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三百一十八章戏弄戏弄
    应该说,荆志国之所以命令石垒和万仓侦查黄大宝落脚的地儿,那也是荆志国根据常理进行推断所做出的决定。荆志国认定,就黄大宝身上的诸多疑点分析,黄大宝必定在一定的时间段或一定的情势之下与日本人进行联系。要同日本人联系,有他那些个手下在身边,那是绝无可能,他必定还有方便自个儿行动的地儿。

    荆志国想得没有错。

    黄大宝自个儿一个人儿在奉天的那一段儿,已经就不是呆在一个地儿了。但任啥事儿都是有一利必有一弊,他这样一个人儿独处一地儿,那也容易产生安全隐患。黄大宝如果天天同他那些个手下滚在一处,那要对他下手,还真就是个挺费劲的事儿哪!更何况,荆志国并不打算在除掉他的同时怏及他那些个手下!

    跟在黄大宝身后的石垒和万仓看黄大宝来到了北市场,一时弄不太明白,这黄大宝到这儿来的目的,是想逍遥快活?是要与啥人相见? 北市场是全奉天最乱糟的地儿,这黄大宝不会不知道吧?他总不会就住在这北市场的哪家小旅馆儿不成?不管咋样,这些个猜想总有一款适合你!

    就是这么冷的天儿,北市场在夜幕降临后,那些个专门适合为夜间活动的人提供场地的店铺开始热闹起来。人来人往,这要跟踪一个人,跟住喽!可就更费劲了!好在黄大宝长样特殊,个子较比高,就是那么个一长条,脑袋出奇地小,不是绰号叫拳头嘛!费劲归费劲,那跟踪起来,却可以稍微粗啦一点儿,街上人多,虽说达不到人头攒动的地步,但总归,被跟踪的人要想发现跟踪的人,可就不象在人少的地儿那么容易!

    石垒在荆志国家胡同儿前面的街上装作要撒尿的样子,在那儿假装解裤带,虽说是面朝着墙角儿,并没有回头看从他身后走过去的黄大宝,但他也知道,黄大宝从他身后走过去的时候,那是看了看他的。石垒觉得,黄大宝应该不会认出他来。黄大宝来到北市场这么个闲人稠密的地儿,让石垒和万仓都产生了错觉,以为黄大宝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在跟着他。其实,恰恰是石垒和万仓想错了!

    黄大宝已经发现有人跟在他的后头了,这一发现还并不就是他到了北市场时才发现,而是在走过石垒弓着个腰在那墙角装作解裤带时就已经发现了。黄大宝只是觉得那个在墙角解裤带的人有点儿可疑,但并未认出那个人就是石垒。那要说,既然已经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那咋还回北市场这边儿来哪?就在个啥地儿想个招子把跟踪的人甩掉不就得了!

    世上的人是不一样的,那要是按照中国人的说法,那叫三六九等。一般人理解,这三六九等说的是社会上不同的人在社会上的地位。你是达官显贵,你是平民百姓,当然那是不一样的啦,不可能是在一个等儿上,那要细数起来,是能分出若干的等儿来的,因此就有了三六九等之说。其实,这样的理解实在是有些个偏狭。那就是在同样的事儿上,每个人的想法那也是不一样的,这个事儿跟那啥三六九等的划分也是有关的!那在有能耐和没能耐的人身上,对一件事儿的看法那差别可是大了去了,有的甚至会截然相反!

    黄大宝是个有能耐的人。黄大宝想,诶耶!还有人跟上咱了哈!算你小子有胆!到了这时,黄大宝有些个后悔!当时,看到那墙角儿有个小子在那装作要撒尿的样子,解裤带干解解不开,猫着个腰,咱错了!咱应该在那小子的身后多挺一会儿,咱应该看看那个小子啥时把裤带解开!咱就悠着你,整死你个犊子!

    黄大宝想戏弄戏弄跟在他身后的人,他打定主意要看看跟踪他的人到底能跟踪他到何时!

    黄大宝走进了北市场最为花哨的地儿,胭脂楼!

    胭脂楼是全奉天鼎鼎大名的青楼!胭脂楼,那可是雅俗共赏的地儿!说雅俗共赏,那是咋衡量出来的哪?也就是用啥衡量出来的哪?想来应该是用金钱,这时候,也就是金条和大洋啦!高端一点儿的是金条,普通一点儿的是大洋!此话咋讲?那不是很简单嘛!胭脂楼,雅人俗人都可以来,胭脂楼在这一点上绝对一视同仁!你是雅也好,你是俗也好,想进这胭脂楼,那都得有钱!

    但这一回,却有些个不同。黄大宝和石垒万仓都有钱,但黄大宝可以进,石垒和万仓却进不得!为啥?道理也还是很简单。倒不是人家胭脂楼的那些个年青女子不让石垒和万仓进,而是他们俩儿不敢进!他们俩儿是来跟踪黄大宝的!要是他俩儿一旦走进了那楼门口儿,楼门口儿那些个年青女子再象跟黄大宝说话时那样跟他俩儿说话,黄大宝再不失时机地回过头来望上那一望,瞅上那么一瞅,这个事儿,接下来,恐怕就没有接下来了!

    黄大宝那身穿戴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而且还不是一般地有钱!石垒和万仓兜儿里也有钱,但却不能说是有钱人!这当然就是钱多钱少的区别了。

    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一些个年青的女子早就迎在了那胭脂楼的门口儿。这些个年青女子并不就是迎着黄大宝的,而是迎着所有兜儿里有钱的男人,但并不一定非得就是有钱人。当然,那要是有钱人就更好了!

    黄大宝走到了胭脂楼门前,那些个年青女子立马就迎了上来,说出的那些个话,那些个声音,再加上那些个叫不上名儿来的应该是名贵的啥香粉的扑鼻香气,一般的男人,再想抬腿上楼,那腿都有点儿吃力了!这时,那要是有那么两三个男人一块来到这地儿,其中的一个或者两个走路有些个吃力,喘气有些个费劲,六神有些个无主,那一块儿来的稍显硬实一点儿的,就得用典型的中国东北话说道,你还能行不能行!

    确实有点儿不太行了!

    但黄大宝可不是一般人!最主要的是,黄大宝可不是上这儿扯闲淡来了!

    黄大宝一走到门口儿,早被两个年青女子左右架住,一边说着话儿,一边就朝那胭脂楼里走了进去!黄大宝一边儿朝胭脂楼门里走,一边儿还回过头来朝身后的方向看了看。这个时候,就是黄大宝,那也是啥也看不着了,灯光着实刺眼!

    进了胭脂楼,一个打扮有些个花哨的中年女人迎了上来,笑盈盈地看了看黄大宝,说道:

    “这位爷,相中了咱家哪位姑娘?”

    黄大宝瞅了瞅那女人,冷着脸说道:

    “给咱找两个姑娘,要会说话儿的,陪着咱说说话儿唠唠磕儿,余下的事儿回头再说!”

    “呀!大爷,咱家的姑娘都会说话儿,您呢,是自个选还是咱帮您选?”

    “这个事儿就交给你啦!”

    “那好!那您就请上楼吧!二哥,陪这位大爷上楼!到青杏房里吧!”

    这中年女人就是胭脂楼的老鸨儿。她喊着的二哥就是这胭脂楼的大茶壶了。

    老鸨儿一看黄大宝的体态面相,不免心中一阵发紧。黄大宝高高的个子,身子是细长的一条儿,冬天穿得厚也能看得出来。五官紧凑,脑袋瓜儿奇小。从面相上看,黄大宝绝非善类。这老鸨儿,那也是在江湖上闯荡多年,那能在这偌大的奉天城,在这乱糟糟的北市场,能整这么一座鼎鼎大名的青楼,那能是一般人嘛!且眼下,又是日本人在这奉天说了算--尽管如此,那老鸨儿还是有一丝丝儿不安涌上了心头!但也并不觉得有啥不得了,自个儿小心些个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