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四百零三章情况突变
    命案发生后约有十来分钟的样子,河山县警察局值班室接到了报案电话,电话是城北瓷器店的一个伙计从瓷器店里打出的。那队日本关东军驻河山县守备队的巡逻队赶到命案现场,并不是由啥人报的案, 而是他们在巡逻的途中听到了枪声,辨别了一下子方向,踅摸了好一阵子才找过来的,到达案发现场已经是半个钟头以后了。巡逻队刚到也就一会儿的功夫,河山县警察局的警车就疯一般地赶到了。

    巡逻队的日本大兵到达现场后,立马分散开,那些个大兵一个个地端着长枪,相隔十步二十步地把现场围了起来。河山县警察局的人一到,在那案发现场四周划定了警戒线。再后来,日本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驻河山县特务机构负责人西田抵达了案发现场。

    那两个丧了命的人就那样静静地躺有雪地里,身上脸上已经积了一层雪,看上去,脸上的雪要比身上的雪单薄一些个。这是因为两个人脸开始时是有着温度的,雪落到脸上时融化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脸上的温度已经逐步退去,落在上面的雪不再融化,积攒下来了。两个人都是仰卧的姿势,都是上身中枪。应该是中枪时都处于向前跑动的状态中,中枪后身子向后仰倒,流出的血已经润湿了身下的雪地。坎山严格说也是仰倒着的,只是身体有点儿朝右边扭着,血也流了一地,手里还握着日本关东军配发的*。

    现场被两台汽车的大灯照耀着,到处是一些个驳动的身影。

    西田围着坎山和谢大彪的尸体转了好几个来回,蹲下起来的,左手握着一个长把儿的手电筒,反复查验,查验够了,走到站在一边儿的瓷器店掌柜和报案的那个伙计面前,眼睛在那掌柜和那伙计的身上脸上扫了一回,问道,你们是报案人吗?那个伙计连忙说道,啊!长官,皇--是俺打的电话!你是这附近的住户?俺,俺是那边那个铺子的伙计!那伙计有点儿拿不准面前的这个人是县警察局的人还是日本人,但知道应该是个官儿。那你是--啊,这是俺掌柜!那个伙计抢先答道。丁其点头应道,是!长官!要说,那咋丁其也不知道西田是个啥人吗?那咋可能哪!丁其不但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日本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驻河山县特务机构的负责人,还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叫西田。当然这些个可都是他从档案资料上知道的了!他看到过西田的相片。他之所以管西田叫长官,那可就纯属装糊涂了!

    西田询问了几句,无非也就是看到了啥,听到了啥,然后,走到那胡同口儿,朝不远处的城北瓷器店望过去。

    西田有些个奇怪。那瓷器店并不象一般的店铺在门脸处挂一盏电灯,就那么黑着。看了一会儿,西田向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两个手下招了招手,迈步朝那瓷器店走过去,在那瓷器店门前站了一会儿,就围着那瓷器铺子转起圈儿来了。西田看清了,那瓷器店的门脸儿上方是有着一盏电灯的,上面还有着灯伞,只是并没有点亮。再后来,西田不转了,回到了那案发现场,径直走到丁其和那伙计的面前,再次打量了一回丁其,询问道,掌柜,您贵姓?俺姓丁。噢!丁掌柜!能不能让我们到你们铺子里面去看一看?丁其应道, 行行!那长官请走前面!说着,丁其朝西田瞟了一眼,遂同西田朝铺子走过去。

    这时候的河山县警察局局长田胜左已经就知道了这一桩命案的大致情况。

    田胜左是正在自个儿家里睡觉时接到了县警察局值班室打来的电话。田胜左命令值班室通知特务股和治安股同时出现场。

    挂断了值班室的电话,稍一沉吟,田胜左穿衣起身,坐上车到了县警察局自个儿的办公室。

    应该说,出现这么一种局面,还真真儿出乎田胜左的意料。原本想由费伟出面告诫瞎熊那伙子街头混混儿,把他们吓住就得了,往坏了说,就是那几个小子再去那铺子,把那几个小子都抓起来就得了,这咋会出现这么一种局面哪?

    知道了这场命案的详细情况是在第二天的头晌儿,是在县警察局会议室听取了特务股和治安股案情报告之后。蓝野随后到了他的办公室,把了解到的情况详细向他作了报告。

    要说这个事儿那不是扯淡嘛!那咋两个股的人一齐向局长报告案情还说不详细吗?其实,这个事儿并不奇怪。这是由警察这个行当的特殊性造成的。那城北瓷器店是县警察局的情报点儿,归特务股管辖,人和事儿都保密的。都是在县警察局公干当差,但那些个情报点儿上的人,同县警察局的人,除非是有隶属关系,否则并不认识或相熟。有的情报点儿就是局长或者股长才知道,你等那些个一般的警察还真真儿就是不知道!这瓷器店的事儿,治安科哪儿知道!

    蓝野报告的案情是这样的。

    傍黑时分,谢大彪出现在城北瓷器店的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丁其和他手下的那几个伙计发现了。丁其琢磨,这个小子已经来过两次了,应该跟他上次一块儿来的那几个小子并不是一路。因为上一次,丁其曾派了一个伙计跟在他们这几个人的身后,他们是走了一段儿就分了手的。那几个小子的住处,丁其已然知道,但这个小子是个啥路数尚不得而知。

    一直挺到后半夜,谢大彪才从院子后边儿的稻草垛里钻出来。丁其一帮子人隐在了屋子里就等着谢大彪一旦进了铺子就开抓了!没想到,那谢大彪竟然绕着铺子转了两圈就想蹽了!丁其一琢磨,得派两个人跟着这小子,看看他到底是个啥人,在何处落脚,就派了两个伙计跟了出去。派出去的那两个伙计正是新从蓝野他们特务科刚刚按照田胜左的命令,由蓝野派过来的那两个特务股的特务。那两个特务跟着跟着,进了胡同也没多远,却在大雪中突然看见那前面走着的谢大彪一个趔趄就朝前扑了过去,好象是被啥绊了一下子!可谢大彪仗着年青,并没有向前扑倒,只是踉跄了两下子就挺住了,开始向前冲了出去!这一意外的出现让跟在后边的那两个特务吓了一跳,但紧跟着发生的事儿更是让那两个小子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以至于忙乱之中甩掉戴在手上的棉手闷子伸手到腰上去掏枪!他们看见从那雪地上腾地跃起一个白色的影子!一瞬间,那两个特务都明白了,那腾起的影子是一个人!而且应该是个日本人!日本关东军为了适应中国东北的特殊气候,在冬天里为他们的一些个部队配发了一种白布斗篷。

    派那两个特务到城北瓷器店时,蓝野跟他们交待得很清楚,到铺子里扮作伙计,一切听从丁其指挥。到了店里后,丁其把事儿跟他们交待得也很清楚,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确保铺子的安全,遇有突发事件,一定要听从统一调遣。会出现啥突发事件?丁其没说,按规矩,他们也没问,但他们也是知道,这么个时候让他们到这个铺子里来,一定事关重大。铺子本来就有三个人,这么大个铺子要五个人?显而易见那是用不了这么多人的!从去年晚秋以来,这河山县发生的一些个事儿,县警察局发生的一些个事儿,那真真儿就是惊心动魄,真真儿就是历历在目,他们股里的弟兄就那样被日本人无缘无故地打死了七八个!河山城正街金银饰品店--这个时候,这两个特务对田胜左下达的命令,啥瞎熊一伙子人如果再次相犯,就实施秘密抓捕的命令还不知道!那要是说起来,所谓秘密抓捕,那就是悄悄地抓捕啦!不为外人所知的抓捕啦!一般人会那样理解,秘密抓捕后,放不放,啥时放,那可就都是两说着的事了!这时出现这么一种情况,着实有些个意外!但丁其又不在身边儿,这又不能现回去向丁其报告,到得这时,他们也顾不得许多了,一时间就变跟踪为追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