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四百二十五章大年除夕夜
    站在铺子后门儿里侧黑暗中的丁其听到了铺子前面咯吱咯吱走道儿的声音不再象刚才那样小心亦亦,且已经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心中猛然一抖,知道事儿出了变化。他立时从后门里侧闪到了前门里侧,静静地倾听!

    岛田仨人儿几步就蹿到了铺子门前,站在那两个悬挂着的大红灯笼下面,毫不停留,岛田扬起戴着大棉手闷子的左手就欲拍门!可就在这时,他却一下子僵在了那儿!

    就在刚才响了一阵子爆竹的地儿,也不知个啥人又燃起了爆竹!噼哩啪啦--嗵!一个高升炮带着唿哨向天空中飞上去,接着就在天空中爆炸了!啪!几乎与此同时,岛田听到了枪声!在静静的夜空下,那爆竹声和枪声还是有所区别的,那枪声有点儿象是敲木头板子的声音,不远不近地听上去,是那种哒哒的脆响!岛田,小野和犬浩都听见了,有人在奔跑,还有人在大声吆喝!俺是警察!站住!爆竹声传过来的方向是在城北瓷器店前面胡同儿的西侧,听声音,那枪声和人奔跑的声音却是在胡同儿的东南方向。岛田仨人儿怔了一下子,立即飞身向铺子的东大山闪了过去!出现了意外情况,不能再明晃晃地站在铺子门前了!

    这是岛田仨人儿始料不及的!一时有些个发懵!这个事儿放在啥人身上能不懵?岛田知道,他们今儿个已经事泄!刚才,这爆竹声就响了一阵子了,当时,岛田曾有过那么一种念头儿,觉得有些个异常,有些个怪异!在铺子后院的暗处挺了一忽儿,一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这也是岛田一时大意,当时有些个忽略了。可这一忽儿,这爆竹声又响了起来!这两次爆竹的燃放都是在他将要采取行动但又尚未采取行动的当口儿,不用说,这是也不知个啥人故意所为!这分明就是干扰他们的行动!但这一回不同的是,几乎与那爆竹声同时出现的还有枪声,有人跑动的声音和吆喝喊叫的声音!那不用说,在这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除了他们这伙子人,那可是还有着不少的人哪!警察?咋?那些个县警察局的人也象我们大日本关东军一样并没有真正撤走?那,那些个县警察局的人发现了啥人了哪?是反满抗日分子?岛田一忽儿突然就横下了心来,爱咋咋的!跟我玩这套!你们哪是我的对手!说这个话,岛田也只是逞一时之快!行动受到突发事件的干扰,心中那种骄横的劲鼓动着他,如此而已!那现在连自个儿在跟谁玩儿都不知道,说别的啥,那不是扯嘛!

    仨人儿在城北瓷器店东侧不远处的一户人家的墙外稻草垛处蹲伏着,尽量缩小身形。显然,西田设计出的行动方案,已经无法继续了!本打算让岛田他们扮作强盗贼人,在软招子不成的情况下,就来硬的!现在看来,软的硬的恐怕都不行了!这么一折腾,想偷偷摸摸地进到铺子里,那已经就没有了可能!那硬闯进去行不行?刚才还有些个可能性,现在连那可能性也没有了!此话咋讲?他们真要就是不顾一切地闯进铺子里去,这时还说不太清是咋个事儿的那些个警察要是真真儿就把他们当成了强盗贼人,那可就惨了!进一步说话,如果只是把他们当成强盗贼人逮回去,那还好说,如果真真儿就开了枪了,就是让人家开枪打死,那不也是白死么?

    这时,胡同东南方向的那些个又跑又叫的人,听声音可是越来越远了,但枪声并没有停,还时不时地传过来!小野和犬浩蹲在岛田的一左一右,瞅瞅黑灯瞎火的四周,又回过头来看看岛田,一时无话。到得这时,那可就得看岛田还有没有啥更好的招法了!岛田当然知道自个儿是咋回事儿,也知道蹲在他一左一右的这两个小子是咋回事儿!那当着他们这俩人儿,那也用不着再作啥解释!他把戴着棉手闷子握着枪的右手伸出来摆了摆,悄声说道,看看再说!

    岛田仨人儿都是穿着中国东北,也就是这满洲国普通百姓衣裳。正置严冬,一般的手套儿,是顶不住这严寒的。岛田这些个人经常执行户外任务,保暖对他们来说极其重要!那要是啥事儿没干,先把自个儿冻伤了,那不就是个废人嘛!日本关东军作战部队和守备队的那些个大兵戴着的棉手闷子,在拇指套儿下方是有着一个两层布的食指套儿的。这主要是考虑用枪方便。普通百姓用不着这个。岛田他们这些个人动了心思,都把穿便服时戴着的手闷子在拇指套下方把那缝线豁开半寸长短,留出食指能够伸出的那么一个空档儿,再把缝儿两头儿缝死。枪握在手里,用着时就把食指从那小孔伸出来,不用时,枪还在手里握着,食指却可以缩在手闷子里。这倒是一种识时务的小发明。

    小野心想,你倒是说话呀!我们到底是接着整这铺子的事儿还是冲到那又开枪又吆喝喊叫的地儿,看看到底是咋个事儿?这咋这么磨叽哪!当然这些个都是东北话啦!小野这时想着的就是这么个意思啦!小野想,要不,我们就亮出身份!我们是大日本关东军,干啥还这么鬼鬼祟祟的哪!岛田在黑暗中眨着眼睛瞅了瞅小野,顿了一下子,好象看出了小野心里想着的是啥!也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那意思似乎是告诉小野,这些个就不劳你费心啦!

    要说,还是岛田能够正确领会西田意图!那要能硬闯进铺子里搜查,早就搜了,还用捱到这时!咝!啧!可也是!那要是就这么撤回去,实在有点儿说不过去,不如我们也悄悄地运动一下子,往追人的那边儿跟过去看一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入夜以后,岛田他们仨人儿抵达城北瓷器店那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时,早就被人发现了。谁?蓝野费伟他们那帮子县警察局特务股的人。他们不但发现了岛田一伙子人,还发现了先期就已经隐藏在城北瓷器店附近的人了!那是西田安排配合岛田行动的人,负责岛田行动的殿后和救援。就俩人儿。这俩人儿本是执行常规监视任务的。日本关东军守备队的人撤出后,他们并没有撤,两个人一班儿,还在那城北瓷器店蹲守。这时,他们的任务非常明确。

    蓝野准备了个望远镜。望远镜这个东西,白日里看啥东西还行,能看出多远去!可到了天黑,那可就啥也不是了,除非看亮堂点儿的地儿。蓝野准备这么个东西,也是备一时之需。县警察局这边儿除了蓝野和费伟,还有两个特务股的人。蓝野让他们准备了两挂鞭炮,选了个不远不近的地儿,只要蓝野这边儿一下令,他们就燃放!大年三十,家家不熄灯,有的人家还在门前挂了灯笼,在漆黑的夜里,这些个斑斑驳驳的灯光,从根本上说,起不了照明的作用,反而干扰人的视线。蓝野那些个人,招法有都是!蓝野让费伟负责城北瓷器店的后院儿,监视那一左一右的一应物事,自个儿捡了一家高一点儿的柴火垛,也就是稻草垛啦!爬上去,担心被啥人发现,半躺半卧在上面,他可以看到四周的人或事儿,四周任啥人却看不到他。

    后半夜,当附近人家儿燃放的鞭炮啥的静下来后,岛田仨人儿开始行动了。

    瞄到岛田仨人儿晃到了城北瓷器店的后院儿,蓝野悄悄地向躲在地面上不远处的那两个自家特务招了一下子手。

    鞭炮点燃起来了!蓝野整出这个事儿来,一是想借这个手段吓唬吓唬岛田他们那几个人儿,当然要是能吓唬走更好,吓唬不走再想法子!二是给尚在铺子里的丁其报信儿,也给负责后院儿的费伟报信儿,有人过来啦!蓝野担心,铺子里就剩下丁其一个人儿,他就一个人儿,别再睡着啦!

    事儿真真儿让蓝野给猜中了!铺子里的丁其真真儿就迷糊过去了!好在这爆竹一响,倒把丁其惊醒过来了!可这爆竹一响,蓝野和他那两个手下也把自个儿暴露给了隐于暗处的那两个为岛田他们那几个人殿后和救援的日本特务。

    那两个日本特务早就注意到了蓝野和县警察局特务股的那两个特务了,看着朝城北瓷器店这边儿闪了过来,进到了房趟子中间儿,但进了房趟子,却一时眼花,没看着他们藏在了那些个房趟子的啥地儿,一时间失去了目标!那两个小子发现目标没了,立时就停住了脚步,把自个儿在原地儿隐了起来!蓝野在稻草垛上一招手,再加上地儿上的那两个特务急忙就把藏于怀中的鞭炮掏出展开点火,这一应的事儿都被那两个日本特务看在了眼里!心里骂道,这几个犊子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哪! 但那两个特务有点儿没太弄明白,他们不知道,眼前的这几个人到底都是些个啥人,到底是想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