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并非软弱表现
宰岂从奉天宪兵司令部启程的时候,天已不早,都十来点钟了,反正不管咋说,下晌儿也到了覃县荆家沟了!车上就一个人,那也用不着怕颠着谁了!那车开的,呼呼的!正风风火火地向前奔驰,远远地看见前边儿的路上站着两条黄牛!

中国东北乡下,冬下里,寒冬腊月,那牛都是圈在圈里的,天寒地冻,既不用干活耕田,也没法儿到野地里放牧。这咋还把牛赶出来了哪?赶出来也罢,那也别站在道儿当间儿呀!

眨眼间,车就到了那两条牛的近前。那牛也是怪事儿,并不躲避,而是瞪着足有鸡蛋大的牛眼瞪着到得眼前的车,想必是并没有把由远而近的这个几乎跟它一个颜色的东西当回事儿!

说起来,也是宰岂一时大意!一忽儿的功夫,就见一个农人出现在左前方不远处,离那牛也就不到两丈远。那人穿着厚厚的棉袍子,戴着一顶大狗皮帽子,戴着一副大手闷子,手里摇着一杆半截鞭子,也就是比赶大车的车老板子用的那种大鞭子要短一些个的鞭子。看到有车开过来,就朝那两条牛跑过去,大声地吆喝!

宰岂把车停下来,没招儿,等着吧!就在这时,出事了!也不知从何处一下子闪出了三个当地农民打扮的人来,眨眼就到了吉普车的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把宰岂连同宰岂开着的车围在了中间儿,个个手里端着锃明瓦亮的短枪!

宰岂再想动车,那已是不能!

宰岂并不知道这都是些个啥人,首先在脑海里出现的念头儿,可就是那些个反满抗日的人啦!

宰岂的这台车,车前面的小旗杆上可是挂着一面小旗儿的,那小旗儿上除了一个圆圆的红点子,就是几个红字儿,奉天宪兵司令部!这个时候这中国东北,满洲国,有谁还敢拦截大日本关东军的车哪!更别说宪兵司令部的车啦!熊心豹子胆--八嘎!

“我是宪兵司令部--”

到得这时,想啥说啥也是白扯啦!

那三四个人只是用枪抵住宰岂,并不说话!把宰岂拽下车。接下来一应的事儿就是搜身,缴枪,用一块黑布蒙上他的眼睛,把他重又上车,按在后排座位上!量他也不能咋的,也不敢咋的!并没有绑他,而是左右各一人,把他夹在了中间儿,那车就又开起来了!

宰岂感觉,那车是掉了头了,又朝他过来的方向开了回去!走得多时,左拐右拐,到了一个处所停下来。那些个人让他下了车,接着就进了一座房子了,又是进门又是上楼梯。待把蒙着眼睛的黑布摘下来,宰岂看到他正坐在一间屋子里,墙壁雪白,一张桌子,几把凳子,除此之外,任啥没有。一忽儿,宰岂甚至以为自个儿是坐在了奉天宪兵司令部地下的那询问室里!但他马上意识到是自个儿错了!

那些个人把宰岂按坐在桌前的凳子上,一个人留下来站在了门口,另三个人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就在这时,宰岂看见门外走进一个人来,竟然是个女人!这个女人他见过!正是几个月前,在他们宪兵司令部的地下问询室里见过的!王娟秀少佐!

宰岂眼前一下子亮起来!他知道今儿个这事儿是啥人干下的啦!

王娟秀少佐所在的日本关东军驻奉天特务机关和他宰岂所在的日本关东军奉天宪兵司令部,往小了说,并不就是一家儿,可往大了说,那就是一家儿,都是日本关东军!再往更大一些个说,那可就更是一家人啦!都是日本人!大和民族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可能是发生了误会,说清了,就没事儿了!那能有啥事儿哪!

宰岂欲从那凳子上站起来,可早听到了一声断喝:

“坐下!”

“少佐!我是宪兵司令部的宰岂!我们以前见过!”

王娟秀并不言语,静静地坐在了宰岂对面的凳子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宰岂好长时间,这才静静地说道:

“宰翻译,我们是老朋友啦!说吧!你和那个满洲国人陈果都干了什么?”

王娟秀说出的上半句话听上去应该是较比温暖的,但就是这上半句话也并没有让宰岂感觉到丝毫暖意。王娟秀少佐的声音极其寒冷!是那种侵入骨髓的寒冷!宰岂眼前的亮光瞬间消逝了!宰岂那也是大日本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的宪兵!别说没做啥,就是做啥了,那也轮不到你一个特务机关的人来--且采用这么一种下三滥的手段!宰岂知道,这类事儿对特务机关来说,那就是家常便饭,他们那啥宪兵司令部也是一样!但事儿归事儿,你特务机关对我们宪兵司令部也整起了这一套,这算什么事儿呀!八嘎!

“陈果?啥陈果?”

宰岂听王娟秀说这话,心里已经就是一惊,但她还要拉硬!这当然就是中国东北话的说法啦!也就是硬撑着的意思。宰岂也没想想,已经就把你整到这也不知个啥地儿来了,已经就问出你这话了,你还装啥糊涂哪!说过了这话,宰岂意思到自个再装糊涂已经就没啥用了,遂自问自答地说道:

“啊!少佐是说那个省警察厅特务科科长的老婆吗?我们没干什么呀!”

这个时候,宰岂有点儿放了心了!他和陈果真真儿就没干什么!也就是那个陈果要回奉天,他送她回了奉天,就这么个事儿!而且还是顺路--

“真的么?”王娟秀还是那么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宰岂,目光仍然极其寒冷!但寒冷可是寒冷,王娟秀此时已经明白,眼前的这个宰岂对陈果并没有任啥温情在里面!

要说这个事儿,那可就是她王娟秀,作为一个女人,更是作为一个特务所具有的敏感了!王娟秀在中国东北那也多少年了,对中国东北语言中某些个词语的一些个特殊含义那是多有了解,包括中国东北话中一些个词语的不同语气所表达出的不同含义。王娟秀一听宰岂说出“老婆”这两个字眼儿,虽不能就说宰岂对陈果没有啥男女之间的非分之想,但起码,他在男女这个事儿上对陈果是并没有真正上心的!王娟秀接着想到,宰岂对陈果在男女这个事儿上并没有真正上心,那他是逢场作戏呢,还是另有所图呢?宰岂的一句话倒引起了她的警觉。王娟秀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宰岂真真儿就是个--按照中国东北人的话说--王八犊子!

“真的!真的!”

“我们获得一份情报。就在前天,你是和陈果一道从覃县荆家沟回的奉天!”

宰岂几乎听见了自个儿的心里“嗵”地响了一声!

这个事儿,按说并不是啥稀奇事儿,他开着车从那覃县荆家沟与柳条沟交界处的大铁桥上通过时,那站岗的守备队大兵是看过他的证件的!但日本关东军驻奉天特务机关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个事儿,确实让宰岂亲身体会了特务机关的厉害!

“是的。我从东山工程--”

宰岂本想说,自个儿从东山工程上要回奉天,正巧陈果也要回奉天,就顺路把她带回了奉天。可一说到东山工程,宰岂立马意识到,坏了!他一下子明白了,日本关东军驻奉天特务机关为啥把他带到这个地儿来的原因了!

那东山工程可是大日本关东军的绝密级军事工程!那是任啥外人不得知悉的,更别说接近啦!

王娟秀那是啥人!那双好看的眼睛是能以极快的速度看穿任啥事儿的,更别说宰岂这两下子啦!接下来,就是一大串儿的解释,啥咋与荆志国的太太认识的,啥咋与陈果在奉天北市场的大街上偶遇的,啥--末了,王娟秀还是以那极其冷峻的眼神儿看着宰岂,轻轻地说道:

“宰翻译,刚才我已经说了,我们是老朋友!看来,你是不认我这个朋友啦!那好,那可就别怪我对不住你了!”

王娟秀说着,就回过头去,对站在门口的那个人说道:

“这个人交给你们啦!他不用再回东山工程了!一切要做得天衣无缝!”

说着,王娟秀站起来,扭过身朝门口走去!

听得王娟秀说出这么一番话,宰岂觉察出自个儿有些个发懵!他知道特务机关是干啥活儿的地儿!他只是有些个不解,他本已经就实话实说了,这咋?这个娘们到底想要干啥?

宰岂虽说是个文化人,但毕竟是日本关东军宪兵!他意识到,特务机关这些个人,一定是要在他身上得到点儿啥!想得到点啥哪?要说宰岂在宪兵司令部也不是白呆的,那对有些个事儿的套路也是真真知道一些个!他在慌乱之中,竟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少佐,你们想让我干什么?”

要说,宰岂在这么个时候问出这么一句话,那还真真儿不是啥文化人在遇到危险时的一种软弱的表现!作为一个文化人,咋一遇到啥危险临近,就把做人名节啥的全都置之于不顾吗?当然不是!宰岂此时心里的想法儿是,反正都是为大日本关东军,为大日本帝国,为大日--效力,宪兵司令部还是特务机关,总的说,不都是一回事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