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不遥远的往事 > 第二百七十七章侦查任务
    费伟接到蓝野的命令,知道是田胜左让蓝野把这项任务交给他的,心里那根时不时就要颤一颤的弦儿又有些个颤动。为一段儿以来,局长和股长三番五次地把这些个重要的活儿交给俺,看得出来,局长和股长还是很看重俺的。费伟觉得是不是自个儿这一段儿由于王三的死,心里有些个愤懑,有点儿想多了!但不管咋说,正街金银饰品店的事儿没让俺参和,把俺搁在了外面,也不知道这俩人儿是咋想的。其实,应该说,费伟想的这些个事儿确实没啥实际意义。人家长官要想把啥任务交给哪一个部下,那是人家的职权,你一个下属,有啥权力来挑这个理儿呢?但费伟想着的事儿也不是一点儿道理也没有。这时的费伟已然明白,正街金银饰品店抢劫案并不就是个人或几个人的啥私下行动,自个儿虽然没有参与,但自个儿也是有份儿的。所谓有份儿,说的并不是在分享好处时自个儿也想整点儿,而是说的在追责时有份儿!那要是让日本人把这个事儿整明白了,他们县警察局还有哪个警察逃得了吗?尤其他费伟还是特务股的特务!那要是说,这个事儿俺没参和,俺不知道!日本人是那么讲道理的么?

    但这个事儿上,那还是过了许久,费伟才真正弄明白没有让他参加抢劫正街金银饰品店的真实原因。

    费伟和王三的关系,那是尽人皆知。河山县警察局没人不知道,费伟和王三是一个屯子的,打小儿一块儿长大,是一个师父带出的徒弟,一块儿进的警察局,又同时到的特务股。王三让日本人误杀,费伟悲愤难捱。在这么一种情势之下,县警察局的人个个那可都是要替那些个被日本人所杀的兄弟们报仇!这是共同的仇恨!但费伟和其他的那些个特务股的弟兄不同。费伟和王三的那么一种特殊的关系,再加上费伟的那么一种性子!蓝野担心他会控制不住自个儿的情绪。一旦到了那正街金银饰品店展开行动,费伟真要是搂不住火,开了枪杀了人,倒不是啥大事儿,但可要坏了整个的行动,那接下来的事儿可就难以预料了!

    最开始,无论是田胜左还是蓝野都没能想到这个事儿让几个街头混混儿给意外撞见了。这种情况的出现,实际说来,还是对任啥事儿都可能存在意外风险有些个估计不足。在这点上,应该说,田胜左蓝野和费伟倒是有些个共通之处。 费伟在瞎熊让他猜,在正街派出所门前看到了啥时,费伟觉得,就瞎熊他们那些个人不可能看到啥大场面!可事实是他们真就看到了那大场面!当然意外撞见和刻意要看是两码事儿。在这个世界上,任啥事儿都可能发生,任啥人在心理上都得有这个准备!这话真还就不是瞎说!

    正街金银饰品店抢劫案出现了意外目击者,费伟为了进行甄别真假,把风散出去了,收到了理想的效果,事儿得到了证实!为了消弥出现抢劫案目击者这个意外带来的危机,田胜左等人采取了应对措施,整个行动实施顺畅,但到得这时,瞎熊等人竟然要探寻他们所看到的事儿!田胜左本以为就瞎熊那些个街头混混了,他们还敢打警察局和派出所的主意!真真儿就是贼胆包天!到得这时,田胜左在心里可就有些个打鼓了!田胜左倒不是害怕,而是有些个拿不准!这个事儿到底应不应该让瞎熊他们那几个混混儿参和。田胜左想来想去,总地觉得,瞎熊那几个小子还不至于坏事。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田胜左觉得日本人不一定会发现瞎熊那几个混混儿参和了正街金银饰品店抢劫案的那些个东西转移的事儿。田胜左让蓝野安排费伟去侦查救了二混子的那个杂货店掌柜,还要时刻注意他们这些个人的动向,当然也包括了瞎熊他们那几个混混儿在其内。其实,这也不排除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采取极端措施,那就得看这个事儿是朝哪个方向发展了。

    二混子自个儿夜探正街派出所,顺手牵羊拿走了恭为放在办公桌上的那个玛瑙手把件,结果从楼外的排水道往下下时被两个人擒获,这一应的事儿都被藏于办公楼内的黑塔看得个清清楚楚!但二混子所说,后来被个啥杂货店掌柜所救的事儿就没有人亲眼所见了。笨理儿推下来,如果,那掌柜不是好人,或者干脆说,是日本人,那二混子会不会就把他所目击到的正街金银饰品店抢劫案和盘托出,到现在还说不准,这样想来,田胜左心里能不打鼓嘛!那掌柜要真就是个日本人,这事儿可真就是麻烦了!说不定,危险已经就到了门前了!

    费伟领命,先后对这一前一后的事儿进行了认真地核查。瞎熊说的话引起了费伟的注意。

    “费哥,你说吧,也不是俺多心了还是咋的,自打二混子回来,俺就觉得这小子不对劲!你瞅瞅,那里外三新,小头也整得立立索索儿的了!那掌柜救了他,那咋还把他当祖宗似地供了起来?天下有这等好事儿吗?俺们长这么大咋一回也没遇着哪?前两天,俺觉得,你看人家救了俺二混子,俺是他大哥,那不得登门谢谢人家嘛,俺和小猴子都去了,那掌柜还真就是挺热情的一个人!”

    “啊!你们到那杂货店去了啊!见到那掌柜了?”

    “是啊!见到了!”说到这儿,那瞎熊就“啧”了一声。“俺们觉得吧,那掌柜的哪儿都挺好,就是有一样儿,他说话跟俺这边儿的人有些个不同,给人的感觉,总象是在啥地儿不对劲似的!”

    “噢,口音不同。”

    “啧,还不完全是。咝,俺就觉得他那双眼总在俺的脸上扫来扫去,好象是在找啥东西似的。”

    “也可能他就是那样的人,那样的人都挺精!”

    “精倒不是啥坏事儿,只是另算计俺就行!”

    “不会吧!他要是算计你,那他还救二混子干啥!”

    “费哥,事儿可不一定都是那样的!他别再有啥不着调的想法,那可就吓人啦!”

    “熊老弟,你眼下要是没事儿,能不能陪同哥一块儿去一趟那家杂货铺,俺也见一见那掌柜!”

    “妥!俺能有啥事儿!”

    瞎熊陪着费伟到了那家杂货铺,门开着。因为瞎熊和小猴子二混子已经来过一次了,不好再明晃晃地露面,俩人儿就在那家杂货铺近处找了个清静点儿的地儿,既避着人,又能看到不远处那杂货铺。两个人的眼睛都是那么一刻也不曾离开过那家杂货铺的门脸。那家杂货铺里面非常安静,几乎是一点儿声音也没有!等了整整一下晌儿,也没见那掌柜走出门来,倒是有那么星蹦儿的几个顾客,进去出来,年样子,可能是新开张,照顾客盈门的说法儿,那可是差得远了!

    费伟和瞎熊俩人儿冻得够呛!别再这么糗着啦!这样下去,呆到明儿个天亮,也不一定能看到那掌柜到底长个啥样儿!想来,应该是那掌柜并不在铺子里。

    天黑下来了,杂货铺子里点起了灯,虽然并不是很亮,但从黑乎乎的外面往铺子里面看,那倒是比白日里强得多了!

    费伟和瞎熊俩人儿从藏身处走出来,刚刚到得街上,却见一个人从街的另一侧急匆匆朝那杂货铺走过去!

    瞎熊看得真切,一把拉住费伟的胳膊,悄声说道:

    “费大哥,你看,俺哥俩儿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干等他也不来。等到俺要走了,他倒来了!