个事儿,那可不是小事儿!初教官肯定是个好人那没的说,可要是说让人家帮着给整几套日本关东军大兵穿着的军服,初教官是不是就会答应可就不好说了!要是说起来,这个事儿要是泄露,不管你想弄那些个军服的本意是想干啥,那弄不好可真真儿就是掉脑袋的事儿!日本人可不管你弄那些个军服想干啥!那咱费这些个周折干啥哪!那不是有现成儿的嘛!在那儿?就在那茨沟屯子东边儿桑树林子北边儿,白果曾在那儿侍奉佛祖的那座小庙的后墙根儿!

日本关东军驻覃县守备队的那六个失踪的巡逻队大兵就埋在了那儿。

六个大兵六支长枪!

看来,这个事儿,不用再跟初教官说啦!

白果再次找到了那初发。说道:

“初教官,小武儿兄弟的事儿初教官可是帮了大忙了!小武儿兄弟的事儿就是咱荆家沟的事儿!初教官帮了咱荆家沟,咱荆家沟会记着的!咱荆家沟保安队队长让咱特意过来一趟,谢谢初教官!”

白果说着,就从自个儿的半大棉袍大襟一侧摸出一个小手巾包儿,塞给初发。初发把那小手巾包捏在了手里,攥住,却并没有就塞到自个儿的怀里,而是眼盯盯儿的看着白果,说到:

“白大哥!咱志武大哥死得冤!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咱啥也别说了!这个钱,咱不能要!那么的,这钱就给帮了咱的那个吴所长吧!吴所长要是不要,就给他那个在仓库打更的亲戚!”

东北话,打更的,就是看大门儿的。

“啊!行行!啊,别!这个钱呢,你先拿着,咱这一时也想不周全,今儿个也没带太多的钱!过两天,咱再过来,他们有他们的!你是你的!”

“不用!这些个足够啦!都不容易!这么个时候,谁有多少钱!就这么的!咝--唉呀!兄弟!你说,咱志武大哥让咱帮着办的事儿,咱认识的那个日本人,这也一直没露面儿,也不知死哪儿了!真是!”

这初教官真真儿就是明白人!说点儿实在话,初教官真真儿没有想到荆家沟人还会特意从那么老远过来谢他,好几十里哪!不顾县署的禁令,顶着危险,再次到这培训站来!一看白果再次到来,他立马就想到了小武儿在世时请他帮着办的事儿!

白果瞅了瞅初教官,说道:

“初教官厚道人哪!咱小武兄弟不在了,还想着小武儿的事儿哪!那个事儿,初教官还得多费心啊!初教官跟日本人打交道,那得十万分的小心!事儿办不办是小,安全为要!咱整不准日本人是咋个事儿!这还不算,日本人说话,那哇哩哇啦的,根本听不出个儿来,跟他们说话,那得费老鼻子劲了!诶?初教官,你跟那日本人交涉,是你会说日本话,还是那个日本人会说咱中国话?”

初发笑了笑,说道:

“啊!是咱会说日本话!那犊子不会说咱中国话!”

“初教官真真儿是能!还会说日本话!是念书时学的?”

“不是不是!咱是跟咱爹学的!”

“哎呀!那初教官家是书香门第呀!”

“说不上说不上!咱爹原来在南满洲铁道上干活儿,在关东州那边儿学过两年日本话。”

“噢。初教官一看就是出身不一般!初教官,小武儿兄弟请您帮着办的事儿,您还得多费心,啊!”

“那一定!尽咱所能!”

从那培训站出来,白果一看天时还早,这个时候就往回赶,明晃晃的,别再碰上日本人!要回走,咋也得天傍黑儿的时候!白果遂进了覃庄城了!白果到了佟刚的硕发货栈。

到了货栈,白果跟佟刚俩人儿免不了又喝了点儿!免不了又唠到了日本人!白果告诉佟刚,已经托人帮着货栈在日本人那儿看能不能找点儿活儿干。这一说,可把佟刚乐坏了!高兴过后,佟刚说道,事儿成与不成都是小事儿,咱高兴的是老五你能这么想着你二哥!真真儿就是咱的好兄弟!说到这儿,佟刚说道:

“老五,眼下想在日本人那儿揽点儿活儿,那可真真儿就赶上蹬天了!你就是白给人家干活儿,人家也不用!信不着咱!这个事儿,能成就成,不能成就算了!老五你也别太为你二哥着急了!诶,老五,听郑三郑四说,这几天,覃庄火车站那货场上,日本人明显多了起来!啊,咱说的是那些个站岗的日本大兵!以前,郑三郑四他们去那货场拉货,往那日本人卸货的地儿看上那么一眼两眼的,也没个啥人管!可现在连看都不让看了!挡起来了!”

“挡起来了?咋挡起来了?”

“那货场有一条铁道线是日本关东军的专线。原先,那条专线与其他的线路一样儿,都是敞开的,可前几天,也不咋,在那专线与那些个普通线路之间钉了些个木头桩子,上面全糊上了炕席!现在,就是往那专线上看上一看都不行了!啥也看不着了!你说这日本人,在咱这旮哒,成天鼓捣个啥哪!”

“二哥,你得跟那郑三郑四哥俩儿说说,这么个时候,可别招惹那日本人!日本人就是一群畜牲!那可是任事儿都干得出来的!”

天擦黑儿的时候,白果与佟刚告辞。出了城就奔了茨沟了,进到了茨沟东边儿的桑树林,白果确认任啥人也没有,就转向北,奔林子北边也就一里多地的那座小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