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三百三十三章惴惴的感觉
    “啊!先生太太回来了!”

    “啊,回来了!这一大天!走到半道儿,车坏了,这又修车!整到这时才到家!”

    陈果说道。

    隐在院子外面那棵大树下的特务是听到了卢姐开院门时同荆志国那仨人儿打招呼时几个人说着的话的。

    远远地看到荆志国家的院子消停下来,隐在胡同口儿的另一个特务来到了在院子外面隐着的特务跟前,悄声说道:

    “咱俩儿是不是得回去一个把这一家子回来的事儿跟股长说一声儿?”

    那个特务在黑暗中也不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院子里静下来了,又过了一会儿,屋子里也静下来了,看样子,是消停了。后过来的那个特务对先前就隐在院子外面的特务低声说道:

    “你回去向股长报告一声儿,咱在这儿守着!这天儿也要亮了,你就别来了,咱一个人儿在这儿盯着得了!”

    那特务听得这话,在黑暗中瞅了那另一个特务一眼,心里话,尽装好人!那股长盯咱这几个盯得死死的,咱这在班儿上,不到下班儿的时候那要是不来,行吗?

    黄大宝还在睡觉,被那个回去的特务给拨拉醒了,睁开眼睛,睡眼朦胧地看了看站在地上的那个特务,问道:

    “啥事儿?”

    “荆志国回来了!”

    “回来就回--嗯?啥时?”

    “就刚才!”

    黄大宝从炕上坐起来,把盖着的棉被围在自个儿的身上,眨眨眼,心里琢磨,咱估摸得完全正确!就他荆志国那两下子,能逃得过咱的法眼?咝,这荆志国干啥去了呢?这时才回来?

    “几点了?”

    黄大宝顺口问了一句。问过之后,忽地想起自个儿的腕子上是戴着手表的,就把左手腕子顺过来看了看,嚯!都三点多了!咝--这是干啥去了,他就是回他的老家荆家沟,那也不至于待到这时才回来呀!

    站在地上的那个特务仿佛听到了黄大宝心里想着的话,说道:

    “听荆志国的太太说,她们的车走到半道儿坏了,修车来的!”

    “嗯?咋?你查问了吗?”

    要说黄大宝这话问得可就有点儿不着边际了!他们这些个人都是隐藏着的,暗地里监视荆志国和荆志国一家儿的,那咋会上前问话呢?这恐怕是因为黄大宝从那么睡梦里被拨拉醒,还没有完全醒透的缘故。问过之后,黄大宝也意识到自个儿这话问得有点儿毛病,遂改口道:

    “你咋听到她说的这话哪?”

    “荆志国他们回到了家时,他家那佣人在院子里同他们打招呼,荆志国的太太说的。咱在院子外面听得真真儿的!”

    “噢。”

    到得这时,黄大宝有点儿怀疑起来,咝,这荆志国是回他老家了吗?

    站在地上的那个特务又象是听到了他心里想着啥似地说道:

    “股长,那荆志国一家儿是不是回他老家拜年去啦?要不,他们这一家子能去哪儿哪?”

    黄大宝有点儿惊奇地盯了那个站在地上的特务一眼,心里话,你问咱,咱问谁?这时候,那个站在地上的小子却又说话了!

    “股长,昨儿个,啊!现在说话,那得是前儿个了,荆志国的太太和她家那个佣人一块儿是上了街的,买了挺多的东西,大包小裹的,俩人儿是坐着人力车回来的!”

    “嗯?有这事儿?那咋没听你说哪?”

    “咝,啧!咱当时想,这是她们家准备过年用的嚼货儿,谁知道他们这昨儿个就一大家子出了门哪!”

    听到这些个话,黄大宝真真儿就有些个哭笑不得!一时间竟想下到地上,去对那个站在地上的东西踹上一脚!

    这样看来,荆志国一家还真就有可能是回了他的老家荆家沟了!但不管他是不是回了他的老家,黄大宝觉得,这个事儿还是得向日本关东军驻奉天特务机关报告一下子!

    可眼下有个问题。那要是想向奉天特务机关报告情况,直接去是绝对不允许的,打电话不安全,也不容易说透,唯一稳妥的办法就是发密电。可黄大宝给日本人发电那哪能让这几个人知道!可同这几个小子挤到了一块儿,这屋子里从没有断人的时候,走马灯一样,这个进来那个出去的,那咋发电?

    这个事儿是个急事儿,耽搁不得!

    黄大宝围着棉被,不再说话,把自个儿的眼睛闭上,坐在那儿想招儿。

    站在地上的那个特务一看黄大宝也不说话,想起了刚才从荆志国家院子外往回来时,那另一个特务说过的话。咱这也不用再去了,何不上炕暖和暖和!遂脱鞋上炕,挨着黄大宝萎在了炕头儿,从自个儿的怀里掏出包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根儿,点燃了抽起来。炕头儿热热乎乎儿的,那叫一个舒服!

    黄大宝琢磨,那现在可去的地儿还就得是回到北市场的那个小旅馆了!要说,人这个东西真真儿就是个怪事儿,就是在这么一种情势之下,黄大宝的脑海里倏然就出现了胭脂楼那青杏姑娘的身影儿和笑脸儿!虽说也就是那么一闪!

    黄大宝想,那房间咱还没退哪!荆志国这又是回老家又是弄景儿的,他还能顾得上咱嘛!一时间,黄大宝的心里想回北市场那小旅馆里的那间客房的想法是非常强烈!

    黄大宝若是再回北市场那小旅馆儿,肯定是有风险的。本来就有两个人跟在了他的身后,他又在那胭脂楼大闹了一场,而且还有一层,黄大宝还不知道,胭脂楼的那个大茶壶二哥已经认出了他了!

    这样说来,这就有好几伙子人在对黄大宝下功夫了!

    黄大宝是个有能耐的人。人一有了能耐,对有些个事儿就不咋在乎了,这也是一些个能人阴沟里翻船的原因所在。黄大宝琢磨这个事儿是耽搁不得的!那要是等到晚上,那可就太晚了!要动现在就得动!那现在咋动?天儿马上就要亮了,现在你要是走到街上去,那是太扎眼了!黄大宝想,不如等到天亮时分,等到奉天人上下班时,街上的人正多的时候,还是来个混水摸鱼!趁着人多,咱就去到街上,叫一辆人力车,一上了车,这个事儿就好办了!咱猫在人力车的车棚儿里,啥人看得见!

    黄大宝心里谋划好了,就坐在炕上睁开了眼睛,自顾自地说道:

    “你们几个接着把荆志国一家看好喽!过一会儿,咱还得出去一趟!兴许一会儿就回来!”

    说着话,就势躺了下去,看样子是还想睡觉。这一躺,却被坐在他身边儿的那个特务的腿挡了一下子,黄大宝这才注意到那个特务正在他的身边儿坐着哪!遂顺口来了一句:

    “啧!回你自个儿被窝儿!”

    那个小子一听心里那个痛快!赶紧就回到自个儿的被窝躺着去了,一会儿的功夫,就是呼呼的了!

    街上的人多起来了。黄大宝顺利地叫到了人力车,一个人就窝在了人力车的车棚儿里,把他那个小柳条箱子放在自个儿的右胳膊肘下拄着,对那拉车的说了一声:

    “北市场!”

    到了北市场,黄大宝多了个心眼儿,没有让那人力车把自个儿拉到住着的那个小旅馆儿,而是远远地隔了一条街就下了车,然后,看看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并没有啥人跟着,这才朝着自个儿住着的那小旅馆走了过去。

    黄大宝走进那家小旅馆儿,上了二楼,来到了自个儿所住的房间门口。

    黄大宝那一身的功夫在他的那个行当中,那也是姣姣者,已经就成了精了!他并不知道这小旅馆里有十来个人在等着他,但他却觉得有点儿不对,说不准是个啥地儿有点儿不对!就是心里有啥事儿,又不是很明确的那种惴惴的感觉!有了这样一种感觉,尽管他对自个儿充满自信,那内心的警觉也是提到了高到不能再高的程度了!

    站在门口,恍惚之中,他好象听到隔壁房间里是啥东西刮着了洋灰地面发出的那种有点儿刺耳的声音,就一下儿,非常轻。如果不是这楼上太静,恐怕就听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